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三、甄宝玉

五十三、甄宝玉

  薛蟠开始说不能让,后头又说可以转圜,这似乎有些两面三刀反复无常了,听到这样的话,甄应嘉怫然不悦,“世侄莫非是在消遣老夫。”

  “小子绝不敢消遣老大人,”薛蟠连忙说道,“只是这凡事无绝对,若是付出的代价够多,自然小子也不是不可以答应此事的,今个厚颜在老大人面前,把自己的意思,这样说出来,实在是胆大妄为,还请老大人恕罪则个。”

  薛蟠把自己的意思一说,“若是如此如此……这几点几点能够成了,小子自己个无妨,可到底还有这母亲和妹妹,加上家里头帮衬着的家人男女们,这些是不能舍弃的,故此,小子的要求,是不得不要高一些。二话不说,即刻就把家里头的差事一并都叫出来。”

  甄应嘉闭目思索一番,薛蟠的主意,倒也不算错,“你才如今的年纪,世兄就已经过世了,也难为你,为了母亲和妹妹,能够这样筹谋,不错,家里头应该未雨绸缪了才是。这一节,老夫倒是同意了。”

  “老大人若是玉趾驾临寒微,此事必然迎刃而解,绝不会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薛蟠连忙打蛇随棍上,开口请甄应嘉到现场,若是他主持自己想要做的事儿,绝不敢有任何人说什么闲话,这事儿也必然是办的极好。

  甄应嘉微微一笑,“老夫虽然是金陵省人士,但不是这江左姓氏,故此,老夫在金陵城之中行事素来众人信服,你可知道这是为何?无非就是公允二字而已,若是我应你之邀,前往薛府,岂不是有了偏颇?”

  甄应嘉虽然态度温和,可到底还是表明了拒绝之意,薛蟠胆大,却不敢在此地放肆,但有些该讲的话还是要讲,“可小子一个人势单力薄,诸房如同虎狼环伺,只怕小子的意思,根本没人愿意听,若是老大人这尊大佛不在镇压着,这些宵小,只怕是要无法无天了。”

  薛蟠说着这话,拿着眼窥看摆在桌子上的木头盒子,甄应嘉显然明白了薛蟠动作暗含的意思,无非就是别忘了这王子腾的亲笔封儿,他又好气又好笑,“老夫既然允了你,自然就不会撒手不管,只是老夫是不会去你们家的。”

  “是,是!”薛蟠连连说道,“还请老大人指点迷津。”

  甄应嘉无法,既然是让薛蟠进了门,又受了这王子腾的封儿,那就说不得,一定要管这事儿了,可他见到薛蟠年纪小小,就如此熟于世故,人情练达。

  礼数周到倒也罢了,大户人家的子弟,无论在家里头如何瞎闹,外头的礼数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这样的谈吐,这样的决断,又有断尾求生之果敢,甄应嘉仕林华选出身,结交的都是海内名士,大儒世家,也不曾见过,年纪轻轻,就如此老道的少年。

  而且据他所说这次解决薛家之事,这事儿虽然是无奈之举,可到底还是有所助益,不至于其长房血本无归,看起来是腹中有沟壑,心中有筹谋之人,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家的那个不肖子,未免油然有“生子当如孙仲谋”之感。

  心里叹了一下,甄应嘉脸上却是丝毫不露为难之色,而且这时候,灵光一闪,也似乎有了一个解决之道,他对着边上伺候的外观家说道,“把宝玉叫来见客。”

  怎么,叫甄宝玉做什么?薛蟠有些摸不著头脑,甄应嘉捻须笑道,“既然是世交,自然年轻一辈的都要互相认识,世侄虽然在金陵城长大,可老夫来金陵赴任,家眷来此不过是三年时间,想必是少了交情,今个前来,不如和犬子见一见,日后相互之间,也是多个照应。”

  我见那个混世魔王做什么,薛蟠心里暗暗嘀咕,须知这一位甄宝玉,和京师之中的贾宝玉,一南一北,亦真亦假,都是了不得的混世魔王,这样被家里人宠坏的孩子,薛蟠根本就没心思见,他又不是幼儿园老师,实在是不耐烦哄孩子。

  而且这有点可疑,甄应嘉干嘛把甄宝玉叫出来?和自己有关系吗?

  薛蟠心里疑惑,却说道:“一向无缘认识世兄,今日若是得见,真真是三生有幸,日后必然是不会生分了的。”

  甄宝玉片刻就到,只见这甄宝玉不过是十来岁的年纪,大约和自己的妹妹薛宝钗年纪相仿,穿着大红色双金蝴蝶飞的箭袖,外面也罩了一件石青色的排褂,只是不若薛蟠一样朴素,上面连绵不断用金线绣了祥云纹,的确是富贵异常。

  又看到甄宝玉长得,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似笑非笑,温和腼腆,的确是一等一的俊秀人才。

  甄宝玉先朝着甄应嘉作揖行礼,又拿眼看着边上的薛蟠,甄应嘉看着自己的儿子,生的出众,和薛蟠站在一块,的确是春花秋月,各期擅长,原本对着甄宝玉不争气的想法,顿时熄了几分,“见过你薛家世兄。”

  甄宝玉看着薛蟠,面上表情微微一僵,随即又作揖,薛蟠连忙上前扶住了甄宝玉的手,原本是想着行一个同辈之间的抱腰礼的,不过薛蟠想到红楼梦之中对着甄宝玉此人的描写,顿时熄了这个心思,双手微微托住甄宝玉企图行礼的双手,便随即放开,对着甄应嘉笑道,“世兄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若是在唐代的时候,必然是李太白,王摩诘一类的谪仙人物,我这样什么牌位上的人,怎么敢受世兄的礼,不当人子,不当人子!”

  薛蟠又对着甄宝玉说道,“世兄若是得空,日后请光临寒舍,寒舍那里虽然读书的东西不多,可人情世故,倒是还算热闹。”

  夸儿子自然就是夸父亲,甄应嘉微微一笑,“世侄啊,你这邀请犬子去织造府,可是真心?”

  “自然是真心,绝无半点虚言的。”这话问的有些不对,但是薛蟠不敢转口,只能是等着接下去的发话。

  “既然如此,明日就让宝玉来你薛府,如何?”

  /shu/38958/187163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