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一、族学

一百四十一、族学

  贾雨村的计谋的确很毒,反而因为是计谋如此之毒辣,显示出贾雨村为人谋而忠乎的圣人教诲之道,不过薛王氏的话,算是说中了薛蟠的心里,势不可用尽,如果用尽,过了,那就不见的是好事儿,“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薛蟠继续说道,“我还是少年,就对着长辈们抄家了还不够,还想着要赶尽杀绝,说出去名声不好。”

  有了实在的利益,自然要更谈一谈名声了,薛蟠次日就把几家原本有的房产田地都尽数发回,又把抄家来的笨重铜器银器还给他们,只是拿了这几年来两房侵吞公中财产的银子,薛宽和薛守无可奈何,也只好答应下来。

  过了几日,薛蟠吩咐家里人把靠着宗祠的一处房子打扫出来,又加以修缮一番,预备着作为家中族学之用,又命薛家之子弟均可入读,一应吃食等都由公中支付,只是年满十二岁,无论如何成就,都应该退学,这算是蒙学,若是到了十二岁后,可堪造就的,再由公中专门延请明师作为辅导,日后说不定可以培养出一些好的人才。

  这是用族长的身份下发的,这族里的蒙学原本算不得太出众,一般来说,只有家里艰难的人,为了谋那一顿饭的蝇头小利才会把家里的子弟送去读书,家中富贵的,不是叫人当差,就是自己专门延请明师一对一辅导,这族学的质量不见得很好,但是薛蟠发落了两房,得了官身,乃是薛家之中一等一成器的少年,正六品,这官儿在甄应嘉等人看来真真是芝麻大小的官儿,但是对于薛家来说,就已经是天一样的存在了。

  薛蟠得势,其余各房原本就靠着薛蟠的,连忙就要把子女们都送到此处,其余不靠着薛蟠的,更是要上赶着把人送过来,表示出自己的支撑之意,虽然是说公中提供钱粮,但是各房有钱的人一合计,不能够都让公中添钱,于是你几两我几两的,凑了两百两银子,送到薛蟠处,言明这作为助学之费,随即择了吉日,族学就开张了,薛家虽然人丁不多,但是到底这适龄的孩子,薛姓,亲眷家里头的孩子,陆陆续续来了不下百余人,倒是让薛蟠吓了一大跳,又和贾雨村商议,连忙再请了两位师傅,分成三班,一个班专门教授姑娘家,一个班由贾雨村亲授,教导学识颇佳的,另外再设一个基础班,教导入蒙孩童,设立了十多个仆役协助管理,务求管理严格。

  这边族学热热闹闹开张了,没曾想,薛宽居然亲自,放下脸皮,请薛蟠“看在都是自家人的面上,让我这一房的孩子也可以上学。”

    薛蟠颇为惊讶,不过贾雨村却是极为赞成:“这两房的子弟若是进读,若薛宽和薛守别有用意,这人在我手,也可以让他们投鼠忌器一些。”

  于是诸房适龄都进读此地,开班第一天,薛蟠冷着脸被迫也从家里出发,到了此地,坐在第一排接受贾雨村的教诲,贾雨村见薛蟠到来,故此第一天不讲四书,只是拿着五经之中的《诗经》,挥挥洒洒讲了一大通,薛蟠原本被老娘逼着来上学,心情极端之差,可见到贾雨村的讲课清新不落俗套,不知不觉就听得入迷了,贾雨村是知道薛蟠绝不会去考什么科举的,薛家的子弟也只需要培养情操,增加素养,却不会人人都要和寒门子弟一般读书上进,搏一个出身,自然也不用那些八股文拘着,又谈了谈如何作诗,这都是薛蟠日后应酬需要具备的技能,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薛蟠听得极为认真,时不时还用笔做笔记,这族长又是大哥如此行事,谁敢不尊,一一坐得笔直,仔细听讲,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不知不觉之中,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用过了午饭,贾雨村请薛蟠到自己的房内休息喝茶,“先生果然大才,”薛蟠佩服的说道,“诗经乃是几千年前的古文了,虽然含义隽永,但是若想说出什么新意,也是极难,先生这样一说明,一些不懂的东西,倒是极通了。”

  “世兄谬赞,”贾雨村笑道,“世兄家世渊源,原本就是一点就通,我无非是班门弄斧罢了,不过这知识之道,到底还是要学一学的,不然将来世兄出门应酬,什么都不通就不好了。”

  薛蟠想起了那些可笑的诗句,不由得连连点头,“此言大为有理,我日后得空了必然是多要来此请教的。”

  两个人说了一番闲话,薛蟠又有事儿请教,“我有件事儿,要问先生,前几日,金陵府同知来找我,言明一件极为难为之事,我是存了心想推脱的,结果不曾想,”薛蟠一脸的懊悔,“也是我年少见识短,一不小心就被套了上去,如今倒是不得不办了。”

  “请世兄明言。”

  “说的是盐道一事,”薛蟠慢慢说道,“旧年先父帮着祖父掌管两淮盐道的时候,金陵这边的盐课很是兴旺了一阵子,先父把这家业借着盐道赚来的银子,补了亏空,振兴了家业,知道这盐道不是可以长时间沾染的,就把盐课退了出去,不曾想,眼下这些人,倒是也想着这门巧宗儿。”

  本朝盐课,倒是和明清差不多,都是用发盐引的方式来管理盐政,江南各地的盐商真是富可敌国,论起花钱来,四大家族真是盐商的脚趾头都赶不上,什么人参珍珠喂的鸡,什么茯苓猪,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花头,罪过可惜自然不必说,现在若是让薛蟠花个几万两银子置办一个戏班,薛蟠是绝对不舍得的,而扬州苏州无锡等地的这些盐商,特别是扬州的盐商,何止置办一个戏班,经常是南戏、戈阳、徽戏等分男女戏子置办了许多的家班,以供自娱。其余的吃穿用度,衣食住行,自然就更不必说了。

  /shu/38958/18716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