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八、好菜

一百一十八、好菜

  大家朝着赵明凡敬酒,一起喝了一杯,丹阳节度使马德彪的侄子马钰虽然是武将世家,但是他决意要科举出身,如今身上也有了一个秀才的身份,文采上极通,他也做了一首:“

  云霞朵朵抱枝眠,

  缀露含珠对客悬。

  想是仙娥遗绮帕,

  妆成一树落人间。”

  大家纷纷赞赏道:“很是,这原本是天上该有的。”

  甄宝玉笑道,“马兄可是天上客?怎知道是仙娥所遗?说的似乎是亲眼所见。”

  “莫不是仙娥坐下的小兔子?”赵明凡笑道,“在仙娥裙下见了真真的,决错不了!”

  马钰笑道,“论起仙兔,这里正经有一位兔子呢,怎么我倒是能成了兔子?谁是兔子谁认了去就是。”

  他说的是佟舒,他母亲梦见玉兔入怀,故此字安兔,大家复又哄笑一番,一起敬了马钰一杯。

  接下去谁得了诗就径直说出,大家赏析一番又轰然敬酒,佟舒摇手,“不成不成,这继续喝下去,我自己个又要醉倒了,”又问薛蟠,“可是有了?”

  薛蟠愁眉苦脸,“还未得。”

  “我却是不能顾着世兄了,先来一首,”佟舒于是口占一首:“

  紫花蓝花都是花,

  青芽绿芽都是芽。

  花开叶茂待出嫁,

  情系绣球落谁家?”

  这首诗就更通俗了,薛蟠虽然自己想的焦头烂额,却又是十分的好笑,大家都是哄堂大笑,“这首诗不好,安兔兄说不得要多喝一杯。”

  “那里不好了,”佟舒是松江世袭巡检的子弟,巡检原本就是武职,能这样做出文理通顺的诗句,已经很是不易,他自然是不肯的,又说道,“宝玉兄这位大才正经的都还没点评过,你们闹什么呢,且听宝玉兄的!”

  于是大家又看向宝玉,宝玉想了想,“这诗原本听着似乎是有些直白浅显的,可再读一读,只觉得颇有哲理,这把绣球花比作绣球,又将绣球花当做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安兔兄这是大才啊。”

  “什么大才,”赵明凡起哄,“无非就是思春罢了,这嫁啊情啊的,没一句好话,倒是听着像淫词艳曲!”

  几个人又闹了闹,于是要听薛蟠的,薛蟠想了想,绞尽脑汁才想到了一首,自觉不比那两首打油诗差,于是咳嗽一声,“我这素日里头,都不玩这风雅的游戏,今个一来,可真真为难我了,所幸有大家伙的珠玉在前,我倒是也想到了一首,大家伙切望不要笑才是。”

  “不会笑你的,”佟舒等人笑道,“正预备着洗耳恭听呢。”

  “如此就听好了:

  八仙相聚醉成球,

  风扶花蕾闹不休。

  玉蝶成团落碧枝,

  匠心写意托风流。”

  大家纷纷叫好,甄宝玉说道,“这玉蝶成团最妙,昔日苏小妹绣球花诗:瓣瓣拆开蝴蝶翅,今日这世兄化用,更是青出于蓝了!”

  薛蟠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笑道,“阿弥陀佛,这可是比我算账还要多浪费许多精神,不过是一会,就满头大汗了?可还使得?若是使得,我这喝了一杯,也就过了这关了!”

  大家自然是肯的,这又不是酸文人的诗会,一定要比一个高低出来,或者是捧高踩低,闹了不欢而散就不妥当了,今个大家自娱自乐,极为高兴,于是又团团举起酒杯,敬了薛蟠一杯,到了最后大家伙都做了,也就等着甄宝玉一人,佟舒撺掇着甄宝玉,“宝玉兄原本就是大才,今个更是要好好做一首了,无论如何,是不能辜负这样的好花好酒的。”

  甄宝玉也不推辞,心里打了一个腹稿,又仔细的斟酌了一番,“我也得了:

  有心团锦绣,

  无意放高枝。

  一夜风兼雨,

  平添出水姿。”

  大家都做了七言绝句,唯独甄宝玉做了五言绝句,大家拍掌叫好,薛蟠赞叹道:“世兄果然是谪仙人一类的人物,这诗句平淡之中透着一股子的出尘之意,有心开花,却无意要登上高枝,风雨不改娇容,反而平添了一番水润光景,虽然是写花,到底还是写人,世兄的风姿,可见一斑,实在是,妙,妙,妙!”

  薛蟠这一解诗,大家伙顿时就明白了这诗里头的好处了,马钰更说,“平淡之中见峥嵘,世兄此诗一出,今日的绣球会,可得大圆满了。”

  “是极,世兄此诗可以称之为本次魁首了,”薛蟠笑道,“自饮一杯,我等再陪一杯。”

  甄宝玉不肯,“如此你们几个岂不是没的吃酒了?要喝大家伙就一起喝才是,那里就我一个人喝了!”

  如此热闹一番,作诗的事儿算的告了一个段落,薛蟠见吃酒的菜也差不多了,又怕众人喝酒的过多,于是就吩咐上滚烫的热菜来,让大家伙吃一吃,先上了松江的四鳃梅花鲈鱼,金华火腿和生姜大葱切成细丝盖在鱼身上,加绍兴黄酒,上大火焖蒸而成,拿了上来,只见到鲈鱼身上梅花斑纹深紫色,因为大火蒸的快,鱼皮龟裂,露出了雪白的鱼肉来,大家吃了几口纷纷赞赏不已。

  之后有上了用柏树熏得暹罗猪烤猪肉,用薄荷叶抹了,丝毫不觉得油腻,只是甘甜鲜美,猪皮爽脆,猪肉醇香。象鼻蚌切成薄片,放在鹌鹑蛋里头,加海参一同烩了,蚌肉鲜嫩,鹌鹑蛋和海参烧的入味,放入口中几乎都要黏住嘴巴,十分醇厚。

  这里吃了一番,小厮们又用大捧盒送了新菜上来,只见小厮把一个小盅献上,打开一看,里头一朵黄莲花绽放,仔细一看,却又不是黄莲花,而是极为鲜嫩的白菜心,只见白菜心安然躺在盅中,边上用清水盛着,一丝葱花或者是别的东西都不见,大家不免有些奇怪,这清水之中的白菜,算的什么好东西?须知这个时候白菜虽然难得,但也不是什么名贵之菜,放在这最后上,倒是越过了鲈鱼和暹罗烤猪这些,有什么稀奇的?薛蟠也不明说,只是笑道,“今个这许多好菜,最后还是要落在这菜上了!”

  /shu/38958/18716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