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六、分润功劳

一百零六、分润功劳

  薛蟠安慰甄宝玉,“老大人无非就是严肃了一些,咱们年轻人乐自己的就是,不过这乐自己的,也多少装模作样一番,叫家里人知道你是把心思放在外头的,实则上,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薛蟠是很懂得为子不正之道的,显然昔日顽皮的样子他如今也还记得,只是,“我倒是羡慕世兄,”薛蟠抬起头看了看天边的浮云,“如今我就算是想有父亲管着,也是不能够了。”

  甄宝玉抹了抹眼泪,反而是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来劝解薛蟠了,“倒是我的不是,还把世兄你的愁肠勾出来了,今个得了老爷的赞赏,真真是比猪八戒吃了人参果还要舒服,这浑身上下的毛孔都通透极了。”

  “世兄真是不客气啊,”薛蟠哈哈一笑,“居然把自己比作猪八戒,猪八戒那肥头大耳如何和世兄能够相提并论,不过人生在世,所在乎的也就是皮囊而已。”

  两个人谈了谈话,又约好,过些日子请甄宝玉来薛家热闹一日,甄宝玉自然无不可,且心里还惦记着薛宝钗,“令妹可是在家中?我前些日子得了茜香国的几串麒麟绿檀真骨手钏,想着除了家里头的姐妹,没人配用的上,也只有令妹才能勉强一用,特意留了一串,预备着送给世妹。”

  “素日都在家里头,舍妹喜欢读书,我也让她自己个乐意,不拿着家务事拘着她,如此我就先谢过世兄了。我也不客气,那一日就请带着这手钏来就是了,其余的东西一概不要送来迎往的,”薛蟠潇洒一笑,“都是自家兄弟,无需闹这样的虚礼。”

  这厢说话完了,甄宝玉又亲自送薛蟠出了甄府,甄宝玉的奶哥张志喜见到甄宝玉满脸泪痕,又双眼通红,吓得一大跳,“可是这薛家的小子惹了二爷?小的这就上去,教训教训他!”

  “糊涂东西!”甄宝玉跺脚,“这可是我的福星,怎么教训他?教训他就是打我的脸了!日后这甄家世兄无论何时来,你都要赶紧着来通传我,千万不能拖延,可是知道?”

  薛蟠上了马车,得意洋洋的朝着张如圭笑道,“事儿成了,甄应嘉答应,今日连夜就派遣轮船北上,把避瘟丹送到京中。”

  “可是真的?如此真是恭喜世兄了,”张如圭大喜,“这事儿有甄老大人主持,避瘟丹绝不会有任何耽搁,必然能够迅速送到京中。”

  “是的,我为何要请甄老大人出马,就是因为咱们薛家少了助力,并不是说薛家没有助手了,只是县官不如现管,甄老大人刚好是金陵首脑,这事儿,咱们递给甄老大人,最是方便,若是要去寻舅舅,或者是姨丈,只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时疫时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过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又爆出来,若是过去了,咱们的避瘟丹,就没有多少作用了。”

  “其实金陵留守夏太监那边也可以走一走,”张如圭说道,“倒也是一道门路。”

  “夏太监……”薛蟠沉吟了一会,“张先生你也说,他并不是皇帝的人,这怕是有什么隔阂,素日里头也不要紧,可这一次我一定要保证,这避瘟丹,迅速的送到御前!让皇上可以知道这一件事儿,那么甄老大人,自然是最好的了。”

  “世兄所谋,如今差不多快要实现了,”张如圭十分钦佩,“只要这避瘟丹到了京中,谁都不敢忽视薛家长房,上达天听,指日可待。”

  “不仅仅是京中,”薛蟠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说道,“还有西南战线,避瘟丹有奇效,这是毋庸置疑的,京中有诸多名医名店,不怕治不好京中的时疫,而这西南前线,乃是事关大家大越朝的大事,我要使力的的地方就在此处。”

  马车慢慢的朝着薛家驶去,“前些日子,我叫你整理出来的避瘟疫之法,可都好了?”

  “都已经好了,”张如圭佩服的说道,“世兄大才,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好法子,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筹谋得当,这避瘟疫之法,若是有得力之人主持,必然能够把时疫给按下去,不至于死灰复燃。”

  “这也只是人生的一点小经验而已,”薛蟠微微一笑,“洁净之水,洁净之衣,开水滚烫,物理隔离,这样的话,起码可以保证时疫不会再扩散开来。”

  “我已经和甄老大人言明,我这里派一位人前去主持避疫之法,张先生,”薛蟠睁开眼,对着张如圭说道,“你可愿意去?这去的可不是京都繁华之地,只怕要去西南边陲,前线之地,山高路险,又有番人作恶,凶多吉少,你可愿意去?”

  张如圭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舌干口燥,他可是没想到过这天大的馅饼居然可以砸在自己的头上,“这……世兄的意思是?”

  “避疫之法乃是我这说出来的,也是你整理出来的,论起这些方法,你也是极为了解的,这功劳嘛,也不能让甄老大人一个人独占了,甄老大人的折子上面言明,有专门主持避瘟疫之法的人护送避瘟丹一同入京,我想着张先生你罢官许久,日后总是要回归官场的,只是不知道这西南边境战场上,张先生可愿意去啊?”

  张如圭连忙说道,“学生岂有不愿意去的道理?俗话说的好,富贵险中求,何况本朝以来,诸般功劳之中,军功最贵,学生若是能够在西南战事之中寻得那么一点点的军功,这辈子就受用不尽了,”马车狭小,不能行大礼,但是张如圭还改盘膝为跪坐,朝着薛蟠行了大礼,“学生要多谢世兄的成全。”

  “咱们这些日子相处,是颇为难得的。”薛蟠笑道,他拉起了张如圭,“家父去世,家里头也靠着你才能够不至于在客人面前丢了面子,你又忙前忙后,帮着打点一切事物,足感盛情,我这里虽好,到底不是官场。”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