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一、顿悟了吗?

七十一、顿悟了吗?

  薛宽和薛守离去,其余的各房管事和各处掌柜面面相觑,此间事儿已了,自然无需再在这里呆着,免得等会这个呆霸王不顺心,拿着自己作践起来,这丢了脸面可就不好了,于是纷纷起身,朝着薛蟠行礼告辞,

  所幸这些职业经理人还懂得一点职业道德,对着薛蟠十分的尊重,还行礼如仪,其实想想也是寻常,若是薛蟠在位,一个小年轻,怎么样都好糊弄了掉的,说不定自己还能假公济私,把公中的银钱变成自己个的。

  可薛宽那样精明的人在位,可不会和薛蟠一样一味的高乐了,日后大家伙的日子惨咯,大家纷纷离开,鸟兽散后,只留下了两排椅子上的几个人,七房太太在是在,可是一言不发,也顶不上什么用,刚才就已经走了。

  四房薛宁的妇人已经站了起来,她倒是十分温和,劝着薛蟠,“蟠哥儿也不用太过伤心,我从侯府里当姑娘的时候,再嫁到你们薛家,不知道看到了多少样的故事,这一下子兴盛起来,又一下子败下去的,数不胜数,你只要有志气,那里赚不到营生呢?且办好了丧事,过些日子,到你四叔那里来,你四叔虽然卧病在床,但是脑子还清楚的,知道这公中的营生是谁办出来的。”

  “你放心,日后还有饥荒要打,四房管着的店面,日后总是还要听你的,他们两个得不了便宜。”

  这是安慰之话,不是薛蟠觉得人心险恶,其实是道理就是如此,谁都不愿意头顶上多一个太上皇,如今薛宽和薛守好像是篡位的逆臣一样,现如今不仅不得人心,各藩王们——各房脱了长房的控制,更是觉得秦失其鹿,天下可共逐之,就算四房真的要把薛蟠供出来,也无非是想要薛蟠当招牌罢了。

  不过这个时候能说这个,也是雪中送炭之意了,薛蟠点点头,“多谢四婶,你请早些家去吧,四叔的身子不好,原不能打扰的,等我这边的事儿了了,再来亲自谢四叔一家。”

  四房太太走了,薛蟠看了看脸色凄惨的薛安,“三叔,如今事儿定了,你可满意了?这拿了钱,可比什么都实惠。”

  “这就是你的计谋?”薛安不由得有些失望,“你拿了银子就够了?”

  “如今就是骑虎难下,难不成我还有什么法子呢,”薛蟠把玩着手里的盖碗,“能拿到钱,这本来就是我目前想得到的法子了,不然三叔,你觉得,我还能怎么着?进献给万岁爷的织造,不能够耽误,若不是这样的时刻,就算是火烧眉毛,我都决计不肯退步了。”

  “也罢,”薛安长叹一声,“这些日子我陪着你就是,若是真的能拿到这五万两银子,再加上织造府还留着,长房的体面还在的,只是织造府的官位,怕是要让出去了。”

  织造府的官位是内务府名下,唤作是提督金陵织造司,可以称薛蟠的父亲为提督大人,或者是司长都可以,既然是要把织造府的差事让出去,这提督的官位自然也要让出去,“让出去就让出去,横竖这官儿我是一天都没当过,父亲去世,接下去原本就要再选一位,我想着入京通关节还要一大笔银子,这里倒是让他们担去了。”

  薛安站了起来,预备告辞,等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被薛蟠叫住了,“三叔,”薛安看了过来,只见薛蟠默然坐在花厅之中,和别上的甄宝玉的气质迥然不同,“接下去我这长房的日子,可就是艰难了,”薛蟠幽幽的说道,“思来想去也没有人可以帮衬着我,可怜我,幼年就没了父亲,几个叔叔又是靠不住的,也就只有三叔你了。”

  “我自然帮着你的,蟠哥儿你就放心吧。”薛安点点头说道。

  “那就好,日后我还需要仰仗三叔。”

  二房太太的身子不好,薛蟠也请她早些去休息,“且让他们得意一些日子,现在他们的气势最嚣张不过了,二太太请别生气,以后再和他们理论。”

  二房太太忧心的下去了,刚才还满满当当的花厅,现在就剩下了薛蟠和甄宝玉,张管家并几个伺候茶水的小厮,张管家颤颤巍巍的似乎老了很多岁,见薛蟠的脸色阴沉,也知道薛蟠的心情不好,挥挥手,把所有伺候的小厮都打发下去了。

  花厅之中就剩下了臻儿和薛蟠甄宝玉三人,等到没有了外人,薛蟠的嘴角那之前隐藏不住的笑意终于爆发了出来,原本是嘿嘿嘿的窃笑,随即变成哈哈大笑,之后迅速的成了狂笑。

  花厅之内只听到了薛蟠那肆无忌惮的笑意,臻儿和甄宝玉面面相觑,“完了忘了,”臻儿呆如木鸡,“刺激太大,大爷得了失心疯了。”

  “世兄,世兄,”甄宝玉有些奇怪,这样悲惨的时候,不是应该跺脚痛哭一场,才能一舒愤懑心肠吗?“若是心情不舒服,还是请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才好,世兄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和你小酌几杯,以缓世兄之怒。”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薛蟠笑够了,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不住的用袖子抹眼泪,“我笑这些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世兄这是何意?”怎么感觉好似薛蟠得了大便宜,而不是这八房和五房吃了个饱?

  “世兄,刚才我要银子的时候,世兄是不是有些瞧不起我?”

  甄宝玉尴尬的笑道,“呵呵……自然不会,只是我到底觉得咱们这样的人家,若是开口闭口就谈阿堵物,未免是少了净情,没了风雅。”

  “是极,是极,银子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银子是万万不能的,”薛蟠站了起来,请甄宝玉到后头再奉茶,这时候薛蟠那里还有在灵堂之中的凝重之色,浑身上下似乎被观世音的甘露洒了一遍,透着一股朝气蓬勃的新鲜劲,就连甄宝玉也发现了,不由得叹道,“有舍才有得,世兄舍了这么大的家业,看来是顿悟了。”

  /shu/38958/187163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