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六、毓庆宫内

一百二十六、毓庆宫内

  皇帝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喜怒,温友寿却是知道这一位万乘之君,心情烦闷已经不止一日两日了,只是还没发作到地下的奴才身上来,但是外头已经有不少人吃了刮落,襄阳节度使,因为上表有用错词语,现如今已经罢官了,若不是外头的中堂们劝着,只怕皇帝就要把襄阳节度使下狱问罪,故此也不敢十分随意,特意还加了一点小心翼翼,“启禀万岁爷,奴才那里敢乱看折子,只是小黄门转述,通政司送了一本六百里加急上来。”

  “哦?”皇帝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看向温友寿,温友寿连忙将眼睛看着底下,皇帝是四十多岁的年纪,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不过看着样子,团团的脸,长长的耳朵,寿眉乌黑,看上去是十分温和好脾气的人,皇帝自登基以来,凡事都和群臣商量,再报圣后圣裁,从没有自己乾纲独断的时候,对人温和,也勤政爱民,上下都无不称赞其仁君之德。

  “是那里来的信儿?”

  “是金陵省来的。”

  “哦,”皇帝点点头,对着边上伺候磨墨的另外一个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男子笑道,“是你老家来的信儿。”

  磨墨的这位男子穿着大红色鸳鸯的补服,颔下有短须,长眉入鬓,鹰眼凌厉,虽然是穿着文官的服饰,但是双手粗壮,身材高挑壮实,说是文官,倒是更像武将。

  边上伺候磨墨的这位官员听到皇帝如此说,回道,“甄应嘉是老成之人,这样六百里加急来,应该是极为要紧的事儿。”

  “那就先拿甄应嘉的折子来,”皇帝放下了手里的紫毫湖笔,“这成天的都没什么好信儿,一桩桩的都是坏事儿,金陵那里又怎么了,”他朝着拿折子的小太监招手,“莫非扶桑的海盗又来了?”

  皇帝接过了折子,原本在磨墨的官员也不再磨墨,垂着手等在皇帝身边,皇帝打开一看,浏览一遍,不由得喜上眉梢,刷的站了起来,“这可是真的?甄应嘉来报,”他高兴的对着边上那官员说道,“说金陵省内的薛家,研制出了避瘟丹,这药效极好,可以解决时疫之症!”

  “此事可为真?”那官儿连忙说道,“金陵省的医官可是确认过了?可见皇恩浩荡,真真是人才辈出,要来解决眼前这大麻烦!”

  “错不了,”皇帝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折子,兴奋的从御案后头站起来,拿着折子在东暖阁里头来回踱步,“医官已经确认过了,第一批的避瘟丹已经连夜通过大运河在运到京中的路上!这个事儿,可是大喜事儿,”饶是皇帝城府极深,却万事随和,极少大喜大悲,今日也由不得喜上眉梢了,“有金陵织造府薛家求得海上仙方,故此进献到京中,这薛家的薛蟠,不错,”皇帝赞许道,“这二十多万的避瘟丹,进献上来,可是没有要钱的。”

  得了皇帝一个不错的的评价,薛蟠可以说是将来是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不过这也要谨防皇帝一不小心就忘了此人,边上的官员微笑说道,“可见是天命在万岁爷,有海上仙人借此人之手,助我大越平定瘟疫,只要是西南战线上瘟疫消除,区区这藏地可汗,不是万岁爷一合之敌。”

  “这样说来,倒是要好好奖赏甄应嘉了,”皇帝笑道,这个时候他眼角的细微皱纹都松开了,可见是真的高兴,“还有这薛家,恩,织造府薛蟠,恩?”皇帝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儿,对着那官员笑道,“似乎是你隆卿的亲戚?”

  “舍妹是嫁到了金陵织造府的薛家,若是这折子上的薛蟠是织造府的,应该就是臣的外甥。”

  “这还是一家人,倒也是不错,”皇帝笑道,“你们王家的这门亲戚,看来是极为老实,也是忠心为国的。你那外甥几岁了?”

  “回皇上,今年才十三岁,前些日子我那妹夫刚刚去世,只留下了孤儿寡母几个,家里头生活倒也不容易的很。”这官员不消说,自然就是皇帝宠信的近臣,薛王氏的哥哥,薛蟠的舅舅,王子腾了。

  “不容易还能这样忠心为国分忧,可见也是忠义的,”皇帝点头赞许道,“以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薛家无一回报朝廷,也无贡献之事,只是挂着皇商的位置,万岁爷体恤老臣,亲政以来,凡是前朝之事,极少改动,臣已经为这薛家亲眷感激涕零,加上臣的外甥也还是孩子,如何能够用这小人小事儿来污了万岁爷的清听呢?”

  “如今可不是做小事儿了,”皇帝笑道,他这会子才坐了下来,又让王子腾坐在边上,“这样的大功,若是将来西南战事平定,他这身上还有军功,朕是要好生赏他。”

  王子腾笑而不语,皇帝又说道,“你那妹夫刚过世,这织造府素来是不委派别人的,这父死子承,乃是织造府这些内务府衙门本分之理,总是你那侄儿袭爵的。”

  “旧日来信说,家中各房逼位,臣那侄儿窘迫的紧,怕是守不住这父亲留下来的基业,言明困难,我还不知道如今如何了。”

  皇帝的脸阴了下来,轻轻的哼了一声,“这事儿可是真的?”他想了想,这事儿王子腾不知道,内务府必然是知道的,于是吩咐温友寿,“把这金陵织造府改提督的折子拿来一看。”

  这事儿根本不用皇帝批准,只要各皇商上折子到内务府告知一声,内务府只要打通了关节,一般不会找茬,直接备案即可,这素来都是如此操作的。温友寿片刻就回来了,拿着一本折子献给了皇帝,皇帝一看,越发的不悦,递给了王子腾,“好大的狗胆,这些起子!果然是有欺凌孤儿寡母之事!”

  这就是皇帝身边有自己人的好处,若不是这王子腾轻飘飘的加了一句,皇帝怎么会关注这一个小小金陵织造府的人事更迭。

  /shu/38958/187163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