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九、非汉高不能用淮阴

一百三十九、非汉高不能用淮阴

  “恩?”薛蟠疑惑的说道,“这可有什么缘故?叫大夫瞧过了吗?”

  “这是以前的事儿,哥哥怎么都忘了?”薛宝钗疑惑的说道,“哥哥倒是好像对着咱们家很陌生似的。”

  薛蟠用拳头按住嘴,咳嗽一声,“上次太湖石上跌下来,倒是许多事儿都混忘了,许多事儿,要好生想一会才知道,加上这些日子在外头忙着,倒是许多事儿记不得了。”

  “原来如此,”薛宝钗也不疑有他,大家伙都认为薛蟠是因为伤心父亲去世,又恨于诸房逼位,故此一夜之间浪子回头,发愤图强,这样的桥段是人人都乐见的,薛蟠的许多出格行为,也只是认定是改头换面的缘故,“大夫们都说,是娘胎里头带出来的热毒,只能是静养为主,不可大喜大悲。”

  “正经儿还是要请有名的大夫瞧一瞧才是,”薛蟠嗤之以鼻,“这些人都是混着罢了,不敢诊断,就是要静养,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年纪轻轻的,静养什么,正经儿要多走动走动,这身子才会康健。”

  “哥哥这是什么理论?”薛宝钗笑道,“大夫的话怎么能不听?”

  “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薛蟠说道,“若是多走走,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热毒的话,吃一点莲子银耳,常年的吃着,想必也好了。”

  薛宝钗笑道,“哥哥什么时候会开方子了,莫非那海上的仙人,还教了哥哥看病下药不成?”

  “这倒是没有,”薛蟠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只是我这想着银耳莲子,都是滋润的东西,这么喝着,必然对着身子无碍。”

  “只怕也没什么益处,”薛宝钗笑道,“哥哥这才是富贵方儿呢,横竖是吃不死人的,是吧?”

  这里说笑了一番,薛蟠起身回到自己院子去,薛宝钗告诉薛蟠,“过些日子,就是二舅舅的生日,母亲说这一次多亏了二舅舅在万岁爷面前给咱们说话,生日的贺礼,不好简慢了。”

  “可这嫡亲的舅舅,送太贵重的东西,只怕是舅舅不会收吧?”

  “是这个理儿没错,所以这寿礼不能太贵重,又不能没什么用处,娘正在头疼这事儿呢,哥哥也帮着留意一番吧。”

  薛蟠点头应下,走出了薛王氏和薛宝钗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头,回到房里头,只见到倒好了一碗热茶放在桌子上,不见杨枝身影,出门问婆子,“杨枝回太太屋里头了,让大爷自己睡中觉,晚上再回来。”

  “这小娘皮,”薛蟠摇了摇头,“还真是会使唤人,”他回到自己的屋里,喝了一口茶,甜滋滋的,想必是加了蜂蜜,薛蟠闷头一睡,昨个晚上应酬太晚,一夜宿醉,倒是没睡好,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四点钟,起来没多久,外头又来说,“甄府的贾先生到了。”

  贾雨村来了,薛蟠连忙起身,换过衣服,到了前头花厅见客,贾雨村先是恭喜了薛蟠复得织造府提督之位,“世兄是正本清源,拨乱反正,这避瘟丹一事儿,我也从东翁那里听说了,可真是巧夺天工的手段!”贾雨村十分佩服,这是真心之语,倒也不全是阿谀奉承之言,“避瘟丹有奇效,但若不是无偿进献,只怕是圣上不会如此欣慰,得了圣上的旨意,些许宵小,自然是灰飞烟灭了。”

  “先生过奖了,”薛蟠笑道,“不值得一提,若不是先生出主意,要我在织造铺子那里大张旗鼓的操办,把大家伙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我在德芝林这边悄悄发动,如今他们两房若不是骤然打击之下,也不会如此就被我把这权柄都夺了回来,论起来,还是先生这暗度陈仓之计,最妙。”

  “不敢当,还是世兄自己定了捐献避瘟丹之事,这又得便宜又得名声,我可是从未见过一举两得如此顺遂的,”贾雨村说道,“不消说,如今各省都要求到世兄头上,赶紧的把避瘟丹给他们,财源滚滚,不是虚话了。”

  “实在是得天之幸,”薛蟠笑道,“万岁爷恩宠,也知道体谅咱们的报国之心,给了我,给了薛家这个体面,又不会说只是让大家再这么白花钱,圣明无过如此,我心里实在是感激的很,若不是圣上,我如今只怕是去金陵乡下种田去了。”

  贾雨村说道,“这也不必,世兄京中有那样的亲戚,那里会不好筹谋,只是若是仰仗他人出力,不如世兄这样自己奋斗,别人襄助,才是为人当官之理。”

  “先生说的好,”薛蟠笑道,“所谓烂泥扶不上墙,自己若是不成,也是无用的,张如圭去了西南前线,颇为勤勉,似乎统领兵马大总管对着他主持避瘟之事甚是满意,看来起复是没问题了。”

  “这事儿时飞怎么会不知?”贾雨村说道,时飞是贾雨村的字,“这虽然有如圭兄勤勉之举,但若不是得了世兄的卫生避瘟之法,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里来的功劳。”

  薛蟠笑而不语,“这避瘟之法,说破了,不算什么,但是要认真仔细的实行才是,张如圭实行事务绝没有问题的,认真仔细,不然我不会推荐他跟着甄老大人的轮船去京中,他能办好差事,却不是谋主。”

  薛蟠淡然看着贾雨村,笑道,“贾先生才是谋主,可以出谋划策,乃是张良韩信之类的人杰,我意欲请先生过府来帮衬着我,不敢问先生之意如何?”

  贾雨村大喜,连忙站起来,“多谢世兄成全,学生那里敢有不愿之理。”

  “甄老大人那边,我却是不好意思去开口,这一节,还是先生自己去办,”薛蟠笑道,“我这里原本事儿不少,一来,要时不时的帮衬我,二来呢,家里头许多小子姐儿,请先生要费神教一教,虽然不是要科举下场,但总不能做个睁眼瞎子。”

  贾雨村乃是两榜进士出身,那里教不了几个小孩子,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如此日后就跟着世兄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