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只能交出去

七十、只能交出去

  十万两!

  大家又是轰然一下,交头接耳起来,这数额可真不算小了,想着这薛家如今账面上能够动用的,七凑八凑,凑起来,只怕也没有十万两银子,这十万两银子,可是够金陵省的所有乞丐们大约一年布施粥了,族里的老人许多都不知道昔日这为了接驾的亏空到底是多少,可估算一二,也绝不会超过百万,总是在几十万左右,如今这薛蟠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可大家伙仔细想一想,这也绝不是太过分的事儿,要知道薛蟠父亲可是不仅补了几次接驾的亏空,又把薛家的生意好生的振作了起来,功劳可是不小,何况这些年,薛定一直把薛家的生意做大做强,几次还动用了自己私人的银钱拿出来,作为了公中使用,这样的大功劳,就算是薛宽等人,也不敢轻易抹杀的,若是抹杀了薛定的功劳,这些薛定带出来的从弟们,就更是什么都算不上了。

  薛守大喊,“这可不成,咱们薛家一年也赚不得十万两银子!”

  “以后这薛家赚的银子和我长房再无半点关系了,难不成我还不能要这么点银子?”薛蟠端起已经冷的茶,润了润喉咙,“日后长房就拿分红和月例,这两笔钱,想必不是两位叔叔给的吧?”

  薛守看了一样薛宽,见到薛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也只好嚷嚷,这个价格未免太贵,又说自己是十分的简朴,根本拿不出这许多的银子出来,如此吵闹了一番,甄宝玉不免有些不耐烦,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会这样的絮叨,世兄,你赶紧着把这些人都打发了,咱们再好生说话!”

  他虽然年轻,刚才也瞧出了薛蟠的几个叔叔是拿着自己的差事来逼着薛蟠不得不把甄家的牌子放下来,被迫交出他们争论的那个劳什子的公中管理权,何况他是和薛蟠今天相谈默契,和别人无关,存了先入为主的意思,自然是对着薛宽等人丝毫没有好感。

  “是,是,”薛蟠笑道,“就听世兄的,既然如此,我看在世兄的面子上,也不和你们吵架了,横竖如今有了价格,大家伙都是明白痛快人,家里头的营生要紧,五叔,八叔,你们两个商议一番,给个准数,让侄儿也知道你们的意思。”

  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番,还是薛守出面说话,这个八房的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个成为急先锋,日后薛蟠要对付的冤大头,他大大咧咧的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也不能不顾念大哥的恩德和功劳,我和五哥商议了一番,最多,给三万两银子。”

  “不可,”薛蟠果断拒绝,“三万两只怕我几年之间就都花完了,能抵什么事儿!万万不可!”

  “八万!”

  “这委实太多,大家两房一起的现银拿出来也远远到不了这个数儿,三万五千两!”

  “现银没有,店铺田地也是一样,我知道你们个个都是大财主,些许的田地店铺我也是要的,这样收着租子,细水长流也是好的。七万!”

  “不成不成!”

  其余的人见到这花厅之内犹如菜市场一般讨价还价,可笑之余又觉得十分可悲,想这薛家虽然是从商,但是到底还是诗书传家的,今日这样的场景,大家不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意,不过是薛家的主事人去世,诸房就这样闹开了,什么礼义廉耻都抛在了脑后,什么道德知识也一概不顾了,须知道这样的大家族,外头杀进来,无论如何一时半会是杀不死的,到底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可如今这样内斗,薛家就算今日躲过了一劫,日后也是没了底气。

  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称,五房八房乱来,自然是人人讨厌,可这长房嫡子,薛蟠之前倒也还有一点血气,可见到两房乱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失去了底气,不敢再做困兽之斗,只是谈什么银子起来,咱们这样的家里头,还能缺银子吗?可见其人也不过如此,接不下去昔日江东“玉面财神”的衣钵了。

  且不说大家在胡思乱想,薛蟠这里还是忍不住来了一口价,“既然如此,大家伙也不必扭扭捏捏的了,五万两,一口价,成了咱们明个就办交接!”

  薛宽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五叔也只好代劳把这一摊子事儿都接下来,只是这现银不多,还需要宽限几天……”

  “五叔你也不必和我打什么饥荒,”薛蟠摇头说道,“我怕你们不守信用,就是这么多人见证着,日后拖一拖,也是你们说了算,大权在手,还能容让我来要银子吗?这银子是务必要到的,若是五万两银子不交割清楚,那我自然是绝不会交差事的,若是你老愿意,手下的店面铺子都可以拿来抵扣,这也折算现银就是。”

  薛蟠似乎急着要钱,于是就议定明日上午来此地交割,还有一件事儿,薛宽要问清楚,“那这一次进献织造的事儿,哥儿是不管了?”

  “自然不管了,”薛蟠冷冷的说道,“你自己个办去就是,还有,我想着这织造的事儿你们几个管去了,可织造府是一直大家家住着的,想必,五叔也不会如此心狠,要把大家家都赶出去流落街头吧?”

  流落街头自然是不会,谁还不知道你们也自然是有别院宅子可以住的,这时候既然拿了利润回来了,就没必要在面子上再和长房过不去,要知道,这可是顶天的面子,“自然,你五叔八叔也不过是要用前头的正厅议事办差而已,绝不会让你们搬出去的。”

  这就是要前厅后院分开了,毕竟此地是织造府的衙门,若是薛蟠不管事儿,还让织造府的管事人住别的地方,也不像样,薛蟠微微冷笑,“自然依你。”

  事儿谈妥了,几个人也很有默契的没有谈起什么换族长的事儿,薛宽和薛守告辞而去,准备筹集银子,“我就在明个候着,若是你们不到,那就别怪我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