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斩草除根

一百四十、斩草除根

  “梁园虽好,绝非久居之乡,”薛蟠笑道,“我这织造府只怕是也养不了真龙,请先生暂时住着,等到好时候,有了机会,我再请举荐。我虽然不成材,可到底还是有长辈亲眷可以帮忙的。”

  薛蟠这是报答贾雨村了,若不是贾雨村出了此计,事情不会如此迅速办好,要让两房低头不难,但是要出其不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办,那就难了,不然薛蟠那里有机会在织羽堂前见到两个人如丧考妣的脸色,就为了这个脸色,也值了。

  何况又当机立断的把两个倒霉鬼关进了祠堂,给了自己充分的时间处置两房财产,这都是要谢贾雨村的,虽然其中出现了梅姨娘被抢走这样意外的插曲,所幸不影响大局。

  贾雨村的确是有才的,薛蟠觉得如今薛家虽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两房的人还在,自己又不是将军,难道还真的用军法把薛宽和薛守人道毁灭?一来触犯国法,二来宗族也饶不过薛蟠这样忤逆的事儿,所以除了杀人之外,还要好生的应对他们的公中反扑,张如圭已经离开,就算是张如圭未走,他也不是什么可以筹谋划策的人,贾雨村可以担当此任。

  贾雨村所求无非就是攀附青云,可以大展宏图之志,他看中薛蟠就是看重了四大家族的实力,何况这张如圭还不需要王子腾或者宁荣二府的人出面,就已经被薛蟠自己保举出去了,所谓富贵险中求,虽然是在前线辛苦了些,可将来的军功必然不少,张如圭算是熬出头了,贾雨村那里是不能赶紧着攀附的道理,见到薛蟠已经承诺,自然连忙感激不已,应下不提。

  薛蟠又要请教:“后日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叔叔就要出来了,闹是必然会闹的,可到底,他们现在暂时是闹不起来的,这到底怎么办,我心里头倒是还没个准数,原本的意思,叫他们出去,这边的房子不许他们住了,让他们在外头庄子里住去。”

  贾雨村想了想,“按照我的意思,若是赶到乡下去,反而不好看管,若是日后再有什么事儿预备着阴谋,猝不及防,总是吃亏,若是在眼皮底下,倒是好看管一些。”

  薛蟠若有所思,贾雨村又笑道,“不过按照学生的意思,世兄不如斩草除根罢了,横竖虽然是自家人,可利字当头,什么亲眷也顾不得了,他们做的初一,世兄自然可以做的十五,圣人云以直报怨,没有以德报怨的道理。”

  “斩草除根?”薛蟠有些不解,“这是何意?先生直说就是。”

  “将他们赶出城去,再叫人暗暗的都灭了,”贾雨村一脸云淡风轻,“横竖江南这地也有不平靖的,学生听说,有大盗出没在金陵扬州等大城市左近,来去如风,官府不能对付,有什么事儿,都推给他们就是。”

  “如此,一劳永逸,横竖世兄如今有圣上的旨意加身,谁也不敢对世兄如何,用雷霆手段压服众人,这其余的人才不敢再生出什么贰心来。”

  听到贾雨村,薛蟠不由得汗毛直竖,背心沁出了淋漓冷汗,他干笑一声,“倒也无需到如此地步,他们的书信都在我的手上,这算是一个把柄了,我再把他们的房屋地契等都扣在手上,每一年发租金银子给他们,这算是掐住了。”

  由此可见贾雨村是心狠手辣之辈,但是贾雨村不以为然,他甚至也不说明,“为谋主者,不计本身如何,只是一心为世兄所想,其余的法子,虽然是仁和,但也琐碎,日后要时常盯着,不免牵扯精力。”

  这边贾雨村拜别,薛蟠只是整理织造府事务,和薛家公中的事务,到了第三日,两个被隔绝世界三天的人出来,却才知道这世界已经变了天,两房多年自己累积和假公济私的家产,一股脑儿都被薛蟠抄家拿回去了,薛宽听闻之下气急攻心,呕血三升,奄奄一息,薛守状若疯癫,跪在织造府门前边叩头边大声疾呼:“老五害我,老五害我!”又喊:“哥儿饶命!哥儿饶命!”声音凄惨,令人不忍。

  薛王氏虽然居住在内院,可到底还是知道了薛蟠居然暗度陈仓,把这两房都炒了,又惊又怒,追问薛蟠为何如此,薛蟠淡然说明道:“娘,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然不会让他好过,咱们之前凄惨成什么样子,他们可曾怜悯过大家?还想着趁我昏倒的时候吃老爷的绝户!这是我绝不能忍的,既然如今咱们得了势,就不能够轻易饶过他们,儿子虽然不觉得严刑峻法可以阻拦作奸犯科,但是多少可以让世人警惕,不要再找软柿子捏,毕竟这死灰也有复燃的一天。”

  死灰复燃的典故,薛王氏自然是知道的,可她到底是慈悲心肠,虽然觉得薛蟠的话不错,还是想要劝一劝,“话虽然是如此,可老一辈的人讲,势不可用尽,便宜也不可以占尽,过犹不及,凡事做的太过了,不留余地,到底是不好的,怕是折了寿。”

  薛蟠想说自己的父亲如此兄友弟恭,仁爱家人,换来了什么?他为何寿数不佳?只是不能对自己的母亲如此说刺心的话,他点点头,表示听薛王氏的劝,“妈妈说的是,我已经预备好了他们原本没有管理公中差事之前置办的田地商铺,让他们拿回去,笨重的一些东西,也都还给他,房子也不收回了,让他们继续住着吧。”

  薛王氏原本就是一个无可无不可的人,见到薛蟠这样妥善的办,也就不再过问了,薛蟠心里暗暗想说,老妈你还没听到贾雨村要斩草除根的话儿,我这可真真仁德之极了。

  对贾雨村那里,薛蟠也不忌惮他心狠手辣,不过薛蟠也找了一番说辞,“家母心善,不愿意见到这妯娌小叔子们家里头见血,你的法子虽好,不过却不能办,如此就算了。”

  /shu/38958/18716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