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护法神王嬷嬷

二、护法神王嬷嬷

  薛王氏想来想去,总是还不放心,“你这第一次出门,我可真是担心的很,要不还是算了,”薛王氏看了一眼薛宝钗,又对着薛蟠说道,“我的儿,你长这么大,可还从未离开过为娘这身边半步呢,我想着你一个人去总是不妥当,我若是跟你去,也是不好,不如,这事儿,就让家里人去?让张管家就得了。”

  薛蟠抹了抹冷汗,“这可从哪里说起的?这是官面上的事儿,怎么好叫家里人去?我是尊重张爷爷,外头的人可不见得认识他,派家里人去,别人还以为你不尊重他们,事儿办砸了不说,只怕还要结怨。”

  “只可惜我没几个长辈能够帮着,”薛蟠叹道,“我也去请过三叔出来,把药业的事儿还给他,请他出来帮衬着我,只是三叔执意不肯,其余的人,嘿嘿,五房和八房,那是决不能给他们办了,六叔在京中当官,有劲儿使不上,家里头还是要我自己办,这可真是艰难啊,”薛蟠委屈的说道,“我这好几个月都没睡好觉了,娘是知道的,我最喜欢就是睡懒觉,如今倒是起的比那鸡还要早一些。”

  薛蟠在卖惨,薛王氏听着也是不忍,“我的儿,原本是你以前太顽皮了,想着若是你上进肯办事当差了,我是一万个愿意,可如今呢,你倒是太上进了,忙成这么瘦的样子,我这心里头是高兴极了,可又难过极了,”薛王氏红了眼睛,薛宝钗连忙劝慰着不提,“叫你才这么几岁,就要担起这薛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吃喝嚼用的责任了。”

  “儿子看着读书是没什么进展的,”薛蟠笑道,“看来做生意还算是有点用处,太太也无需担心,这不是我自己个高兴吗?太太若是真的不放心,不如和儿子一起去好了,把妹妹也带去,咱们见一见扬州的繁华热闹,也是好的。”

    还好这薛王氏也知道轻重,不会说想着和薛蟠一起去,这带着老娘出差,算是什么事儿呢……薛蟠见到薛王氏十分焦虑,于是又安慰道:“不管事儿办的妥当不妥当,儿子一个月内必然回来,家里头的事儿,我怕妹妹不能够帮上太太得忙啊,这可怎么办啊?”

  薛蟠显得十分担心老娘,薛王氏倒是被薛蟠的话引开了,“家里头没什么事儿,无非就是迎来送往,天气冷了,往来的亲眷官属都不算很好,我能够办的下来,再不成,还有你几个婶婶呢。”

  “那我就在外头放心了,听说扬州的许多好东西,这漆器,和玉器都不错,到时候我带个几箱子回来,让太太赏人。”

  外头王嬷嬷来通传,“车子已经预备好,可以出发。”

  薛蟠跪在地上拜了拜,起身告别,想着薛王氏已经没话交代了,不曾想又被叫住,“我派个人给你伺候着,臻儿到底年轻,就你一个人,可不妥当。”

  “派谁?”

  王嬷嬷笑眯眯的站了出来,薛蟠这才注意到王嬷嬷的手臂上,放着一个包袱,“就是我,哥儿,咱们赶紧着出发吧。”

  “什,什么?”薛蟠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道,“王妈妈你要给我去扬州?”

  “是,太太说了,让我出门伺候着哥儿,”王嬷嬷拉起了薛蟠,拖着他朝外头走去,“管保太太在家里头安安心心的,一点都不操心。”

  “哎呀,”薛蟠剧烈的挣扎着,原本柔顺如同一道澄碧流水的大氅好像斗败的公鸡羽毛一般丢了精气神,“王妈妈你干什么呢,赶紧的别拉着我!”

  薛蟠说起来到底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原本这个身子呢,调戏调戏,吃一吃丫鬟的豆腐,也没多少人会在意,到底是小孩子嘛,和女孩子厮混,算不得什么,这算是穿越来的优势了,可这个优势在人高马大的王嬷嬷面前可就不好使了,王嬷嬷拎小鸡一样的把薛蟠拎出了正院,这才把薛蟠放下来,“放手!”

  薛蟠这江南武林前十的鹰爪功完全使不上用场,他抖了抖大氅,“我如今正经是大爷,又是大人,怎么也不能这样老是拎着我,”薛蟠气的直哼哼,“在家里人面前,我哪里来的面子?”

  王嬷嬷不屑一顾,“哥儿是我奶大的,怎么滴,我就这样拎一拎,就算我教训哥儿,纵然是太太也没有驳回的道理。赶紧着吧,大爷,”她特意加重了大爷的这个称呼,“时候不早了。”

  薛蟠哼哼的甩袖子出了门,马车已经在外头等候多时,还是这几个跟惯了薛蟠的人,马三豪、蔡文英,并车把式李章,九品把总殷天正,还有一个臻儿,这几个人都跟着薛蟠出门,另外家中以前用过的老人,一个四十多岁看上去十分精明的管事,唤作齐大壮者,是以前跟着薛蟠的老爸办过盐差的,后来到了江边办家里头滩涂的差事,这一次也被薛蟠特意选了出来,预备着去扬州接洽,再加上一个王嬷嬷,算起来不多不少,刚好是七男一女,八个人。

  “好么,”薛蟠摇摇头,“可真是八仙过海了,殷天正,你手下的那些小弟们呢?”

  “大爷!”殷天正笑嘻嘻的说道,“都在码头候着了,预备着护送大爷去扬州呢。”

  一行人到了江边的码头,只见天地之间茫茫然一片水,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就朝着东北方向流去,码头上早就预备好了一艘大船,薛蟠登上了码头,齐大壮禀告,东西都检验齐全,没有遗漏的,薛蟠吩咐起锚,顺风顺水,薛蟠站在船头,只觉得那船如同飞驰一般,就远离了码头,码头上的人越来越小,好像是蚂蚁一般,薛蟠站在船头,衣带飞舞,好像凌空就要升起,见到宽阔无垠的江面,不由得诗兴大发,吟诵道:“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大爷这诗不对,”王嬷嬷在边上指出了薛蟠的缺点,“咱们金陵在南边,扬州府在北边,咱们应该是上扬州才是。”

  “咳咳……上就上吧,”薛蟠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去上扬州!”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