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十、贾雨村

八十、贾雨村

  急急风的鼓擂过,这是催促管家和管事的前来灵堂前的中庭一起等候,知客们知道时间到了,男女吊客从各处小憩之所出来,等到二通鼓响过,吊客们都已经到了,只见灵堂上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桌酒筵,这时候薛宝钗扶着母亲从白布帷幔后走出,薛定久在病中,其实大家都知道这老爷的身子不好,对着薛定的去世早就有所准备,加上过世的日子也已经有些时候,大家的哀恸之色少了不少,众人只见到薛王氏一声缟素,虽然面上现出哀敢,但是神态自然从容,薛宝钗虽然还未长成,可已经是出落的端庄娇艳,甄宝玉等一干少年倒是有些转不动眼睛了。

  两人出来,薛蟠站在酒筵的东首,薛宝钗站在西边,两人隔着酒筵对立,赞礼高声说道,“晋爵!”

  薛王氏站在了酒筵前,王嬷嬷拿了一个黑漆的托盘来,上面摆着建窑甜白釉的三个小杯盏碗,一杯酒,一碗饭,一盏茶。送到了薛蟠面前,薛蟠不知道这仪式如何,正在云里雾里手足无措的时候,“酒!”薛王氏轻轻说了一个字。

  薛蟠连忙用双手把酒杯递上,薛王氏接过了酒杯,高举放过头顶,默然保持了三秒钟的动作,随即将酒杯递给了站在西首的薛宝钗,薛宝钗接过,放在桌子上,灵前供奉好。

  接下来是献饭,献茶,又上香,薛宝钗过来扶住了薛王氏,跪在了灵前,薛王氏高声喊了一声,“老爷!”随即伏在垫子上痛哭了起来。

  薛蟠也连忙跪下开始干嚎,这一下子就好像是一个暗号一样,灵堂之内,和外头中庭的家人管事们一概拜倒,哀哀恸哭起来,今日特意选了一些哭声响亮的家人来助兴,院子两边的厢房内,鼓乐队并僧道尼的水陆乐器一起演奏起来,好不热闹。

  如此过了一会,几个自持有头有脸的人就上来劝请节哀,女宾之中有都察院致仕周老爷的夫人,金陵知府的少奶奶,臬台的姨太太,来请薛王氏节哀,薛王氏这才缓缓收了哭声,随即是家里头各房家人祭拜,薛定虽然是族长,但是年纪辈分还轻,长辈和族老们却是不跪拜的,之后再是家里头的下人祭拜。

  这样闹了一会,就到了开筵的时候,薛蟠又请几位年轻,看上去不算太俗气的少年,和自己一起陪甄宝玉用饭,不曾想甄宝玉见此间事了,不愿意再呆着,礼毕就告辞离开了,“世兄见谅,”薛蟠朝着甄宝玉说道,“今日家里头乱糟糟的,且过了些日子,清净些的时候,再单独请世兄来就是了。”

  薛蟠倒也不是一味的趋炎附势,一来的确是有求于甄家,日后这大计,还要甄家帮忙处理,二来,甄宝玉虽然为人乖张,可本性不坏,也是可以结交的人物,薛蟠虽然有后世之中的职场经验,但是在这个时代之中能够用上多少,倒是还要商榷,对付甄宝玉这种傻乎乎的哥儿,倒是简单不费心思。

  佟舒见到甄宝玉如此,自然也多了一份热络,薛蟠趁机让佟舒帮衬着照应这一帮人的酒筵,“老爷这去的很是安详,虽然岁数不算高,在我看来也是喜丧,今日预备下了最好的太雕,请世兄帮着劝一劝酒,”但是又暗暗提醒,“只要别喝醉了,小酌几杯,无妨!”

  这才走了出来,到了廊下,却又被张如圭拦住了,“世兄,我那一位同年,贾雨村也来访了!”

  薛蟠精神一震,贾雨村!

  “论理,这会子正忙,实在是不应该叨扰,只是雨村一定要求见世兄,”张如圭为难的说道,“却不过情面……”

  “不妨,”薛蟠摆摆手,“请他书房说话。”

  不一会,臻儿就带着贾雨村到了,只见那贾雨村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相貌堂堂,颔下长须翩翩,一看就极有富贵之象,虽然是要来求见薛蟠,可神态举止落落大方,也未见局促之意,薛蟠请贾雨村坐下,献了茶上来,心里慢慢的思索。

  贾雨村,可是红楼梦之中的引子人物,从开幕后和那个谁,哦,冷子兴谈起四大家族,再说到荣国府,这才缓缓打开了红楼世界的大幕,其余的事儿倒是混忘了,只是知道这贾雨村应该是一等一能干的人物,不然张如圭也不会在素日里头言语之间对着贾雨村十分钦佩,薛蟠想了想,开口说道,“贾先生向来难得,今日一见,应该是第一次来大家薛家吧?”

  “正是,”贾雨村说道,“如圭兄素日时常说起世兄了得,乃是年轻一辈之中十分利害的人物,往日缘悭一面,今日得见大驾,的确是英杰。”

  这贾雨村无故拍自己马屁做什么,薛蟠心里暗暗嘀咕,面上却是笑道,“贾先生在甄家府上当西席,甄家世兄那才是人中龙凤,我却是不敢当英杰之名。”

  “世兄客气了,那甄宝玉虽然是外囊极佳,但是内里却是十分的乖张,我这里当着西席,一个启蒙的功课,倒是比却比一个举业的还劳神,说起来更可笑,他说:‘必得两个女儿陪着我读书,我方能认得字,心上也明白,不然我心里自己糊涂。’,又常对着跟他的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瑞兽珍禽、奇花异草更觉希罕尊贵呢,你们这种浊口臭舌万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要紧!但凡要说的时节,必用净水香茶漱了口方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眼的。’其暴虐顽劣,种种异常;只放了学进去,见了那些女儿们,其温厚和平、聪敏文雅,竟变了一个样子。因此他令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竟不能改。每打的吃疼不过时,他便‘姐姐’‘妹妹’的乱叫起来。后来听得里面女儿们拿他取笑:‘因何打急了只管叫姐妹作什么?莫不叫姐妹们去讨情讨饶?你岂不愧些!’他回答的最妙,他说:‘急痛之时,只叫姐姐妹妹字样,或可解疼也未可知,因叫了一声,果觉疼得好些。遂得了秘法,每疼痛之极,便连叫姐妹起来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shu/38958/18716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