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十九、笑到最后的是谁?

九十九、笑到最后的是谁?

  薛蟠连忙摆手,“我的字只是比狗爬要稍微好一点,如何能够写上去?”他点了点薛宝钗的鼻子,“好一个薛宝钗,今个是要故意让我出丑吗?你还不知道我肚子里的墨水有多少?”

  于是薛宝钗写了“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这几个字,倒也相称。

  薛蟠不是专业人士,所以还是要请梅姨娘拿总,“先拿素净淡雅的玄缎做几匹出来,送给甄宝玉佟舒等人,若是他们都觉得好,日后怕是这生意还可以再做。你瞧着可行?”

  薛宝钗眼神一亮,梅姨娘也觉得不错,“大爷的这个法子,若是这样做出来,书香门第的人,只怕是最喜欢的。”

  “哥哥还说自己没多少墨水呢,”薛宝钗捂嘴笑道,“富贵不落俗套,这是最好的了。”

  “惭愧惭愧,”薛蟠摇头说道,“也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拙见,才可以有点作用了。”

  正在说话之间,前头掌柜的派人来请,说是薛宽到了。薛蟠皱眉,“夜猫子进门,总是没好事儿,他来做什么?”

  于是又问,“就五老爷一个人来?八老爷来了吗?”

  “八老爷没来。”

  薛蟠咳嗽一声,“谅他也不敢来,”他起身走了出去,转过头来吩咐薛宝钗,“你再坐坐,等会咱们一起家去。”

  又吩咐梅姨娘,“铺子的事儿要紧,可也不能太累了,这样的绣工,只怕是最损眼睛。”

  薛蟠转身到了前头接待五房老爷薛宽,薛宝钗也到后头去点阅布匹,只留下梅姨娘一个人在这里,“没想到这个五大三粗的蟠哥儿,说出的话儿来,倒是细心的紧,”梅姨娘噗嗤一下,笑了起来。

  薛蟠到了前头,见到了薛宽上下打量着店面,特别是对着那摆在当中的复绣玄缎,仔细的看了又看,似乎十分不舍,薛蟠心里好笑,对着父亲之前的英明决断十分钦佩,若是长房不把这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只怕现如今薛蟠早就缴械投降,混吃等死无需做什么无谓的反抗了。

  这两边如今虽然是已经要斗得你死我活了,可面上还是客气的紧,薛蟠连忙行礼,又请薛宽到里间奉茶,如此闲谈了几句,薛宽咳嗽一声,发话了,“哥儿这个铺子,好生了得啊。”

  “不敢不敢,”薛蟠笑道,“托五叔的福,不过是小打小闹,一点点的场面,也能让五叔说好生了得?可真是说笑了,无非是太太和侄儿,想着法子,总要过日子下去才是,哎,这家大业大,人多,开销可真不少,就单单说家里头供奉和下人的月钱,一睁眼,一天就不知道要付多少银子出去,不想法子赚点钱,可如何了得?”

  薛蟠一番话说的直白市侩,薛宽听到不由得皱眉起来,不过薛蟠的话虽然直白,但是也给了薛宽接话的好时机,“这话说的对极了,这长房家里头的下人还有许多,哥儿虽然是刚得了银子,只怕是要花钱的地方太多,这月钱能少一些就是一些,不如,”薛宽捻须笑道,“不如五叔帮着分担一二,如何?”

  “五叔的意思是?”

  “你又要操办药业的差事儿,又要开玄缎的铺子,怕是忙不过来,家里头还这么多供奉在,照顾不过来吧?不如,”薛宽慢条斯理的说道,“把供奉们都让公中来管着,公中来发放银子,这样岂不是就省了无数心事儿和烦恼?银子也可以少付一点。”

  薛蟠微微冷笑,这个时候终于想到了要把供奉挖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五叔说笑了,长房多年来都是管着这些供奉的,都是几代的老交情了,若是这样贸然交到公中去,这些供奉们若是寒了心,日后还怎么让他们效力呢?”

  绿柳山庄一事后,薛蟠回来仔细想了想,觉得薛守此人,绝不会是无的放矢,当然了,他这位八叔,大约是纨绔了一些,但是不会无缘无故的要胁迫梅姨娘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根子还是在想要把梅姨娘这样最利害的绣工供奉给抢走,至于那不可描述的事情,也是搂草打兔子顺势而为,说不定是薛守存了若是破了梅姨娘的身子,指不定梅姨娘就会死心塌地的来帮衬着五房和八房呢。

  薛蟠一口拒绝,薛宽的面上顿时就不太好看了,原本他还不知道薛蟠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可知道了这里要开张,就知道薛蟠想要另立地水火风,和自己摆明车马正面对垒。

  “嘿嘿,”薛宽干笑一声,“须知道供奉也不是你长房所有。”

  “这有什么法子呢?”薛蟠摊手,无赖的说道,“如今这进献的差事已经办好了,五叔就等着领赏是了,这日后如何,大家伙各自走着瞧吧。”

  薛蟠端起了茶,臻儿在边上促狭的拖长了声音喊道,“送客!”

  薛宽脸色铁青,“好的很!”他刷的站了起来,“哥儿既然这么说,自然就没有什么话儿可言了,我就不信,没有织造府的命令,看看你这里,能够到那里进货,到那里采办丝绸!”

  “这就不劳费五叔心思了,”薛蟠笑眯眯的说道,“我这手里头有供奉,虽然是费工夫,可这真功夫出来,件件精品,可你那边,掌管着公中的事务,这万岁爷的大婚差事是应付过去了,可日后保不齐别的差事,你就能应付过去了,我记得咱们织造府每年都要进上不少玄缎吧?今年的玄缎,都绣好了吗?没绣好,那么可就惨了,日后没人帮衬着绣了。”

  “我就不信,死了你这个薛屠户,我就要吃浑毛猪了。”薛宽冷笑。

  “这可是说不定的,若是织造府的薛宽老爷刚刚主事,费尽心机把长房斗下去,结果,居然没有好的供奉可以绣东西了,那可怎么办?这名声可是不好听啊。”

  薛蟠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子,双眼盯住薛宽,“之前要进献差事,长房输了一步,接下去,还有时间,不着急,咱们继续斗下去,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

  /shu/38958/18716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