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一、薛文龙一进总裁府

五十一、薛文龙一进总裁府

  听到门子这样说,张如圭心下咯噔一下,就觉得今日来的目的一半怕要落空了,门子迎来送往,消息是最灵通不过的,什么风吹草动,都躲不过他们的眼,张如圭想了想,于是又刻意加了一点不信和质疑的语气,“这话,弟倒是不信了,若是寻常日子,进不到贵府中,见不到甄老大人,自然是万事俱休,可今个拿了要紧大人物的封儿,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自然,甄老大人原本是岸崖高耸,寻常小事劳烦不动他的。”

  这门子果然听到张如圭不信的语气,顿时也忍耐不住要继续抖消息出来,“张老爷,你还不知道这里头的事儿吗?薛家是四大家之中不错,可诸房争位,各位都是有关系在身上的,也不独独是长房有人帮衬着,八房的薛宽之妻,就是宗室女,虽然偏远了些,五房也是有都指挥使司的背景在里头,俗话说,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谁没有亲朋好友呢,何况这原本是家事儿,总裁大人怕是更不会管这事儿了。”

  张如圭喝着茶,只觉得这茶苦涩无比,难不成,这必死之局,自家大爷真的解不开吗?

  这间事儿不表,单说这薛蟠随着来人一个人进了总裁府,到了过堂之中,有外管家已经在垂手候着了,见到薛蟠打千问好,薛蟠如何肯受这个理,连忙扶起,十分客气,外管家也并不真的预备打千请安,见薛蟠拦着,就顺势起来,“老爷得了薛大爷的封儿,已经将其余的安排都一并推了,单单只是见大爷您。”

  “这可实在是大幸事,”薛蟠以手加额,庆幸的说道,“多谢老大人,也多谢管家你了。”

  薛蟠礼数周全,对着外管家放下来的梯子,顺势就爬了上去,“不敢当,”外管家眼神一闪,伸出手虚请了一下,“您这边走。”

  总裁府原本是前朝蓝妃最为喜爱的别宫,末代哀宗皇帝疼爱蓝妃,蓝妃最爱梅花,故此在别宫之中遍种梅花,多年风流到了如今已经被雨打风吹去,台阁宫殿已经都不复见,只是梅花依旧茂盛无比,“别宫梅海”亦是金陵出名的景致之一,暮春时节梅花不见踪影,只有深深梅林,梅子青青,珊然可爱,薛蟠虽然是存了谨慎之心,但是他的胆子极大,这个时候还是四处探望不已,那外管家也不阻拦,悠然带着薛蟠绕过几出厅堂,到了一处小小的套院。

  两人走到院子里,只见有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在梅树下端坐,五柳长须,脸如冠玉,脸色沉静,手上还拿着一本书正在借着树荫下的日光看着,听到脚步声响起,抬起头见到了薛蟠,点点头,放下书就站了起来。

  此人必然就是今日的主角,自己需要攻克的超级无敌大客户,钦差金陵省体仁院总裁甄应嘉老大人了,薛蟠这个时候不急不慢,双手催下,左右拎起袍子的下摆,左腿先跪地,然后以左腿为支点,又稳又快的把右膝盖也放了下来,上半身挺直,双膝跪地,将长袍的下摆往前一送,平平稳稳的扑在了膝盖前,按照张如圭的说法,“若是里头的裤子露出了半点,这礼数就的不到了。”

  所幸昨夜训练多时,今日这长袍稳稳当当的放在膝盖前,一点缝隙儿也没露,薛蟠给自己点赞了一下,随即整个人伏在地上一连砰砰砰磕了三个头,“小人薛蟠给总裁老大人请安,老大人福寿康年,万事如意。”

  甄应嘉哈哈一笑,满意的点点多,礼多人不怪,的确就是如此,甄应嘉连忙双手虚扶,边上的内管家把薛蟠搀了起来,“世侄何须多礼?快快起来。”

  等到薛蟠谢恩站起,甄应嘉这才仔细看了看薛蟠,只见他束发嵌宝素银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如意吉祥云头纹月牙白色箭袖,束着玄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在孝中,不能穿红戴绿,但拜访贵客,不可以不盛装出席,所以虽然是极为素净的颜色,倒也不失大家风度。

  又看薛蟠长相,只见白白净净的一张圆脸,面若中秋之月,眼如深夜之星,嘴角抿的紧紧的,恭敬之中又带着一点拘礼,恰到好处。

  甄应嘉根据张如圭的情报分析,乃是进士及第,翰林院院士,又在詹事府国子监等地当差许久,应该是极为守礼之人,故此在他的面前还是要第一印象搞好,礼数周全然后不卑不亢,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果然甄应嘉赞许的点点头,对着薛蟠的一切都很是满意,这时候亲自伸过手,拉住了薛蟠,“快快坐下。”

  等到两人坐定,又问薛蟠,“今年几岁了,可曾读过书?”听到薛蟠说不过只是认得几个字,不曾通读四书,甄应嘉又连忙劝道,“男儿家,还是要读取功名最好,比如我甄家就是如此,虽然皇恩浩荡,留下了爵位,可若是自己个不努力,博取功名,如今也不能够和世侄一块在此地闲谈了。”

  甄应嘉称呼薛蟠为世侄,倒也不是看在薛蟠父亲薛定的面子上,第一个是看到王子腾的封儿,第二个是看在自己和贾府的交情上,两家是老交情了,他和贾政,就是薛蟠母亲薛王氏的姐夫,就是贾宝玉的父亲,两个人昔日在京中十分要好,故此这一头也要看顾。

  “是!是!”薛蟠连忙说道,他转移话题极为顺便,“家父在时,就严命小子读书,可毕竟年幼贪玩,如今可有一得之空来学习经典,学会做人之德,倒是少了闲暇了。”

  这话题转的,可委实是有功夫的,一下子就水到渠成了,甄应嘉听到薛蟠的话语里透着一股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伤意味,连忙劝慰道:“世侄不用太过忧伤,世兄去世,乃是天注定之事,世兄虽然已去,但有子仁孝懂事,薛家门楣自然不堕。”

  推荐票求一下,然后大家如果觉得好,可以帮着推荐一下给好朋友,新书幼苗期需要爱护。

  还有我不是《吾乃大官人》的马甲,大家两个是不同的编辑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