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二、旧时王谢堂前燕

五十二、旧时王谢堂前燕

  “多谢老大人警勉,”薛蟠侧着身子感谢的鞠躬说道,“若是薛家门楣不堕,小子就是粉身碎骨也是不怕的,只是如今薛家有大症候,小子无法自救,也只好厚颜借着长辈的面子,上门来求助了。”

  说到正题上,可甄应嘉微微一笑,却不接口这话茬了,“世侄你看,这些许梅林,是前朝的时候哀宗为了自己的宠妃蓝妃种下了,不过是七十多年,风月无情人暗换,如今这离宫别院尽已经不见,只留下这梅林片片,昔日六朝古都的风流,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世侄和老夫都是金陵省人士,岂不知道,这杜子牧写乌衣巷的千古名句?”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薛蟠苦笑说道。

  甄应嘉的意思,薛蟠听明白了,但是他在心中默默的翻着白眼,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要自己想看些,世间没有不败的家族吗?这话原本也没错,只是若是自己个是这王谢旧家中人,见到家族如此风云流散,就绝不是这轻飘飘的两句诗可以安慰自己了。

  而且,薛蟠提高了警惕,甄应嘉这一番话,可绝不是一个老学究会说的话,能够到一省诸侯高位的,绝不会只是讲道德知识的书呆子,若是自己真的看轻了甄应嘉,可就是要倒大霉。

  须知道甄家虽然不是四大家之一,但是底蕴绝不逊于任何一家,红楼梦里头的话说的很清楚,昔日太宗南巡,王家接驾一次,但独独甄家就接驾了四次!

  这恩宠待遇,可绝不是一般的家族可以比拟的,他们有傲视薛家的能力和特权,自然无需把薛家的人放在眼里。

  “世侄聪慧的很,”甄应嘉捻须赞许的点头,“还说自己只是认得字,这也太谦逊了些,薛家如今的困难,在我看到,不算是困难,无非是本家之中的新旧交替罢了,世侄我今日见到,觉得世侄十分彬彬有礼,对答机敏,绝不是这王大人的封儿,”他拍了拍桌子上的小盒子,“就可以收买于我的,呵呵,王大人在京中,陪王伴驾,外头的事儿无暇顾及,我倒是可以帮着王大人,和世侄你。”

  薛蟠大喜,连忙站起来,深深作揖到地,“小子多谢老大人。”

  “诶,且不忙着谢,”甄应嘉捏须笑道,“你且听我说,织造府是归着内务府和户部管的,老夫是不能插手,且若是往日的时候,我说一两句话,想必也有人听,可如今是圣上大婚庆典,织造府的绸缎,是最要紧的东西,什么人和什么事儿,都不能耽误这个前提,这一节,我想世侄应该是很清楚的。”

  甄应嘉的话儿虽然不重,可薛蟠听出了里头的利害之处,连忙说明道,“老大人明鉴,我在夏太监那里求了半个月的期限,来解决此事,饶是如此,明个我已经召集诸房一同议事,就在明日,是一定要解决好此事的,绝不敢,小子绝不敢耽误朝廷的大事,万岁爷的大典。”

  薛蟠如此保证,甄应嘉原本凝重的眼神顿时松快了起来,“我想着世侄并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之辈,既然如此说,我也不防把我的意思说给你听,我瞧着世侄你人才了得,如今这金陵官学里头,还差一位贡生的名额,本朝取士,也绝不是只有科举一条路子,若是在官学里头学的一些经济技术之法,再修身明义,日后也自然可以外放官儿。”

  “要知道工部户部这些地方,最喜欢的就是懂营造之法的人,你家世渊源,在官学里头苦读些日子,想必就能成大才,到时候又可以报效国家,又可以光耀门楣。你看可好?”

  “至于这薛家如今的纷争,若是世侄听我的安排,我自然会派人主持此事,不至于这换了主事人的时候,太过于不把过世的薛家世兄放在眼里。这一节,世侄倒也不用担心了。”

  甄应嘉根本没和薛蟠说其余的人有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在这里,他这一番话说的毫无烟火气,可的确是十分笃定的话语,毕竟他这样的把握还是有的。

  薛蟠听着浑身冒汗,难不成这个时空里头自己都成了富二代还要每天苦读吗?这是绝不能接受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就是甄应嘉所说的,他的意思是根本不会因为你薛蟠的小事儿,加上王子腾的封儿就把朝廷的大事放在后头,这是绝不可能接受的,在薛蟠看来,与其耻辱的活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亡。

  薛蟠打定了主意,读书的事儿,且不用推托,这是和甄家打上交道的一个途径,若非有更好的去处,无需这个什么劳什子的官学了,再请说不要就是,可这个还要意图改了薛家主事权的事情——虽然照顾了薛家的主意,但这也是薛蟠无法接受的。

  他低头想了想,甄应嘉也不催促,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书,过了一会,薛蟠抬起头,朝着甄应嘉拱手,“老大人的仁心,小子十分感激,别的事儿,小子不敢提要求,只是想要请老大人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你说就是。”甄应嘉温和的说道。

  “薛家要供奉万岁大婚的织造,这是绝不能改的,小子虽然是不通礼仪,也知道,这职责所在,绝不能有什么推诿拖延的借口。”

  “识大体就很好,”甄应嘉赞许的点点头,“你识大体,无论到那里,都会有人愿意帮你。”

  “所以这事儿,我愿意将进献织造的事儿,拿出来,交给其余的人,也绝不会拦着家里头的供奉赶紧着把差事办好,不过,”薛蟠站了起来,坚定的摇头说道,“织造府的牌子我是绝不会让出去的,薛家的列祖列宗都瞧着小子,若是我今个让出去了,只怕家里头的长辈的唾沫都要把我吐死。”

  想到了薛王氏,想到梅姨娘,想到了王嬷嬷还有自己的妹妹,薛蟠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能让。”

  “这事儿,世侄已经想妥当了?”

  “是。”薛蟠坚定的说道,随即一笑,“不过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shu/38958/18716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