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四、援军

六十四、援军

  “滑天下之大稽!”薛守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想要冲向前做出一副殴打薛蟠的样子来,却连忙被边上的人拦住了,“薛蟠,今日我原本想着你还是孩子,许多事儿,忍一忍也就罢了,不曾想,你还做出了许多不成器的样子来,诸房长辈都在,怎么你一个晚辈,居然说出这样不忠不孝的话儿来!”

  他气的满脸通红,“你要分家?可笑之极!明日我就递本子去金陵府,总要告你一个忤逆不孝的罪名,流放三千里,才是称心如意!”

  这未免是有些色厉内荏的意思在里头,薛蟠的话说的不错,这薛家如今这样打下来的天下,差不多都是薛定,就是薛蟠的父亲一手经营着的,自然,往日照拂公中族人,是没话说的事儿,可如今薛蟠不愿意一起过了,那就是要赶紧把他的那一份给剥除出来,还给长房!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除却确定的自己名下的产业之外,其余的部分都是公中指挥着的,这要分出来,的确是有些难为,但是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大部分的产业都是长房置办的。

  不仅仅是薛守,就连薛宽也是脸色大变,二房太太站了起来无助的看了一眼众人,又看了看薛蟠,她和三房薛安都是在最上首的位置,“蟠哥儿,这事儿可要谨慎啊,你回过太太了吗?”

  薛蟠点点头,“二太太请坐下,这事儿我有主见了,您就看着是了。”

  二房太太见到薛蟠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只好坐了下来,薛蟠环视众人,嘿嘿冷笑,算起来这原本就是一笔糊涂账,但是薛蟠倒是要把他算清楚了。

  家族的营生,是一家子一起弄的不错,薛定把两淮盐引接过来办,赚了的银子,投入了公中的营生,薛家因此复兴,后来生意宽广起来,他一个人分身乏术,加上也要照拂族人,故此择了几房,分派差事,这原本算是职业经理人,只不过是拿薪水而已,可如今的样子,几个人仗着是公中的产业,倒是把自己当做股东,不仅是霸占住了这几房的营生,还把这几房的营生当做是自己个的产业了,这如何使得?

  只是这话不能在这里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若是这样说出来,诸房都要造反,难不成大家自己个就没心血放进去?

  所以薛蟠也不提这个,只是继续说道,“流放?这账本上一查就查的清清楚楚,我父亲投了多少钱,买了多少织布的机子,买了多少桑田,办了多少蚕房,一概都是有账本可查的,如今你们存在了觊觎之心,我也不愿意长房投入公中的产业被你们吞了,所以趁早把这家分了,大家自己个过自己的算了,我这个族长也自己玩自己的,你们玩你们的去就是了!”

  薛宽一时间只是捻须,干笑道,“蟠哥儿何须如此,”他这时候也不自己亲自上阵,对着薛安说道,“三哥,你是个什么意思,不如说一说?”

  薛安摇摇头,“分家是不成的,蟠哥儿,我是决计不会同意分家的,就算你把话儿说破天,我也是这个意思,家就是家,若是分开了,人心散了,就不算是家了!”

  实在是搞不懂这些古人为什么要一起过日子,薛蟠摇摇头,后世之人对着这些实在是看的很淡很淡了,或许是因为人的私心,大家都不愿意和族人分享财富,所以后世之中的宗族已经很散乱了。

  薛宽心里一松,点点头,“三哥说的半点都没错,”他随即看了一样薛守,薛守心领神会,朝着一个小厮耳语一番,那个小厮出门而去,薛宽呵呵一笑,“蟠哥儿,都是自家人,也不用如此乌眼鸡一样,要这样斗来斗去的,都是自家人,这行事都是少了一些公道,容易意气用事,不如这样,”薛宽左顾右盼,面面俱到的说道,“不如请一位不是咱们家的人出来,主持公道,也好叫咱们少了争执,如何?”

  “这人是五叔请的,”薛蟠懒洋洋的说道,“只怕是不公道,会偏着您吧?”

  “绝不会,”薛宽微笑说道,“这本不是咱们家的人,更是金陵城里头有头有脸的家里头的人,断不会做出那有所偏私的事儿来,蟠哥儿等会瞧就是了。”

  “那主持公道,主持的是什么?”薛蟠追问,“主持分家呢,还是主持换薛家主事人?”

  “自然是换主事人,”薛守大声说道,“诸房都不乐意分家,难不成就你自己自说自话,就把这个事儿给一意孤行办了?!”

  薛蟠冷冷的看了一样薛守,“八叔,我且告诉你一句话,出头的椽子最先烂,你这样跳上跳下的,小心日后当了别人的替罪羊!”

  薛守也不是傻子,自然是警惕着这里头的话,不过面上大大咧咧的不在乎,“蟠哥儿还是先顾着自己个吧,想大家各房家里头的小子,到了七八岁的时候,这读书认字,再是算账管理家业,都是要一一的学起来的,可你如今都十三了,还是这么的文不成武不就的,老爷去世了,这长房日后可都是要你来管了,这没有什么差事学起来办,如何是好?”

  “不过也不必担心,日后你八叔我,绝不会亏待你的,这每年公中的例银一定准时送上,到时候蟠哥儿,你就安心享福是了。”

  薛蟠看着薛守那得意洋洋的脸,实在是恶心到家了,只是闭上眼不再理会,他的原意本不是分家,开玩笑,这是我父亲打下来的江山,我还要分给别人?薛蟠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

  既然原意不是分家,自然就不会想着继续纠缠到底是主持什么公道了,他闭上眼,脑子里齿轮急速的转动着,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到,薛宽一伙人到底请了什么人过来,让他们如此的放肆。

  援军须臾就到,显然早就候在外头了,薛宽将自己的椅子让了出来,请那人坐在,薛蟠睁开眼一看,倒是一位仪表堂堂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手上的扳指,脚下的靴子,和头顶的帽子,这些东西无一不说明此人,的确是出于大富大贵之家。

  薛宽先容道,“这是钦差金陵省大臣,体仁院总裁甄老大人府上专门管着采办的何峰管事。”

  “甄家!!!!!”

  /shu/38958/18716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