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二、捡一个张良

四十二、捡一个张良

  “你就吃好喝好等着五叔的好信儿是了,”薛宽红光满脸,“不过,你也要听五叔一句劝,八弟再怎么样,也是你的叔叔。”

  薛蟠听这话又要恼怒起来,薛宽连忙说道,“成,成!你不乐意听,五叔也就不多管了,后日咱们见着,五叔是一定帮着你说话的,毕竟你蟠哥儿瞧得起我,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绝不会忘了的。你既然不乐意见你八叔,就不必去他那里见面喝茶了,有什么事儿,我一准和他说了就是。”

  薛蟠和薛宽两个人在聚义厅前告别,薛宽看着薛蟠上了马车,嘴角勾出了一丝冷笑,“嘿嘿,”他从袖子里头拿出了那一串的钥匙,颠了颠,“这得来可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边上的伴当拍着马屁,“老爷诸葛武侯再世了,这样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就哄得这呆霸王老老实实自己个把钥匙拿出来了。”

  薛宽摸了摸颔下长须,一脸得意之色,“我就说过,凭着他们孤儿寡母,在咱们这得不了什么好,靠着这一无是处的蟠哥儿,和在家里头不出门的太太,能成什么事儿?咱们就等着日后慢慢来是了,可老八心急,这才要在灵前闹出这么一出。”

  “八老爷是脑子少根弦!”

  “是,这么逼急了,可就闹得自己丢了面子,八房日后在家里头,怎么还抬得起头来?嘿嘿,真的得来全不费工夫。”薛宽把钥匙塞回到了袖子里,“这薛大傻子,还真以为我五老爷是好人呢。”

  “老爷自然是大大的好人,若不是老爷,谁还记挂着家里头的事儿呢,也自然不会顾及要交上头的差事了。”

  “这是当然,”听到心腹家人小厮的奉承之话,薛宽哈哈一笑,“咱们后日就可以入主织造府了,只要把他们的那些供奉拿过来,就算是一年丢几千两银子给长房也算不得什么,毕竟王家贾家,还利害的很,看在他们亲戚的面上也不能太过于苛刻了。”

  “老爷,咱们要不要把这库房里头的东西先拿出来?这钥匙在手上了,东西可还没见到。”

  “办大事要静下心,这样的大事儿,在咱们家,都比得上太祖皇帝改朝换代了,一起要小心谨慎,若是一个丢脸——你也知道,咱们家有头有脸的老家人都多的很,若是和老八一样,受了奴几的呵斥打骂,这将来还活不活?”

  薛宽返身上楼,回到聚义厅里头,他今个心情极好,也愿意对着底下的人谆谆教导,“不差这两日的功夫,有了钥匙,可现在还没有账本,这账本不到手,算不得是公中事务拿来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捧着夸着这呆霸王,到了后日议事,就算他想反悔,也容不下他了。”

  小厮连忙把薛蟠喝过的茶碗拿下去,笑道,“正主儿没来,老爷倒是先见了这小呆瓜。”

  “等到这位贵客到了,怕就是铁板钉钉,再也改不了了。”薛宽点点头,志得意满,“何须急在一时?咱们耐心候着就是了,还好这小霸王来的早,不然的话,两厢撞在一起,这可就是难看了。”

  薛宽喝了一口茶,看着场内的两个壮汉又预备着一起上台,围在擂台边上的观众们用力的欢呼着,铜钱不要命的扔上了擂台,好像下了一场铜钱雨一般,“哎,”薛宽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擂台上的两个壮汉砰砰砰的厮打了起来,“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一点儿都没有错!”

  到了马车里头,薛蟠就看到气鼓鼓的臻儿低着头,拍打着包袱不出声,“我说臻儿,你这是做什么呢?想着要把那个薛宽五老爷揍一顿呢?你若是能揍,我倒是不拦着,把他打死了,可什么事儿都完了。”

  “爷别笑话我,”臻儿气鼓鼓的说道,“再大几年,我就必然是要打死他的。”

  “越发的乱说了,”薛蟠懒洋洋的躺在马车上,“快着给我锤锤腿,对,重点,我这半天在楼上可是够累的,一句话都不能乱说,你在我这里倒是乱说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着当侠客呢?”

  “当大侠当然是好的,小的很想当呢,”臻儿来了兴致,双拳嘿嘿嘿的敲在薛蟠的腿上,“将来一准是劫富济贫,除暴安良的大侠,保不齐,我还是像浪子燕青呢!”

  薛蟠被臻儿锤的一阵呲牙咧嘴,“你就别指望了,当个黑旋风李逵就是了!”

  主仆两个人哈哈一笑,臻儿很是不解为何薛蟠要对着薛宽这样的恭敬,“这五老爷对着下人可是凶极了,动不动的就拿着小厮和丫鬟打板子出气,爷对着五老爷可实在是太好心了,要我的意思,也一起和守老爷一样,打几下出出气就罢了。”

  你还不知道我把钥匙交出去了,若是知道这这事儿,只怕你就不是去打他,而是要来打我了,薛蟠的嘴巴很紧,这个时候还不能泄露两个人在密室之中交谈了什么,“臻儿啊,你说,咱们这回去,能不能遇到什么帮着咱们的人啊?”

  “咱们家里头的,可不都帮着大爷嘛,”臻儿数着手指头,“张爷爷自然不必说了,外头的马三哥,还有蔡大哥,都是帮着大爷您呀,小的也帮衬着呢。”

  薛蟠摇摇头,“这事儿啊,我瞧瞧,可不是咱们自己家里头办得成的,”他心里还颇为感动,家里头有这么一些人无条件死心塌地的帮着自己相信自己,仅仅是因为姓了一个薛字。

  这是薛蟠无法理解的,他无法和这俱身躯之前的那个主人一样,熟视无睹,坦然自若,他有些迷茫,有些不舒服的感动。

  “家里的人办不成,还是要看着外头,”薛蟠伸出了白白胖胖的手,:“我这可还是个小人物,当不到什么样的主事人,自己说话,许多人就即可会说,五房八房的人,可就是要觉得你是乳臭未干了。”

  臻儿喜滋滋的捶着腿,也不理会薛蟠的自言自语,“怎么样,若是和小说里面一样,路边捡到一个张良萧何的人物,一顿饱饭之后就死心塌地帮着自己,这样的话,可真有意思了。”

  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

  /shu/38958/187163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