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三、讲和?

一百二十三、讲和?

  薛蟠站在厅中,背着手睨视众人,“我说了,这白拿了我的东西,迟早是要吐出来的,一个个仗着我父亲刚刚去世,就敢这样上赶着来欺凌我,怎么样,如今谕旨在此,你们还有什么别的心思吗?不妨也说出来,让大家伙品鉴品鉴,你们几个的混账东西的意思,可是比万岁爷的旨意还要高些?!?”

  那几个族老连连恳求不已,薛守却是回过了神,不由得连忙磕头谢罪,“哥儿,蟠哥儿,大爷,薛大爷!大家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把您老人家得罪了,可真是罪该万死,别的话,你八叔也不敢说,只是看在都是薛家人的份上,你把我当做个屁放了就是,那五万两,就当做是大家的孝敬!”薛守突然响起了薛蟠刚才的话,连忙说道,“绝不敢有什么要求,只求您把这公中的差事拿回去,再把大家这些人轻轻的放了!”

  薛宽也连连磕头,“老八说的极是,我也不敢求什么别的妄想,只求着哥儿,”他原本看上去十分忠厚的脸上露出了哀恸之色,“看在太太的份上,看在咱们都是薛家人的份上,把大家这两个不成器的叔叔都宽宥了,我发誓,日后再也不敢在公中闹事了!”

  “是了,是了!”薛守又连忙接话道,“之前我也写了欠条给哥儿你,上头的数,我一概都准,另外,这原本是蚕丝的生意,是公中分派的,我这才识浅薄,不堪大任,还请哥儿收回去,一概再任命贤能罢!”

  薛守说完又看了薛宽一眼,薛宽心里暗骂,这薛蟠还未说出条件你就这么上赶着把差事交出去,这不是授人以刀吗?薛蟠听到薛守这样的话,又转过头看着薛宽,薛宽原本是以退为进,想试试看,能不能以情动人,却不曾想薛守早就被吓破了胆,赶紧想着如何全身而退,于是就把这蚕丝的差事都交出来了,薛宽无法,也只好咬牙说道,“五房也一概如此,请哥儿收回去就是。”

  薛蟠哈哈一笑,转过头对着夏太监说道,“老大人以为如何?晚辈觉得还是请老大人处置才好。”

  夏太监摇了摇头,“这是你们薛家内的事儿,外人如何好插手呢,世侄自便就是。”

  “得了老大人的命令,我这心底下倒是有了点胆气了,”夏太监闻言苦笑,这个小子,可真是会打蛇随棍上,一下子又把自己搞的要为他的行为背书了,“你们几个,想着图谋我长房家产,这算不得什么,但是意图假借公中之命,坏了公中的差事,把这公家的东西变成自己个的东西,让这最好的玄缎进献不了宫中,这就是最大的恶行,”薛蟠的声音慢慢的冷了下来,大家伙也不知道如何,只觉得花厅之中温度骤然降了几度,“原本我是要施以重惩,但是看在老大人的面子上,又看着你们都有孝心,把这差事都交出来抵罪,我也就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是了。”

  “你们几个,为虎作伥,”薛蟠对着几个族老慢慢的说道,“虽然没有大罪,可未尝不存了窥探公中财产的心,以前我这个族长当的没什么趣味,没人听,如今想必是说得动你们了?”

  “自然,自然!大家都听哥儿的!”

  “你们几个,今个开始就不再是族老了!”薛蟠冷冷的说道,“别仗着辈分大,到处指手画脚的,除了春秋两祭,其余的时候,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一下子就免除了这几个人的族老之位,族老可不仅仅是有名,受人尊重,而且还得利,每年有一百两的银子可领,如今这灰头土脸的,可是丢了大脸,不过幸好,这身家性命可都保全了,几个人连忙磕头,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对着自己这不算太轻的惩罚,可以预见,薛蟠是绝不会放过他这两房叔叔了。

  薛蟠冷冷的看着还跪在地上的薛宽和薛守,突然之间,哈哈一笑起来,顿时间这厅内如同冰雪消融,一下子就春光明媚起来,“五叔,八叔赶紧着起来吧,都是自家人,怎么还这么客气呢,您们都说了,把这公中的差事都交出来了,又把自己个分管的差事都交出来了,我还有什么话说?我所做的不过就是为了保全我这长房的地位罢了,你们既然愿意服软,我又怎么会斩尽杀绝呢?这可不符合仁恕之道嘛。”

  于是命张管家把薛宽和薛守扶起来,“我这人微言轻的,算不得什么,”薛蟠坐了下来,“也不用太顾及我这本人了。”

  小涂子只见到薛蟠这样的笑容,不免打了一个寒噤,夏太监笑道,“如今世侄得了万岁爷的圣旨,怎么样都不能算是人微言轻了,这可不是这么说的,”夏太监喝了一口茶,瞥了一眼站在地上的薛宽和薛守,“如今你正经是织造府的提督,又是世袭了紫薇舍人,这薛家的族长也是你,该怎么发落,就算是金陵府知府也无权置喙,世侄你散漫办去就是了,咱家就不信,如今谁还敢违逆圣上的旨意?”

  薛守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原本和夏太监就不是很对路,虽然日常的孝敬都在,只是这如今大势已去,夏太监巴不得要在几个人的头上再狠狠的踩几脚,“有老大人这一番话在,我凡事就有了准数,不至于没头苍蝇一样,你们两个,算起来还是我的叔叔,不尊重我,也无妨,毕竟你们是长辈,可你们不应该在老爷尸骨未寒的时候就灵前逼位,想着把我这长房的权柄一概都抢走,既然都是薛家人,自然就不好用国法处置,来人,”薛蟠淡然开口,“把五房薛宽、八房薛守,押到宗祠里头去,”

  薛蟠对着薛宽和薛守说道,“面对我父亲的牌位,跪着忏悔三天三夜,跪满了时辰,我父亲大人大量,见到弟弟们这样恭顺,改过自新,自然是会原谅你们的,到时候我就把你们都放出来,从此一笔勾销!”

  /shu/38958/18716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