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五、盐政有关系呢

一百四十五、盐政有关系呢

  薛蟠复又躺下,在炕上摆出了一个大字的模样,鸿儿过来给薛蟠脱靴子,“我晚间还要去佟家,今个是佟舒的太太寿辰,不去可是失了礼数了。”

  杨枝听到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心下放心了许多,笑着问道,“这是何等道理?太太点名儿要你留在家里头,特意要和你商议这事儿呢。大爷反而要巴巴的出去?”

  “我如今才几岁,”薛蟠打着哈欠,“怎么就到了说亲的事儿上?那个三舅太太我看着为人畏缩,贪财好名的紧,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想必她要先容的,也好不到那里去,那我自然就不去浪费时间了,有什么好的人,太太想必也是会和我商量的,总不会不问我的意思定下来,”当然了薛蟠如此认为,但也有可能薛王氏被奉承的头脑一热,就把婚事定下来,到时候好的人也就罢了,若是不好的人,薛蟠真是地方都没地方找哭的去。

  于是他想了想,又吩咐杨枝:“晚上你就回去伺候着,等到舅太太走了,你再回来,若是太太问你我怎么不来,你就把我这话儿回去就是了,对了,”薛蟠突然想到了什么,“老爷才过身,我还在孝中,若是说亲,不好。如今得了官身,算正经是大官人了,若是一个不好被御史弹劾了,到时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杨枝高兴的应了一声,和鹤儿给薛蟠盖上了被子,又退出了正屋,鹤儿看着杨枝颇为高兴,“杨枝姐姐,大爷晚上出门,不在家里头等着舅太太来结亲,怎么姐姐看着这么高兴呢?”

    “你懂什么,”杨枝脸上一红,随即笑骂道,“我问你,大爷成日里头在外头当差,每日就回来吃饭,不是吃饭就是歇息了,问你这些小蹄子们,伺候大爷的时候多不多?”

  “自然不多,咱们素日里头都空的很,”鹤儿说道,“大爷房里头的差事,空的很。”

  “这不就是了?”杨枝笑道,“大爷只要出门,咱们在屋里头就是最舒服了,想打盹就打盹,想偷懒就偷懒,可若是大爷这多了一位大奶奶,到了大爷院子里,她不出门每天就叫咱们办这个办那个的,主子的话儿,咱们能不听命吗?自然是要听的,每天叫着咱们立规矩,那时候咱们的苦日子就到了!”

  鹤儿恍然大悟,“杨枝姐姐说的极是,是这个理儿,日后家里头有人,咱们就不能像现在这么空了,阿弥陀佛,保佑咱们大爷日后就别成婚结亲是了!”

  薛蟠美滋滋的睡了一个午觉起来,张管家就进来禀告差事,不一会,燕儿来报:“外头有客,贾先生请大爷出去见客呢?”

  “谁啊?”

  “金陵府的同知老爷。”

  金陵府的亏空一事,已经到了不得不面对的地步了,本朝圣上亲政不少日子,接下去必然就要对着各地的官员调整一番,金陵府乃是省会之地,做得好,自然升官,做不好,平调其他之处,总是不能够继续在本地呆着的,若是换了官儿,这查账出来,金陵府上下未免要吃不了兜着走,故此金陵府这些日子很是着急,同知已经来过好几次了,特意为了盐课一事,这一日又来。

  薛蟠换好了衣服,到了前头正厅,贾雨村已经在陪着了,同知是五品的官儿,相差三品之内,无需磕头请安,只要作揖行礼问好,高位者受了礼后回拜一下即可,来不及薛蟠行礼问好,同知就站了起来,先朝着薛蟠一拜,“薛大人在此,可真是要救一救金陵府上下啊,就算大人不愿意施之援手,也要请看在故去的薛老大人面上,提携帮衬金陵府一把。”

  薛定算起来,是如今的金陵知府的师兄,当然这个关系不算太亲近,若是亲近的话,也不至于昔日不见金陵知府出手相助,现在嘛,当然是要谈利益了,“大人何须如此,快请坐下,”薛蟠不过是拿着吊胃口,这是商场上讨价还价的套路,“前些日子我刚接手家里头的事儿,这乱糟糟的,花了不知道多少心思才把这事儿都理顺了,如今才想到要和大府谈论着此事儿,没想到大人就来了,可见这生意,尽可做得。”

  同知大喜,薛蟠却是又哭艰难了,“大府答应这金陵府地面上的盐都可以从我这里进,这真真是天大的机缘和恩惠,等闲是不能够做到如此的,但是我却还有麻烦的事儿,薛家虽然在金陵府还有点势力,可到了扬州,不是我小看大府,只怕是我和大府加起来的面子也是不好使,这扬州没人认识啊,怎么办盐课?”

  薛蟠洋洋得意的说完了这么一番话,他的原意是想要再杀一杀价,免得到时候赚到的钱都给了金陵府拿大头,那岂不是都给官府打工了?所以才说这样地面不熟的话,当然了,薛蟠这也是实话,他的确是不知道扬州那边有什么认识的亲朋故交。

  说完了这话,不免有些得意,但是薛蟠迅速的看到了坐在对面同知下首的贾雨村用杀鸡似的眼神对着自己做眼色,薛蟠呆了呆,随即听到了同知轻柔的笑声,“薛大人惯会开玩笑,这金陵的护官符里头,贾史王薛四大家,可不是吃素的,贵府家中的关系不止在京中,更是在金陵省里头也是根深蒂固,别的不说,如今的兰台寺大夫、巡盐御史可不就是贵府上的亲眷吗?这是正经的亲眷,那里算是没人认识呢?”

  “兰台寺大夫、巡盐御史?”薛蟠有些不着头脑,看了看笑的有些揶揄的同知,又看了看有些无奈的贾雨村,“这一位是?”

  “是林如海,”贾雨村无奈的说道,薛家的这位大爷,有时候激灵极了,可有些时候,实在是懵懂之极,林如海此人都不记得,“算起来,和贵府是亲眷,当然,”他还要为薛蟠缓颊,“不算太亲厚。”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