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三、献上土仪

十三、献上土仪

  薛蟠穿越到这个世界,所见之人,皮囊来说,自然是甄宝玉最为上佳,可甄宝玉到底还是嫩鸡一只,比不得这林如海家世渊源,自己又知识深厚,高中探花。

  看起来是要多读书,必然能够有林如海这样的风姿。

  美男子一个,薛蟠下了判断之语,这样的美男子,怎么适合在兰台寺当御史呢?应该当翰林才是。薛蟠就着林如海的手臂起身,听到林如海如此说,开口说明道:“小子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老大人,想着这既然用亲眷的身份前来叨扰,那就只能是就着我那表弟宝玉,一样来称呼老大人为姑丈了。”

  林如海哈哈一笑,他捻须点头说道,“你这话说的不错,只是贵生如今到底是有官身了,却是不敢受你这称呼。”

  “这有什么,”薛蟠笑道,“姑丈不必如此。”

  林如海执意不肯,于是薛蟠称呼林如海为“世伯”,林如海称呼薛蟠为“世侄”,如此才主宾落座,管家又给两人添了茶上来,“我听说刚才外头那桑公子来为难你了?”

  薛蟠摸不著林如海和那桑公子是什么关系,但是想着既然能够在门房等着,应该关系差不到那里去,不好在林如海面前糟践他,于是说道:“算不得为难,只是年轻人之间的切磋罢了,承蒙桑公子让了侄儿一手,不然只怕这会子我还老老实实在外头排队等着世伯召见呢。”

  “这个桑公子,”林如海有些无奈,头疼的说道,“我不好却他的人情,也不好责骂于他,故此也只好委屈你了。”

  薛蟠眼神一闪,却不说话,林如海的态度,很正常,因为这桑公子,乃是盐商里头最为出众的“四大金刚”,里头的桑家子弟,桑家既然是号称四大金刚,就是盐商里头最为出众的四家之一(奇怪,为什么大家伙都要选四个人出来……),刚才李如邦已经把这桑家的事儿都说清楚了,桑家和其余的人家不同,寻常的盐商赚到钱大部分拿来挥霍,剩下的作为结交官府和结交读书人,支援这些人,可以为自己代言发话,算是官商勾结的一种形式了。

  可桑家是都培养自己的读书人,把自己家的读书人都培养出来,算是又富有又有学问的家族,家里头老少爷们所有的妻子都迎诗书之家而来,这样的话,基因可以遗传一部分,家教又可以学到一部分,桑家的族学是扬州城里头最好的,家族的规矩也严格的很,继承家业的,务必是要诸房之中,最为优秀之人,这个最为优秀的评价标准,就是看子弟们在十八岁之前科举的名次和等级,十八岁后看做生意如何,两者结合起来最好的人,才可以继承桑家的亿万家产。

  听到这话薛蟠不由得十分庆幸,还好自己穿越,没有穿越到这桑家的地狱模式,如果是这样,薛蟠早就被淘汰了,那里还能在薛家这样继承家业?

  所以桑家自己家的读书人就极多,进士就有不少,更别说举人秀才等了,这一位拦道的桑公子乃是桑家家主第三子,虽然只有一个举人的身份在身上,但已经是盐商里头一等一的学问之人了,会出诗词歌赋考校薛蟠也是他自负的一点,桑公子在扬州城里头,文名是很利害的。却不曾想被薛蟠这样乳臭未干的人拉下马了。

  既然是下一任桑家的家主人选,林如海也不好十分严厉的驳斥,这一点,薛蟠是明白的。

  “无妨,桑公子倒是个妙人,”薛蟠笑道,“不玩那仗势欺人的一套,以文会友,是风雅之士。”、

  “他是有些才情在身上的,寻常人被他拦住了,说不得要闹得灰头土脸,”林如海捻须笑道,“不知道世侄是做出了什么题目才把这拦路虎给却了?”

  薛蟠连忙把青松诗献上,林如海闭目沉思了一番,骤然睁开眼睛,眼中一亮,“好诗啊,好诗,世侄的诗风,虽然不如唐人诗句恢弘华丽,但清淡之中有隽永哲理,也有铮铮不屈之志,倒是有宋人杨万里或是东坡遗风。”

  “不敢不敢,”薛蟠心里暗笑,这可是后世陈毅大将的名诗,如何不好?面上却还是谦逊的很,“不敢当世伯如此厚赞。”

  林如海英俊潇洒,家室出身好,加之风采风流,故此被贾府青眼,选为乘龙快婿,他是最看重这些有文采之人的,“世侄执掌织造府,我也在邸报之中见闻,听闻世侄有济世为民之心怀,把避瘟丹献出,解决了西南的时疫,功劳甚大,又有这样的玲珑七巧心思,做的一手好诗,这经济之道和诗词都是极好,实在是难得。”

  “若论诗词,实在是不敢在世伯面前班门弄斧,”薛蟠显然也是有所准备的,笑着奉承道,“昔日兰台寺第一支笔,一诗既出,洛阳纸贵,天下人纷纷传唱,这才是第一等的好手呢,小子不过是偶得词句罢了,不能当真,不能当真。”

  “你又何须过谦,”林如海复又和薛蟠兴致勃勃的谈论起来诗词歌赋来,所幸这么半多年来,贾雨村对着薛蟠集训了一番,薛宝钗偶尔也会和薛蟠讨论,这么几句话谈下来,他对答如流,倒是未见窘色,加上他有后世的经验,对着许多诗都有许多见解,这见解在后世不算稀奇,可在这时候,都是振聋发聩之金玉良言了。

  一番交谈,林如海十分满意,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位姻亲不过是蠢犊之流,家里头只是有钱而已,如今看来十分不尽然,外界传闻此人蛮横无理,且虐待族人,看来谣言也是不足为信,凡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时候已经不早,于是林如海安排晚饭,薛蟠从袖子里拿了礼单出来,献给林如海,林如海却是推脱不已,“世侄何须麻烦,我这府中素来是不收礼的。”

  “不敢拿阿堵物来污了世伯的清雅,都是一些土仪,”薛蟠笑道,“金陵的土产罢了。”

  /shu/38958/18716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