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九、抄家和追加

一百二十九、抄家和追加

  一言既出,整个大门口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意思?大家伙突然之间听到这样的命令,未免有些不知所措,而且震惊的到了失语的境地,不仅仅是地下的众人,就连张管家在边上伺候着,听到这话也吓得结结巴巴起来,“大爷,这这,您这是要?”

  “嘿嘿,”薛蟠笑眯眯的说道,“国法无情,本提督看在都是自家人的份上,自然不好用国法来处置,图谋公中产业,就是图谋皇家的产业!若是正经算起来,直接送到金陵府,打几十个板子,流放三千里都是寻常之事,可本提督,真是宅心仁厚啊,不愿意用国法处置,那就用家法吧,所幸我这身上还有个族长的位置在,刚好还可以处置处置几个不懂礼数,违背天伦的混帐!”

  “殷天正!”薛蟠喝道,他是一脸的得意洋洋,“赶紧着,带着人马,拿着我的对牌,到五房八房去抄家!”

  “是!”殷天正高声应下,“请提督大人的命令,怎么抄,抄到什么程度!”

  “内宅不许进,到底是自家亲眷,女眷们不能惊扰了,把账房、库房还有书房,这三个地方一概抄掉,全部抄掉!”薛蟠果断的下令,“马上就去!若是有人胆敢阻拦,一概先打死,若是有人敢拿着棍棒防抗,拿我的印玺去,若是还有人反抗,”薛蟠朝着天上一拱手,“把万岁爷的旨意拿过去,我倒是看看,咱们这薛家,除了一些叛逆之外,是不是还有胆子反抗万岁爷的天旨!”

  边上有人壮着胆子,陪着笑脸和薛蟠说道,“蟠哥儿,咱们族规里头,可没有抄家这一条。”

  “哦,”薛蟠朝天翻着白眼,“以前没有啊?那今个起就有了,大家伙都在,那我也不妨说一说清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么就要斩草除根!殷天正,你还等什么!赶紧着出发去把这两房都抄了!”

  殷天正等人轰然应诺,随即带着几十人的大部分出发了,薛蟠又吩咐张管家,“张爷爷把咱们家的账房都带出去,预备着接两房的差事,我倒是要瞧一瞧,这两房当了这么久的差事,有没有中饱私囊的事儿。”

  张管家连忙称是,然后转身想着要进去赶紧禀告薛王氏,却被薛蟠拦住了,“张爷爷,这会子可不能再给太太通风报信了哦……赶紧办事,太太那里我晚上自然去回。”

  薛蟠挥着扇子冷笑着看殷天正等人出发沿着大街一路去了,这会子看着地下的人面色各异,不由得哈哈一笑,脸上的冷意换成了团团的温和笑意,“都是自家人,今个怎么还这么客气来我这贺礼呢?天恩浩荡,”薛蟠又朝着天上拱拱手,“咱们薛家一体同沐,家里头已经备下了酒席,请各位叔伯弟兄们,都一起进来喝一杯吧。”

  薛家的各房人物这时候还敢不进去喝酒吗?就怕是薛蟠摆了青菜白饭,也不敢不去,于是僵硬着笑着陆陆续续的进门,有几个自觉颇有脸面的,上来和薛蟠搭讪,薛蟠谈笑风生,十分和气,丝毫不见刚才要抄家的暴戾之色。

  佟舒等人见到薛蟠如此行事,不免心下微微一凛,对着薛蟠的评价又高了几分,马钰悄悄的对着赵明凡说道,“薛家世兄杀伐决断,又如此的谦和从容,自己出色,又手眼通天,日后的成就,绝对在你我等人之上啊。”

  于是越发的帮着薛蟠迎接客人起来,到了晚间,差不多金陵城中有往来的世家衙门等,都知道了薛蟠复位,重得织造府提督之职,这算不得什么,但是能够得到皇帝圣旨下达,世袭紫薇舍人,这就是十分难得的了,皇帝天天下发的诏书旨意很多,大约不能够保证薛蟠能够长时间被皇帝记住,但是这一次的诏书下了,起码现在皇帝是记住薛蟠这个人了,后来又听说了是进献了避瘟丹,用在前线,这更是连带着军功,绝非寻常的功劳可以比拟了,织造府若是只是进献皇帝大婚的凤衣,谁会理会?这不过是家奴一般的差事,但是避瘟丹,是利国利民的。

  这一日越发的热闹起来,虽然是孝中,但是既然有这样天下的喜事,不得不庆贺,于是连忙调了两班昆腔水磨调的班子,一半放在外头花厅的大戏台,请官面上的人看,一班放在薛王氏的内院戏台上,事情匆忙,这还是赵明凡家里头贡献出来的家戏班子,所以行当不算很齐全,薛蟠也不以为甚,只是让各自拿自己个擅长的戏拿出来演就是。

  到了晚间,果然甄宝玉又到了,薛蟠料得准确,甄应嘉已经从皇帝下发给他的诏书上知道此事,一起来的还有钦差大臣府的长史,这是来的人之中官位最大的,薛蟠又亲自出迎,想必这长史是有要紧事儿商议的,不然让甄宝玉再来就是。

  果然,迎到听云轩用茶,长史也就直接了当的说,要再定一百万丸的避瘟丹,因为是甄宝玉在,且长史也知道甄应嘉这一次得到皇帝嘉奖,不日只怕又要升官,这功劳倒是有一部分要算到面前这一位少年的头上,于是说话也很客气,不打什么官腔,薛蟠笑道,“老大人的均旨,我怎么敢怠慢,这避瘟丹我徳芝林从未停下制过,就等着老大人差遣了。”

  长史点头说明会在金陵省的春税里头扣除购买避瘟丹的费用,不会耽搁制药,薛蟠哪里还会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这皇商,做皇家的生意是好做,可这关节难打,且回款巨慢,有些款项,是好几年前的款都未曾结清,若是能够春税直接支付,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薛蟠于是就提议,“老大人是清廉之极的人,自然不会为这些银钱上的俗事分忧,不过这金陵省上下,春税经过的不少人手里,我虽然年轻,但是也不能不懂事,这里头,总归要有一成的银子,是要算到损耗里头的。”

  /shu/38958/18716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