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五、我也有援军!

六十五、我也有援军!

  大家轰然一下,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居然是甄家!

  甄应嘉这职位,钦差金陵省大臣,就是金陵省的首长了,布政使等人见到甄应嘉,因为是钦差大臣的身份,素日里头还要请跪安礼的,可见是十分尊贵,金陵省的事儿,甄应嘉都可以一言而决,有了王旗令箭,先斩后奏也是等闲之事,这还不算紧要的。

  最紧要的是这个体仁院总裁的位置,体仁院总裁这个官职在前朝的时候就是宰相的官职,本朝太祖定鼎中原,另外设了政务院总理天下政事,这体仁院,还有文英院,武德院等院就废置不用,但太宗朝之后,又把这几个院复设,但不作为单独存在的官职,这几个院的总裁、副总裁就只是作为六部尚书和外放大臣的加衔,政务院大臣自然也有这些加衔。

  加了这些衔儿才能够有机会当上政务院大臣,成为真正的宰相,故此这加衔是很尊贵的,甄应嘉掌管金陵省这算不得什么,天下有许多的省,可加了这个衔儿,就说明甄应嘉简在帝心,是要入阁拜相的人物了。

  这样的人,别说是甄应嘉,底下出来的下人,在金陵城都是十分威风的,特别是这一位,薛宽先容是,“专门管着采办的何峰管事”。

  专门管着采办的管事,地位只怕是比金陵府知府还要高些,大家伙这时候纷纷站了起来,就连薛安和三房二房太太都站了起来,朝着何峰点头示意,以表示对甄家的尊重。

  薛宽微微一笑,“这一位何管事是我千辛万苦才请来的,大家伙可是不能怠慢了。”

  何峰朝着四周拱手示意,脸上却是一脸的傲气,他自然有傲气的资本,他转过头见到薛蟠高踞位置上,一点想要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不由得皱眉,这时候也不便发作,薛宽伸手请何峰坐下,薛守亲自从小厮手里夺过盖碗,谄媚的献给何峰。

  何峰喝了一口茶,品了品,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我今个是听了五老爷的吩咐来的,我也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出府之前,听大家家老爷吩咐了一句,说凡事要公平的办,不能寒了家里头老人的心,这是有违孝道的,须知道本朝是以孝治天下,若是乱了孝道,国法可是容不下他们的!”

  这话说的极重,二房太太脸色发暗,悄无声息的叹了一口气,眼中不由得珠泪滚滚就要落下来,何峰的意思怕是不重要,和这话里头的老爷,就是金陵省的老大,甄应嘉的话,可就是说明白了,薛家是不能由一个黄毛小子瞎胡闹的!

  薛守得意洋洋的直起身子,朝着上头看去,果然,见到薛蟠脸色铁青,满脸怒气,满头大汗,怒不可遏的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薛蟠似乎失去了本来可以依靠的力气,这怒气发的不怎么样,还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在,大家都看出来了,不然不会这样的满头大汗,“居然勾结了外人,来图谋薛家的家产!”

  “绝没有这样的意思,”薛宽撞天屈,“只是咱们家这样吵来吵去,实在是吵不出什么结果,何兄乃是金陵城里头一等一急公好义之人,乃是大家金陵及时雨,有求必应,若不是同乡的乡贤,他还不会趟这浑水!蟠哥儿切不可误会!”

  “薛蟠啊,这如今主持公道的人到了,”薛守志得意满的看着薛蟠不停的用袖子擦着脸上的油汗,出言给薛蟠压力,“如今你且怎么说?要知道这天下虽大,可逃不过一个理字儿!”

  薛蟠咬牙切齿,这时候大家都看出来了薛蟠的胆气已经失去,只是他还勉强支撑着,对着何峰威胁的说道,“这是我薛家之事,何管事今日还是早些走比较好,若是等会丢了面子,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何峰哈哈一笑,“大少爷说的有些意思,什么事儿能让我丢了面子?今个我是来主持公道的,这公道主持好了,自然是大家心服口服,绝不会有什么不好看的,这一点是多虑了,别说是分家了,这是不能的事儿,本朝以孝治天下,这叔伯的长辈都还在呢,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不当家花花,怎么还想着分家呢?可真是不当人子!”

  “公中的事儿,几位叔叔们都想着帮衬着你,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怎么还不乐意了呢?要我说,你还要好生的谢一谢这些叔叔们呢!”

  薛安有些听不下去了,出言说道,“何管事,话也不是如此说……”

  “那还要怎么说呢?”何管事把盖碗砰的一下放在了茶几上,不悦的说道,“我今个可是没这么个闲功夫磨着,等会我还要回府伺候老爷呢,他问起来,五老爷,我就照实说了!贵府将来如何,我可是再也不管了!”

  听闻到甄应嘉,薛安微微一叹,又是闭目眼神不再说话,花厅之内的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若是甄应嘉知道薛家这样的不识抬举,把这样主事人都请过来主持公道却不能起到作用,只怕是甄应嘉不用动雷霆之怒,薛家日后就很难发展了。

  大家心里都存了惧怕之意,却没人考虑到这何峰可能只是在扯老虎皮做大旗,但是就算有人想到了,可谁又能够和甄应嘉对质之证实,他没有生气呢?这就是底下人捣的鬼了。

  薛宽又假意劝了劝何峰,后才对着薛蟠说道,“蟠哥儿,何管事在这里,应该给他老人家一个面子,再者,不看僧面看佛面,甄老大人的意思,你总要听进去吧?”

  薛蟠咬着牙说道,“好的很,好得很,”他的气势越来越弱了下去,“今个我算是看清楚了,只是,”他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突然嘻嘻笑了起来,“可你真的能代表甄家不成?”

  “难不成还有假?”薛宽已经察觉薛蟠是强弩之末,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城府,赶紧跳出来摘果子了,“你先退一步,把这事儿了结了,日后咱们关起门来,再商议也不迟。”

  薛蟠鄙视的瞧了一眼这几个人,对着张管家说道,“演了这么久的戏,只怕是世兄都等不耐烦了,快着些请出来吧。”

  /shu/38958/18716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