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七、绣球诗会

一百一十七、绣球诗会

  “还是说织造的事儿,”马三豪说道,“却也不知道具体是何事。”

  “不理他,”薛蟠哼哼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要预备闹什么幺蛾子,咱们一一打回去就是,臻儿!”他喊着臻儿这条大狗腿,“叫上殷天正这些人,打好埋伏,我今个是有要紧客人的,若是他们好生说话,倒也罢了,若是来捣乱,即刻打出去!”

  臻儿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高声答应了下来,张管家来不及阻拦,出言相劝,薛蟠也置之不理,他如今不知道在何处得了仰仗,胆气十足,“好好说话,咱们都可以商量,若是再来混账,真当我小霸王是吃素的。”

  这边预备妥当,客人们也就陆陆续续来了,先到的是佟舒,他带着句容县伯李如思的二儿子李鲤,和丹阳节度使马德彪的侄子马钰一起到了,之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位,先迎到花厅待客喝茶,正在闲谈的时候,张管家来报,“甄家二少爷来了。”

  于是薛蟠起身,佟舒等人说道,“宝玉兄来了,不得不要一起迎接。”于是复又迎到了门外,一起把甄宝玉接进来,复又见礼,一番行礼下来,十分的热闹,甄宝玉笑道,“咱们都是世兄家里做客,就不要闹这些虚礼了,还是请世兄发落,他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是了。”

  人已经到齐,时候也差不多了,薛蟠原本还要想着安席,但是听甄宝玉如此说,也就罢了,“今个是清谈喝酒吃饭,其余的我是不敢献上来,污浊了各位的法眼,所幸我这宅子里头,今年五月节未到,绣球花就开的极好,咱们就在绣球花边上的敞厅热热闹闹的喝一顿,这是我的法子,至于什么雅士的酒令投壶之类的游戏,弟自然是不成,可舍命陪君子,大不了多喝几海,搏大家伙一乐,如何?”

  “如此就是最好,”佟舒笑道,“有绣球花可看,今天可以算是绣球会!咱们这自然是最为风雅之事了,可咱们都是大老粗,那里比得上宝玉兄的大才,只怕是都要大喝几海了。”

  “那里说到这里,”甄宝玉摇着折扇笑道,“都是自己玩乐,怎么就说道我的大才了,安兔兄这话不通,等会必然要罚酒一杯。”

  张管家来报,说已经预备妥当,请大家入席,薛蟠起身,带着客人们从花厅朝着西边走去,穿过抄手游廊,越过垂柳阵阵,过了蜂腰桥,到了三间的翠绿色琉璃瓦盖得敞厅,这里早就摆了两张圆桌子,预备着待客,薛蟠请大家坐下,甄宝玉只见到一张桌子坐满了,另外一张多了几个人,两桌不齐,故此说道,“不如在这里挤一挤就是了,若是分开喝酒,到底无趣。”

  薛蟠连忙命张管家,再搬一张方桌子来放在下首,接在一块,虽然不是圆桌,倒是一桌子都坐在一块了,只见到外头太湖石上,有一阔叶大树两人多高,枝繁叶茂,如同碧云在院中停驻,上面点缀着浑圆如意硕大无比的蓝紫色绣球花,密密麻麻,如同是簪花仕女图一般,十分华贵,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雨,花不见颓势,反而增添了几番雨露的风姿,边上有水池一洼,紫色花影倒影在水中,更显华贵娇态。

  来客之中有一位皇商之家的子弟,唤作是赵明凡的,他家里头在苏州和无锡有几百亩的花田,专门就是进贡花卉给京师之用的,见到这花,也不免惊叹:“这木绣球花,容易养活,是不假,可在薛师兄家里头这株如此高大花朵圆润,真真如绣球一般的,可真是不多见。”

  “可见师兄家宅风水好,地气足啊。”

  众人啧啧称奇,又一同出厅,站在鹅卵石的甬道下,近距离瞧了几番,薛蟠命人,折了好的,送到里头给薛王氏等人赏玩,又用素白的钧窑梅瓶供了,放在边上给大家仔细赏玩。

  赏花不过是个由头,要紧的还是吃饭,在薛蟠看来应该是如此的,不过甄宝玉等人,却显然不是如此认为,菜流水的送了上来,酒也预备妥当,空气很潮湿,适宜喝白酒,预备了上好的惠泉酒,薛蟠殷勤劝酒,“如此好花,不可不作诗,”甄宝玉喝了一杯酒,“不然如此滥饮,到底无趣。”

  大家都纷纷叫好,只有薛蟠愁眉苦脸,“世兄可是知道我这胸无点墨,如何能够作诗呢?不如我就给大家斟酒如何?哪一位大才得了好诗,我必然亲自斟酒,陪酒一杯以恭贺之。”

  “不妥不妥,”众人都笑道,“你是东道,如何可以偷懒?喝酒还有时候喝,不急在这个时候,若是你陪酒醉了,那可就没意思了。”

  甄宝玉也笑道,“世兄何须谦逊?咱们都是一样的人家,想必这经济文章,都是不成,可这吟诗作对,是分内之事,咱们今日还是小聚,日后别的时候应酬多的很,世兄难道一直也喝酒不成?”

  这样再三劝说,薛蟠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只是可惜穿越过来,没记住多少句好诗词,前朝诗词好的是有,但是大家都是读书之人,难道不知?免不得自己要好好想想了,“既然如此,我也就厚着脸皮上了,只是大家千万不要笑话罢了。”

  “绝不会笑话,”众人复又笑道,“大家伙自己乐呵,又不是上金殿御前奏对,何须紧张!”

  于是又商定好不限韵,大家苦苦思索了一番,赵明凡自告奋勇,“我有了,且给各位兄台抛砖引玉。”

  随即吟诵道:“

  一簇紫色绣球花,

  花看人来人在夸。

  百色之中紫为贵,

  今日花落雅人家。”

  大家纷纷叫好,“这诗做的好,薛世兄家里,可不就是雅人家了吗!”

  这也不过是普通的打油诗而已,薛蟠不会作诗,但是不见得不会品诗,大家伙显然很给赵明凡面子,的确这也是抛砖引玉的诗,不算太好,但是借花来拍薛蟠的马屁,说薛家是雅人家,这就很不错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