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五、不干也得干

七十五、不干也得干

  甄宝玉自幼淘气异常,天天逃学,父母也不便十分管教。更有几件和贾宝玉相同的痴处:读书时必得两个女孩儿相伴,方能认得字,不然就心里糊涂。对着外头的应酬更是躲避不及,都以为天下男子都是污浊之物,不可和女儿家相提并论,偶尔接洽,也不过是在外书房陪着父亲见一见长辈而已,每日只是在内帷之中厮混。同辈之间,任何场合都是不出现的,算是一等一的宅男。

  薛蟠这样大喇喇的说邀请甄宝玉,几个人心里有些不信,不过大家伙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不是那些乡间的无赖,整日吹牛也无所顾忌的,这时候大家倒也明白这一次来薛家是不虚此行,起码知道了薛蟠和甄宝玉起码是有些交情的,不然就按照那小爷牛心的脾气,怎么会来薛家,还亲自祭拜了薛蟠的亡父。

  果然佟舒眼神一闪,对着薛蟠更是热络了起来,“如此就是极好,甄家世兄素来极少出门,若是世兄能够请动甄家世兄,这一个东道,小弟来做,如何?”

  “这又何刻敢当了,”薛蟠笑道,“万万不可如此。”

  大家却不知道薛蟠不过心里暗笑,他和甄宝玉不过是见了两次,如何谈得上是深交?

  如此应付了一番,大家见薛蟠家里头的人不停的进来询问某事要如何处理,薛蟠虽然应对的颇为生疏,到底还是应付下来的,对着薛蟠此人又是高看了一眼,今日不是正经的日子,所以大家也不便久留,约好等出殡的日子,大家再一道来帮衬着,其实所谓的帮衬着也干不上什么事儿,一群世家子弟,官宦儿女,能做什么?无非就是助一点声势而已。

  所谓的红白喜事,薛蟠现在才明白,这办事当然是要注意着的,但更需要做的,就是通过红白喜事来彰显自己家族的实力,然后和相关有往来的再通过这样的大事加深关系,故此几个人脸上没有戚色,说笑了一番,薛蟠也淡然自若,打发了这些人,就已经到了晚上掌灯时分。

  闲散的日子过久了,这样难得的忙碌起来,倒是真的有些不适应,所幸越忙,这时间过得越快,这一日就这样白马过隙匆忙过了,到了晚间,张管家回来禀告,窃窃私语,臻儿在边上服侍,只听到张管家说什么,“药材不够……只怕还要外头调运……若是调运,只怕花费太多了些”这样之类的话,薛蟠又吩咐了一番,厨房才上来说,“晚饭得了,摆在那里。”

  薛蟠见已经掌灯,想着母亲和妹妹已经吃过饭,“就在这里吃就是了。”

  因为是在孝中,且还未过三七,所以起码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上的菜都是素菜。

  听说现如今乃是太平盛世,万国来朝,乃是一等一繁华富庶的时候,但凡是这样的时期,礼教之说总是不太吃香,所以就算是在孝中也有不少人眠花宿柳花天酒地的,可薛蟠如今就怕有人寻自己的霉头,不能够肆意妄为,所以在家里头还是茹素。

  一碗鸡枞炖豆腐,南胡菜炒木耳,油焖笋尖,地三丁用菜籽油炒了,极香,一碗紫菜汤,用胡椒调了,再加了麻油,倒是极为爽口,并一碗碧莹莹的粳米饭,热气腾腾,什么东西能够比一顿丰盛的晚餐能够抚慰疲劳的心灵呢?薛蟠拿起黒木镶烂银的筷子,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一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薛蟠这几日是精神极度紧绷,就怕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一丝错处,听到这婆子慌张的样子,刷的站了起来,喝问道,“那里不好了?”

  “蟠哥儿,是那梅姨娘,”婆子见到薛蟠有些不高兴,她连忙说明道,“您让大家看着她,果不其然,今个晚上说不饿,就闭门不出来,大家几个在廊下守着,见到里头梅姨娘的银子在梁上挂了什么物件,外头的人慌得和什么一样,进去一瞧!”

  薛蟠紧张的连筷子都丢了,“怎么样?梅姨娘可还活着?”

  “还活着,还活着,”那婆子连忙点头,“只是拿着白绫想自尽,被咱们拦下来了,哥儿的奶妈王姐姐已经赶过去看着,吩咐我来禀告哥儿一声。”

  薛蟠无奈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那精致的晚饭,推碗而起,这一天天的,可是一点舒坦空闲的日子都没有,“赶紧去瞧一瞧。”

  到了梅姨娘的院子里,这里已经闹哄哄的围了不少人在院子外头探头探脑的,张管家轰开众人,薛蟠冷着脸跨步走过架在水面上的九曲桥,到了得月楼前,此楼名得月,取意“近水楼台先得月”之意,楼前的水池子虽然不大,可水流平缓,池水颇深,犹如一块翡翠镶嵌在得月楼前,这时候恰好是下弦月如钩,斜斜挂在太湖石假山围出的那么一块天空之中,在水面上映出了一弯月影,而不会被假山阻挡,匠心之巧可见一斑。

  得月楼既然以月为名,自然到处都用月亮,窗棂上的花纹都是“花好月圆”、“蟾宫折桂”、“嫦娥奔月”、“月下追韩信”这些和月亮有关系的花纹图案,他隔着窗户,见到油灯的光芒下,有几个人影映在糊窗户的白纱布上,薛蟠咳嗽一声,开口说道,“梅姨娘怎么样了?”

  里头传出了王嬷嬷的声音,“蟠哥儿来了,你赶紧进来劝一劝你梅姨娘,这好端端的日子,寻什么短见呢!”

  薛蟠这才跨步上前,走进了得月楼,只见到东里间,梅姨娘呆呆的坐在拔步雕花镶玉石的圆桌子边上,王嬷嬷见到薛蟠进得月楼也不走进东里间,连忙把薛蟠拉了进来,“蟠哥儿,你说这梅姨娘,好端端的干嘛寻短见呢?我问她,她倒是一点都不理会我,只是这样呆呆的坐着,你说,”王嬷嬷小声的嘀咕,“莫非和你一样,也得了失心疯了不成?”

  “不是失心疯,”薛蟠或许是因为没吃饭,怨气大得很,对着呆坐的梅姨娘很不客气,语气也是冷冷的,“梅姨娘,我已经定下来的事儿,是不能改的,如今你不干,也得干!”

  /shu/38958/187163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