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七、以退为进

六十七、以退为进

  寻常人若是在此,见到别人来管教自己的家奴,只怕是早就暴跳如雷了,可甄宝玉并不是一般人,这时候就是只觉得自己丢了面子,薛蟠和自己平辈论交,对着自己又是极为有礼数,今天一深谈,只觉得彼此投契,乃是年轻人之中一等一的人物,如今居然被家奴折辱,传出去自己这风流雅士如何当得下去?

  更何况薛蟠言语之中带着要为自己父亲正门楣的话儿出来,甄宝玉虽然是才十来岁,却也知道,父亲治家极为严格,这样的事儿,三令五申早就已经说明绝不许底下人打着甄家的名号在外头惹事生非,可今个居然有人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了!

  薛蟠动手,甄宝玉反而不觉得薛蟠多管闲事,拍着手叫好,“世兄教训就再合适不过了!”

  过了一会,薛蟠累的气喘吁吁的,这十三岁少年的身子到底是不顶用,打了几巴掌倒是把自己的手打的肿了起来,张管家也在边上劝道“大爷仔细手疼。”

  那何峰脸上肿的和猪头一般,薛蟠这才痛快了心思,狠狠的再打了几下,窥见甄宝玉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他于是也收手,“今个我是替世伯和世兄来教训你的,若不是世兄在,我险些要被你这奸诈小人欺去了!”

  薛蟠对着甄宝玉说道,“是世兄家里头的人,还是请世兄发落吧。”

  甄宝玉命奶哥张志喜,“把人捆起来,先压在世兄的马房里头,等会子一起回府了,我亲自告诉老爷就完事!”

  何峰大惊失色连忙又磕头不已,这时候甄宝玉却是不听了,薛蟠请甄宝玉坐在自己的紫檀木大椅子上,甄宝玉不肯,“今个是世兄管事儿,我只是来听一听罢了,如何能坐在中间,”于是张管家搬了一张椅子放在薛蟠的椅子边上,甄宝玉斜斜坐了,“世兄你只管说话就是。”

  薛蟠朝着甄宝玉微微拱手,这才转过身子,不可一世的看向了众人,“看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所幸我昨日去了甄世伯的家里,见了甄世伯,甄世伯派了世兄过来见证大家薛家之事,不然的话我还真被你们这些混账东西给欺瞒了!”

  薛蟠刚才的冷汗,可绝不是什么突然遭遇强敌自觉不敌的怯弱,而是自己想到了甄家这一个大老虎皮,提前筹谋的庆幸,若不是自己个想到了甄家,母亲又恰好有舅舅王子腾的封儿,去见了甄应嘉,又请了甄宝玉来,只怕今个就真的被何峰这样借势就压倒了。

  大家伙一时间鸦雀无声,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甄家和薛家关系这样的好了?薛守的脸从刚才何峰跪在地上就已经变得蜡黄蜡黄,这时候听到了薛蟠的话,不由得脸上死灰一片,完了完了,这个小子居然什么时候和甄家混的这么熟了!甄宝玉一个世兄世兄的喊着,两家关系如此之好,原本以为何峰过来一言既下,必然无人敢去证实是否甄应嘉真的对于薛家之事说过什么,可现在……

  二房太太这时候得意洋洋,见到了薛蟠如此强势,连忙就啐了一口,插话说道,“下流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黑心坏了,居然想出借着外人来强夺家产的事儿来!”

  四房太太是有见识的,她这个时候坐在下首,倒是真觉得自己家的老爷是有见识的,薛宁昨日就再三说过,长房虽然如今人丁不旺,可要紧的亲戚两门都好着呢,就算是如今被压服了,日后总要找回场子来,不说别的恩情,就说是这一点,就不能和长房离心离德。

  不过这一切最要紧的还是要看长房子弟如何,若是薛蟠无用,烂泥扶不上墙,再好的亲戚也帮不上忙,可今个一瞧,薛蟠毫不畏惧,侃侃而谈,的确是很利害的人物了,她庆幸自己个押对了宝,伸出手拉着二太太,“二太太,咱们女人家凑什么热闹,就让蟠哥儿发落就是了。”

  薛蟠哈哈大笑,声震屋宇,今个可真是痛快极了!“五叔,”他对着闭目不言语的薛宽说道,他反而就是要逗一逗这些看上去已经失败的敌人,“这何峰是伪造了甄老大人的钧旨,前来狐假虎威了,你是什么个意思?”

  薛宽闭目不言,过了一会,才慢慢的睁开眼,原本之前的震惊和愤怒这会子消失无踪了,“何管事居然是这样的人,委实叫我看低了,所幸甄家少爷来到,戳穿了此人的真面目,免得我薛家少了一番被小人挑拨的浩劫,”他站了起来,朝着甄宝玉拱手施礼,薛守也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小老儿这里谢过。”

  甄宝玉连忙站起来回礼,薛蟠心里喊了一句利害,这个老狐狸,居然把事情一股脑的推到了何峰的身上,何峰这次回到甄家,只要甄应嘉知道此事,不死也要脱一层皮,此人彻底的就没用了,那么推给一个死人的身上,自然没什么问题。

  “这虚礼就没必要闹了,世兄忙的很,不会和你们这些俗人太多交涉的,”薛蟠说道,“今日是来议事的,大家伙都说一说,日后这分家还是公中主事人的事儿,怎么个意思。”

  “自然是都听哥儿的,”二房太太迅速的说道,“公中素来是长房管的,如今已经三代了,素来如此,不用再改,哥儿虽然年轻,可我瞧着稳重极了,绝不会有什么不好的。”

  四房太太也点头认可此事,三房薛安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这场景,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然,因为他知道,就算是压服了五房八房,可接下去这进献给皇帝的织造不办好,这主事人还是空壳一个!

  那么八房和五房会让这进献织造的事儿成功吗?绝不会的,果然薛宽长叹一声,“哥儿要管家,大家这些叔叔们,自然是要交权的,我管着丝绸织造已经有些年了,这身子一直不好,不如就趁着今个,把这一块差事交出来罢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