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一、岁寒三友之诗

十一、岁寒三友之诗

  薛蟠没安好心,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若是自己输了,将来林如海必然是要怪罪你的,指望着桑公子退步,桑公子却不上当,“你若是输了,只能怪你才疏学浅,老大人必然是不会怪我身上的。”

  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还想在自己面前玩什么心眼,可真是可笑,桑公子不屑一顾,他甚至都不想去过问薛蟠是何人,门子劝了劝,见薛蟠不动脚步也只好罢了,又请人悄悄的进去通传了。

  “那好,桑公子,”薛蟠见他不上钩也只好罢了,“咱们比什么?不过有言在先,我可绝不是什么读书人,若是要四书五经的来压我,那我只好认输投降。”

  “四书五经乃是国家应试必会之物,如何不能比较之?”桑公子微微一笑,同样拿了一把泥金的唐寅绘玉堂富贵美人折扇出来扇风,“不过既然是兄台这么说,我也不好用这个来压你,咱们就比别的。”

  他潇洒的在地上来回踱步,风姿绰约,十分从容,薛蟠看的不免要翻白眼,“咱们都是斯文人,自然不能够打打杀杀的,咱们就来点雅的,就指物作诗是了。”

  怎么又是作诗……薛蟠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作诗如何可比?须知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喜欢婉约清丽的,而兄台若是喜欢豪迈雄浑的,自然看不上我这,可我也未必喜欢你的,这不妥当,无法比。”

  薛蟠不肯比试,桑公子却不放过他,“如何不能比较?公道自在人心,且我也不是仗势欺人之人,若是你真做了好诗出来,我只有诚心服你的,绝不会再做胡搅蛮缠之事。”

  你现在就是在胡搅蛮缠……薛蟠有些无奈,看来自己要加强锻炼,增加营养,自己现在十几岁的身子,很容易就被人看轻了去,若是快些长大,起码不敢有人会如此的肆无忌惮打压自己,当然了,这文比,作诗会友比赛,算起来也是风雅之事,可若是自己败了,那就是成了别人扬名的垫脚石了,薛蟠无奈,“那就依兄台之言,只是我还有一事,这出题人是谁?考官是谁?若是都桑公子自己担着,不妥当吧?”

  “就请在座的出题评判,”桑公子朝着众人拱手,“请各位临时出一题即可,再给大家两人评判。”

  显然这等在门房的人,大家伙都认识桑公子,有人暗暗嘀咕,“怎么又来这一套……”

  也有人劝:“桑公子何须如此?这位哥儿才多大岁数,那里是你的敌手?既然是外地来的,可不能如此,若是被人觉得咱们这些人家都喜欢欺负外地人,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桑公子不为所动,“既然是这位兄台也同意了,自然是要比的,今日我若是侥幸胜了这位兄台,明日我就前去登门拜访谢罪,决不让人有诋毁咱们这些人的可能。”

  “好吧,”薛蟠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了,“就请各位出题是了,不过请不必太难,若是太难的,我委实不会。”

  候在门房的人非富即贵,看上去都是极为的体面尊荣,大家伙一合计,一个花白胡子的穿着蓝色团寿长袍的员外模样的中年男子说道,“大家伙的意思,平淡才见真滋味,越寻常见的东西,若是能够咏出新意,那更是利害之极,故此大家选了岁寒三友,”他朝着门房上挂着的三幅画一指,“请两位选这岁寒三友的一幅画,作诗即可,绝句律诗都成,不限韵。”

  在座的有一位乃是海门县的县尉,正经是举人出身,于是大家伙公推此人为评诗之官。

  岁寒三友?薛蟠的耳朵一动,朝着桑公子看去,桑公子点点头,“这三者都是极为寻常之物,历朝历代的咏松竹梅三者的诗,最为繁盛,但若是要推陈出新,是最难的,我不免要好生斟酌一番。”

  薛蟠这时候倒是放松了下来,原本紧张的捏着折扇全是冷汗僵硬的手,这时候也挥洒自若了起来,他来回看了看,又见到桑公子低着头来回踱步苦苦思索,他轻笑一声,“兄台,我已经得了。”

  桑公子脸色一变,复又徐徐回复镇定:“你可不要胡闹着玩,曹子建七步成诗,你才过了这么一会,就得了诗句了?难不成是打油诗?”

  “自然不是打油诗,”薛蟠挥着扇子仔细看挂在墙上的岁寒三友,只见那青松被大雪掩盖,却不失挺拔之意,“桑公子请听我这诗: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门房等候的几个人都是有点学问的,听到薛蟠此诗,不免轰然一下,窃窃私语了起来,“这诗句,乍然一听,极为平淡,可回味无穷啊,大雪掩盖青松,青松仍然挺拔无比,大家伙都是瞧得见的,可青松的高洁,却要等着雪化了的时候,才能够得知一二。”

  “难不成,这哥儿拿着桑公子比作是大雪吗?大雪倾轧青松,青松仍然傲然不屈,真有那铮铮铁骨君子之姿啊!”

  “今个可真是不虚此行啊。”

  “是极,是极,想不到这兰台大人为人风雅,亲眷也是如此风雅之极,难不成是神都中的世家子弟?不然绝不会有如此出色的文采啊。”

  海门县的县尉心里早就大声鼓掌叫好了,桑公子脸上青白一片,他震惊的看着薛蟠,又低着头苦思了一番,最后才无奈的沮丧说道,“兄台这诗,委实是好,在下输了。”

  “不敢当,不敢当,”薛蟠心里乐开了花,小样,要你和我比试?我心里头可是存了不少后世之中的好诗句,就等着一群不长眼的人上前来挑衅,我可以啪啪啪的打脸呢,不过既然是得胜了,就无需再在别人脸上打巴掌了,何况抛开家室不论,就看着桑公子咄咄逼人,也不尽然把人糟蹋到何等地步,也不仗势欺人,总体来说,还是以理服人的,且特别的讲道理,敬重学问,恩,这一点很好。

  /shu/38958/18716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