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小插曲和个园

八、小插曲和个园

  薛蟠突然之间被外头纤夫的号子声惊醒,揉揉眼,这才想到自己的房间内还有一尊大菩萨在,这样睡着了怠慢了可真是不好,他惊出了一头冷汗,抬起头来只看到船舱的窗户已经大开,江风徐徐吹入船舱,又带来了外头的号子声,薛蟠猛地左右摇头,只见到船舱之中悄无声息,再也没有什么人影,外头殷天正禀告:“大爷!江都到了!”

  薛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算是把这个煞星给送走了,他是半点都不想和这些人发生关系的,这红梅花居然能够劳动水师出马围剿,绝不是一般的盗贼,绝对是大盗了,这样的人,这样诡异的前来,又顺当的离开,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儿了。

  他见到臻儿还在呼呼大睡,不免气上心头,一脚就把臻儿给踢醒了,“无用的杀才!”薛蟠大骂,“叫你干活的时候,不见踪影,要你出力的时候,倒是睡着了!你知不知道刚才咱们险些要被人干了!”

  臻儿也被薛蟠惊醒,哭丧着脸,“我这不是让大爷赶紧着走嘛,怎么还怪我了。”

  薛蟠气的直哼哼,又叫殷天正进来,“刚才红梅花来过了!”薛蟠很是不高兴,“差一点我就死在她的手里头!”

  殷天正大惊,仔细的看了看船舱内的水渍等物,见到了那一件红色的披风丢在角落里,知道薛蟠所言不虚,惊的魂飞魄散,连忙跪下请罪,“小的办事不利!”

  “不算你的过错,”薛蟠摇摇头,他把臻儿踢到床下去,“不晕船了,把这房间收拾好!她居然想出了瞒天过海的法子,躲过了水师的监视,还搭上了咱们织造府的船,若是传出去,将来必然是麻烦的事儿,这事儿就当做没发生过,”薛蟠当机立断的说道,“守住嘴巴,一个字儿都不能说出去!”

  其实薛蟠也怕说出去丢脸,被人挟持,算不得丢脸之事,但是这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言谈举止,居然被这梅花大盗贬低的一无是处,“油嘴滑舌……”这评语真是不能忍啊。

  殷天正说要加强防务,务必要把薛蟠保护好,薛蟠也不欲太过责罚,摇摇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不必了,咱们这是来扬州拜客的,若是太严,倒是被人看轻了,说咱们小家子气,现在红梅花已经到了江都,横竖接下去她要做什么,就和咱们没干系了,咱们赶紧进水驿,这倒霉船,”薛蟠虽然是不迷信,可也不想继续呆在船上了,“我可是不愿意再呆着了。”

  薛蟠走出了船舱,这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半边天都被红霞染红了,江面上波光粼粼,金光闪耀,江都县乃是扬州府内下辖的县,乃是进入扬州的门户,薛蟠走到船舷边上,只见到后头的江面上密密麻麻的许多船只都等在此地过关,薛蟠的船已经进关了,沿着大运河朝着北边行了十来里的水路,就见到一排排无数的码头空的船位等,织造府的船停泊在了一处码头上,这里的码头,就是给薛家专门使用了,水驿就是给各大小船只停泊补给休息的,薛家的这个码头不算坏,左右都空着,岸边还有杨柳垂垂,青石铺就的码头十分干净整洁。

  岸上早就候着了几辆马车,边上垂着手等候了两排的人,薛家在扬州自然也是有生意的,只是到底不比在金陵人多势大,薛蟠踏上了码头,几个人连忙请安,薛蟠一一寒暄问过话,于是大家请薛蟠上车,马车辚辚,一路风光无限,这和金陵不同,江北风光优雅之余,又多了一丝豪迈奔放的气质,亭台轩阁,兼江南江北两家之长,十分秀丽壮观。

  行到一处园林,薛蟠下了马车,见到白粉墙屋檐一排楼墙,上头书“个园”,门口青石漫地,门口有两个大柳树,细柳千条垂下,扬州此处的管事从后头马车赶上来,迎着薛蟠到了此处,扬州的巨商们,应了那么句古话,“盛衰无常”,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里的商场厮杀尤为激烈,就算是盐商,也不是万世不坠的,故此扬州的园林极多闲置,当然了薛蟠还没有这么闲钱去买园林,如今他只恨得自己身上要再多几百万两银子才好使,怎么会舍得买园林。

  但是扬州的园林极多,每日挂出售卖的也不少,故此有一些人专门就做园林的生意,趁着商人们破产要出售园林的时候,低价购入,平时租给需要在扬州长时间居住却又不屑去住旅店的豪门望族们,这些豪门子弟或者是来往的官宦,住的舒坦,对着园子满意,那说不定又会买下,这是两头的生意了。

  扬州的管事还不知道薛蟠性子如何,只是租了这个园子请薛蟠住下,薛蟠到了园子里,只见到此地到处遍植竹子,有佛肚竹大肚便便,有金光竹青色之中带着淡金色,阳光一照十分耀眼,墨竹竹竿和竹枝漆黑,湘妃竹浑身黑褐色的斑点,风姿绰约,又有方竹若干,那竹竿都和其余的原型竹竿不同,都是棱角见方的,见薛蟠十分感兴趣,扬州的管事李如邦说明道:“这是从福建移植来的,在大家江北可是难种极了,扬州就唯此一家。”

  薛蟠点点头,“这是可是稀罕极了,难怪叫个园,说的就是这竹子叶如同个字一般,”又有细细龙吟森森凤尾竹,竹竿上有一层白粉的白竹,还有名贵之极的紫竹,薛蟠大开眼界,又见假山森然,青石流泉,叮咚作响,微风徐徐吹过,只觉得脑门上,神识中,都被这泠泠冷风吹过,神清气爽起来。

  又看到楼台轩榭等,都和寻常其他园子的灰色,或者是青色涂就楼台不同,竹子已经素雅之极,若是再配青色的楼台,未免太过素净,故此此地的楼阁都用了朱红色的漆,他很是满意,“这园子,不俗,有点意思。”

  /shu/38958/18716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