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六、试了才不悔恨

五十六、试了才不悔恨

  这话薛安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之前在灵堂的时候,这几句话,就已经听到了。

  “你不成的,若是你想拿下来,五房八房有一万个坏主意对付着你,”薛安也不笑话薛蟠了,任何时候想要捍卫想要守护住一切的人,都不应该被笑话,“你还年轻,不懂得织造行当里头的生意。”

  “作为主事者,无需动如何织布绣花,”薛蟠淡淡说道,“我也不用去懂这个,我非绣工,也非供奉,我只需要管理好这些人就是了,他们有法子来对付我,难不成我就没有法子对付他们?梅姨娘如今正经就在大家家里头,若是我不发话,只怕是任何人都别想把进贡给皇后的凤衣给绣好了。”

  这就是独门技术掌握在手里的自信,谁叫你们技不如人,就算到了最后也不可能把长房拉下,这功劳可以抢,但是缺了长房,进献给皇后大婚所用的凤衣就无法完成。

  “三叔,侄儿也不瞒着你说,”薛蟠轻描淡写的喝了一口茶,“侄儿的性子,你大约还不知道,天生就是一个孤拐的性子,若是顺着我,自然万事俱好,若是逆了我的意思,那么没法子,只好是斗到底。”

  “这织造府,若是我自己个,舍了倒也无妨,只是太太,妹妹,都在这里住着,委实是不能够轻易就拱手他人的,若是惹怒了我,就算是这织造府一把火烧了,我也绝不会留给那些图谋我家家产的人。”

  薛安冷笑,“哥儿是来威胁我了。”

  张如圭打横相陪,听到这样的话连忙说道,“世兄绝不是这个意思,若是对着三老爷是威胁,那绝不会是今个亲自前来求助三老爷了。”

  他对着薛蟠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差不得得了,别把人都一味的赶了出去,薛蟠微微一笑,“张先生说的不错,今个我是来求助的,而不是来耍横撒赖的。”

  他亲自给薛安倒了一碗酒,“差事我可以让出去,这功劳我也可以让出去,只是这薛家的招牌,不能倒,也不能从我的手里拿出去。”

  “三叔是知道的,老爷昔日一心念念就是恢复咱们祖上在太祖朝时候的荣光,那时候大家可是金陵城里头头一号家族,自然,我这黄毛小子,说起这些往事来,委实是有些迂腐的样子,只是呢,有了这好日子可以做盼头,倒也不是坏事儿,我虽然不肖,可也想着学一学老爷,只是不知道三叔愿不愿意帮着我。”

  薛安喝酒有些上头了,朦胧之中觉得薛蟠的脸一阵恍惚,幻化成了薛定的样子,昔日,他也是这样温和从容的对着自己说,“老三,咱们家的药材医馆生意一直都不好,我想着要把它好好整顿起来,不仅多一份出息,医者父母心,咱们薛家也可以积德积善,你可愿意帮我?”

  薛安不由得红了眼眶,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眼前坐的只是薛蟠,斯人已逝,这是已经无法更改的事儿了,“你行吗?”

  “行不行的,总是要试一试才是,”薛蟠笑道,“若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成?尽力去试了,若是败了,这才是问心无愧,日后若是到了地下,见到老爷也不至于无言惭愧以对。”

  张如圭只觉得这几句话,初听的时候不过是俗话,不过如此,但是仔细品品,倒是犹如嘴里喊着一枚几千斤重的橄榄一般,越来越有嚼头,且有一番人生的哲理在里头,他本来是宦场失意之人,对着这些话,本来就是极为不受用,可今日一听,又联系自身,不免有些痴了。

  想了想自己的事儿,突然才惊觉这时候不应该把主家的事儿给混忘了,复又关注起八仙桌上的谈话起来,也不知道薛蟠说了什么,薛安突然激动起来,猛的一下拍了桌子,“哼,你懂什么!”薛安涨红了脸,“你以为我这海外采药,是真的采药吗?”

  “难不成还有什么别的差事?”薛蟠追问道。

  薛安这时候才觉得自己失言了,咳嗽一声,不再说话,“这事儿,和家里头的事儿,没关系,我也就不说了,我也不是说你,蟠哥儿,”薛安失望的看着薛蟠,“你但凡只要是争气一些,我也绝不会不帮着你。”

  “那是以前,”薛蟠也不矢口否认,毕竟这的确就是事实,狡辩事实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以前有着老爷这参天大树守着,小子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自然就放肆了些,可如今却是不同,老爷去世了,”薛蟠微微一叹,“我如今是不得不要收起以前的不肖,好生为着家里人,要谋一条出路了。”

  “圣人云,日日新,每一日都是不同的,昨日我的胡闹,难道我日后还是这样胡闹下去不成?”薛蟠也捏了一颗茴香豆放入口中,“三叔是不愿意帮我吧。”

  “帮你可以,只不过我话要说在前头,”薛安沉声说道,他这时候把酒坛子放在了一边,正色对着薛蟠说道,“第一,这进贡织造的差事,无论如何,不能够耽误了,你年纪轻,许多事儿,还不知道轻重,原本也是寻常,宫里头的差事,是最要紧的,而且还是最要人命的。”

  “别说是你了,三叔算起来,在薛家也只是年轻一辈,可家里的老人也隐隐说过,昔日太祖驾崩,诸子争位,几年之内城墙变化大王旗,勋亲之家,不知道被抄家流放贬官夺爵的有多少!后来太宗即位,把那些从逆的又杀了一批,接下去太宗驾崩,又有兵变,这里有又是死了不少人,凡是和宫禁扯上关系的,能赚大钱,也能倒大霉,千万不能等闲视之。”

  或许是在外头,说话不方便,薛安只是说了这么几句话,就不再说下去了,“这一点,你能应下来吗?”

  薛蟠眼神一闪,“自然可以,我不过是晚辈,多少大事儿,还是要叔叔们拿主意的。皇上大婚的东西,我有几个脑袋敢耽搁的。”

  /shu/38958/18716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