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九、甄宝玉吊唁

七十九、甄宝玉吊唁

  这样分摊下去,预备好了架势,吊客们就差不多陆陆续续来了,其余的人倒也罢了,若是官面上亲自来的人物,都是薛宽接待,薛宽自诩如今夺了长房之权,已经是下一任织造府提督了,自然是春风得意,正要趁着这个时候多结交一下官面上的人物,可薛家算不得什么正经官宦人家,来的人无非是看在去世的薛定面上,见到薛定尸骨未寒,薛宽就巴巴的夺了侄子的营生,这样的事儿,虽然在大户人家见得不少,可这样刚过身就闹得这样难看的,委实是少见,故此大家均有些不齿,虽然没有说出来,可对着薛宽,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到了寅时末,薛王氏和宝钗也出来在灵堂内候着,其余的人倒也罢了,薛蟠只是在灵前跪着等候,他是孝子,今日吊客前来,无论辈分大小,身份高低,只要是前来吊唁,是务必要磕头还礼的。

  织造府大门开的笔直,薛蟠从灵堂望出去,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从灵堂到大门,烛火闪耀,烟雾飘扬,外头闻见到处举哀声隐约可闻。

  大门内八角铜架子上,摆着一面大鼓,也是用蓝色和白色的绸子点缀的十分漂亮,鼓手见到吊客到了,方一下轿,就抡起白布缠着的鼓槌,“咚咚咚”敲了三下,由轻到重,由慢到疾,然后一顿猛敲;引路的家人就高举起拜帖,带着吊客,喊着“某某老爷到!”自到二厅,然后这个时候几位族老和薛宽就轮流出迎,陪着到灵堂前敬香行礼,赞礼先生请了一位嗓子洪亮的守备官,他呼喊着规矩仪式,吊客行礼,然后薛蟠磕头还礼,家眷们在白色布幔后躲着举哀痛哭。

  然后再让知客领着吊客们,到后厅奉茶进点心。这差不多的流程,倒也无需多费薛蟠的心神,只要跪着磕头即可。

  宾客们一概也认得不全,所幸这时候也无需多礼,不一会,引路的家人喊道,“总裁府甄少爷到!”

  没想到甄宝玉到了,几位知客连忙一涌而出,一起前来迎接,甄宝玉也不理会这些人,脸上淡淡的,只是到了灵堂前。

  有个家人用擦得雪亮的云南白铜盘子,捧着一根细细的白布撕成的带子,这个缘故叫做“递孝”甄宝玉只要接过系在腰上即可,可甄宝玉敬香鞠躬后,却不如此行事,他为了表示自己和薛蟠感情深厚,与他人不同,特意问要薛家的家人要过了一件白布孝袍穿上,自居于薛定的晚辈,薛蟠费外感激,从来人都是要面子的,甄宝玉和自己投契,没想到在大场面上也不掉链子,知道捧自己个,将来若是有机会,是一定要报答一番的。

  薛蟠磕头致谢,甄宝玉又跪下回礼,“世兄还是请节哀顺变,接下去的日子长的很,你的孝心世伯是必然知道,切不可伤了身子。”

  “是,是!”薛蟠说道,“劳动世兄今日还来这样人多的地方,实在是对不住。”薛蟠对着帷幔之后的人喊道,“既然是世兄,就不是外人,太太和妹妹请出来见一见罢。”

  薛王氏和薛宝钗从后头出来,甄宝玉见到淡雅素净却不失贵色的薛宝钗,心神摇动,又要磕头行礼,给薛王氏问好,薛王氏连忙把甄宝玉拉起来,说不敢当不敢当,“今日劳动你出来,请代替我向你母亲问好,今日既然相见,”薛王氏对着漂亮的甄宝玉也显然高看一眼,“日后若是得空,还请你多对着我这不孝的犬子,指点一二。”

  “世兄人情练达,侄儿倒是要多请教一二呢。”甄宝玉说道。

  “他那些都是偷鸡摸狗的玩意,当不得真儿,”薛王氏说道,“你的知识必然比他的高,什么时候带着这个不中用的东西,若是能进学,考个功名就是最好了。”

  甄宝玉脸色一僵,讪讪一笑,薛蟠心里偷笑,这甄宝玉和贾宝玉是一样的性子,都是不喜读书,不喜世俗功名这些的,若不是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只怕老早要驳回你的了。

  于是连忙打岔,这时候临近中午,宾客也来的差不齐了,门口鼓声未起,没有吊客到来,薛蟠跪累了,也想着偷懒一会,“我且陪着世兄到后头坐一会。”

  于是薛蟠起身,他是知道甄宝玉不喜欢和俗人庸人在一块,自然不愿意去那些官面和生意上的人混在一起,于是带着甄宝玉到自己的书房奉茶,佟舒和几位哥儿都在此处,见到甄宝玉穿着孝服,无一不赞叹甄宝玉“真乃古仁人之意也!”

  臻儿拿了六安瓜片上来,又呈上来了四样用小蒸笼蒸熟的点心:荠菜泥香干包子,花素面筋松仁烧麦,芝麻核桃红糖馅的糯米丸子,枣泥山药糕。各个精致,那烧麦仅仅比指甲盖大些,甄宝玉吃了几个荠菜泥的包子,对薛蟠说道,“这荠菜馅的包子好吃,满齿留香,到底是贵府上的吃食。”

  “甄大爷所言不虚,”佟舒连忙接话说道,“俗话说,不是‘做官三代,不知道如何穿衣吃饭’,这样的吃食,在大家外头可是从未见过,小弟心里想着,除了在薛家吃得到如此美事之外,金陵城满打满算,只怕也只有贵府上才拿的出来了!”

  甄宝玉微微一笑,“我却比不上世兄这里。”

  “那里的话,”薛蟠笑道,“我这是妥妥的俗人,秉持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家里头也惯着我,知道我对着吃东西上用心,故此也要特意奉承,再加上今日怕是世兄要来,特意又吩咐他们要仔细着做。比不上世兄府里头的。”

  这几个人知道甄宝玉的性子也不敢多来奉承,说笑了一番,外头的鼓声复又暴风雨般的敲了起来,薛蟠看了看挂在柜子上的自鸣钟,知道是外头进筵的时候,连忙告罪出来。

  到了灵堂上,一桌子极为整齐的祭筵就在灵前摆放妥当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