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二、损公肥己最赚钱

一百三十二、损公肥己最赚钱

  薛蟠提起了官服的下摆,蹭蹭蹭就上了高台,转过身子,环视底下众人,随即一屁股坐了下来,张管家今日可是精神抖擞,满面红光,等到薛蟠坐定,他连忙喝道,“跪!”

  底下的人不敢怠慢,纷纷跪拜而下,“属下叩见提督大人。”

  薛蟠目光炯炯,扫视众人,大家伙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过了一会,薛蟠才慢悠悠的点点头,淡然开口,“起来吧。”

  大家伙起来,分别站班候着,臻儿倒了茶上来,薛蟠接过盖碗,侧过身子慢条斯理的喝起茶来,也不看众人,只是自己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这人呢,还年轻,许多礼数上也不知道怎么办,今个受了你们的礼,原本想着是不应该的,到底我这还年轻,又是晚辈,但是后来想想,也不能太随和了,毕竟这织羽堂里头,是正经的衙门,我身为织造府提督,受了你们的礼,想着也没什么。”

  八房和五房的两个头目,现如今正还在宗祠里头跪着呢,这主心骨不在,其余的人有心无力,也不敢强出头,诸房里头,薛蟠的父亲病逝,二房老爷遇了海难,三房老爷薛宁自请去守墓,四房老爷身子不好,已经下不来床了,六房七房老爷均不在金陵,正经的长辈一个都不见,至于族老么……现在不是薛家内部之事,自然轮不到他们在,且昨个才废了两个族老,没人敢当这个强项令。

  薛蟠都知道要给年轻人留面子,其余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且这是薛蟠复仇归来,正经是要发落人报仇的时候,后堂供奉的圣旨就是薛蟠最大的仰仗,你可以说他是扯老虎皮做大旗,不过他就算扯了,也没人敢有什么意见。

  这时候大家伙才知道,把薛宽和薛守打发到宗祠里头去,这一招可不谓是不毒,不仅两房被抄了,现在这议事公中,这两个人亦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等到三日后出来,这织造府的天早就变了!

  大家都垂着手默默听着薛蟠说话,无人答话,这时候门子来报:“留守府涂公公来了。”

  薛蟠连忙命快请,小涂子到了织羽堂,见到薛蟠穿着官服高踞于上,连忙行礼,薛蟠请小涂子在边上设下位置坐下,“涂公公来的正好,夏太监的金陵留守,乃是我织造府衙门的顶头上司,许多事儿,您来听着,也好回去禀告。”

  小涂子连忙说不敢,薛蟠也不客套,“叫殷天正!”

  “叫殷天正!”

  殷天正龙行虎步的进来,跪下来磕了头,“大人!奉命查抄五房、八房两房的账本库房书房,都已经查抄妥当,东西一概扣在库房,请大人发落!”

  “很好,”薛蟠慢悠悠的说道,“查出什么要紧的东西来了?张管家,账房先生怎么说?”

  薛家长房另外一个利器就是精通会计的账房先生团队,这个团队,平时里头一般不出手,薛蟠的父亲很是懂得和光同尘,知道要让底下人赚钱,就不能够所有的东西都算的太清楚,故此这些账房先生们,极少出马,但是薛蟠这样的年轻人,是不懂得这个道理的,且如今要杀鸡儆猴,更是要大动特动这样的核武器。

  “账房先生们说,这五房和八房有内帐各数本,和公中的账本对不上。”

  “那是怎么个对不上啊?”薛蟠问道,“是不是拿着私人的银钱补贴公中?”

  “是历年来不少拿着公中的银子暗暗的运了出去,放在自己口袋里,”张管家回道,“买房置地,又置办店面,账房先生们粗略的算了算,两房加起来,这些年拿了公中的,大约总在十数万之间。”

  “好啊,好啊,”薛蟠怒极反笑,“我说呢,这些年,公中的营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原来都出在内鬼里头!之前这么一下子就拿五万两的银子出来,我就有所怀疑,想着我长房料理公中事务多年,老爷一旦去世,居然银子就有了短缺,还是太太拿了自己的私房出来,这才面子上的事儿遮掩过去了,这两家倒是好,真真是太利害了!”

  薛蟠啧啧称奇,“活该抄!”他冷言说道,“我趁着今个告诉各位,咱们这皇商的身份,可是承蒙天恩来的,若是忘记了这一点,以为这薛家发迹,和自己个有大关系,而忘了天恩,这就是该死!织造府这么多年来,许多事儿,想必你们更清楚,我今日就把话儿说前头,就问你们,今个抄了这两个中饱私囊,又目无君上,贪污腐败的人,你们底下的有没有意见!?”

  若是只是为了争权夺利,报复陷害,那么大家伙还敢壮着胆子请求,得饶人处且饶人,可薛蟠如今用了雷霆的手段,一下子抄了两房,把这账本都查出来了,大家伙怎么样都明白,这公饱私囊不是小事情,没抖露出来都是小事情,只要是被人戳破,那么就是一个大事情,这个官司打到哪里去五房和八房都是告不赢的。

  于是自然听命,“大人办事公允,属下等心悦臣服。”

  “我也不怕别人说我刻毒,毕竟这是自己家的事儿,”薛蟠一脸的悲天悯人,“把这查抄的东西都封好了,不许人乱动,殷天正,听说书房里头,还有许多书信?”

  “是,”殷天正说道,“小的们大字不识,不敢乱动,也一一封好了。”

  “这些年咱们薛家的蚕丝和丝绸织造,除了几个好的外,其余的竟然都不如姑苏和杭州的,我想来想去,这些人干着中饱私囊的事儿,该不会,”薛蟠扫视众人,有些人心里有鬼的,不免心里砰砰砰的剧烈跳动,“还干着里通外国的事儿吧。”

  薛蟠慢慢的说了这么一番话,底下的人越发的不敢搭腔,织羽堂里头的气压越发低了,“好好检查一番,不能够把这些书信给小心错过了,今个我要办的就是两房,其余的人嘛……”薛蟠吊着胃口一字一句的说道。

  上三江了,大家伙多给点推荐票呗,谢谢!

  /shu/38958/187163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