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六、班门弄斧

十六、班门弄斧

  原来林黛玉养的这只狮子狗叫做“花生”,这名儿倒是别致的很,薛蟠洋洋得意的摸了摸花生,对着林黛玉说道,“瞧见没,这花生和我好着呢。”

  林黛玉的眼睛慢慢的湿润了起来,虽然知道面前此人不至于是拐子,但见到花生这样居然投降了敌人,把自己这位素日里头最宠爱它的主人倒是抛在了一边,她嘴巴一瘪,眼中充满了泪水,就看着山雨欲来风满楼,山洪暴发了。

  薛蟠见到林黛玉那鹅黄色的衣裳一闪,人就不见了踪影,只听到了假山后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啜泣声,那狮子狗哀鸣一下,连忙摇着尾巴也到了假山后头。

  美人一哭,只觉得花柳都溅泪,薛蟠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他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好端端的,”薛蟠手脚不知道放在何处,搓了搓手,“怎么就哭了呢,我这无非只是逗你玩罢了。”

  薛蟠悄悄的走到了假山后头,见林黛玉只是坐在太湖石上默默垂泪,肩膀一抖一抖的,时不时的抽泣一番,花生摇着尾巴在林黛玉的裙下趴着,哀声看着林黛玉,薛蟠咳嗽一声,林黛玉又偏过了身子,“这原本就是我的不是了,”薛蟠苦笑道,“我这原本和姑娘开个玩笑,绝不是什么拐子,我追着花生,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到了这里,我正找不到出去的路呢!”

  林黛玉泪眼婆娑,抬起头看着薛蟠,眼角红红的,薛蟠又连忙说道,“姑娘若是大发善心,不如请姑娘带路,我必然是有重谢的。”

  “我这里什么都有,你有什么可谢的,”林黛玉骄傲的哼了一声,用手绢抹了抹眼泪,“我不稀罕!”

  这是名门贵女的骄傲,自然看不上什么小玩意。

  “想着贵府家里头必然是什么都有的,只是我倒是还可以有什么土仪可以给姑娘留着把玩的,”薛蟠抓耳挠腮,突然想到了什么,难怪,难怪在个园里头,看着一片竹林,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这时候,终于想起来了。

  “林姑娘虽然看着很年轻,”当然了,这不是废话嘛,才七岁的小姑娘,“可我刚才听世伯说,你这已经通读了四书?”、

  “是读了一些,”听薛蟠说起了这事儿,林黛玉倒是有些奇怪了,“怎么,你要问这个作甚?”假山下,桂花雨之中,林黛玉鬓边的几丝头发慢慢的被风吹起,深琥珀色的眼睛盯着薛蟠,“难不成你要和我比一比这四书吗?”

  “万万不敢,嘿!”薛蟠连忙摇手,“我那里懂这些,只是想着姑娘才学高深,听世伯说,你又很是冰雪聪明,我倒是要问问林姑娘你,这岁寒三友里头,最喜欢是那一个啊?”

  “你这样絮絮叨叨的,可是为了何事?”林黛玉见到薛蟠穿着一袭柳绿色的箭袖,罩着一件银鼠坎肩,头上带着银冠,脸若银盆,明眸皓齿,长眉入鬓,色若秋花,笑若……贼兮兮的,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好人,从太湖石上稍微靠后了一些,“若是要出去,我带你出去就是,不用你的答谢。”

  “要答谢,要答谢,一定要答谢,”薛蟠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位小萝莉,“让我猜猜,林姑娘是不是最喜欢岁寒三友里头的竹君?”

  “这你又是如何得知了?”林黛玉瞪大了眼睛,砸吧砸吧的看着薛蟠,“我确实是爱那一细尾森森,满室悠凉,且品格宁折不弯,也是我喜欢的。”

  薛蟠得意洋洋的把折扇打开,上头就是绘着几竿修竹,边上还有一块大石头,画技老道,且多用连笔、枯笔、断笔,只见那修竹虽然是极为弱小纤细的一点点,却仍有不屈之意,“林姑娘,”薛蟠得意洋洋的献宝道,“这是前朝郑板桥的真迹,他最有名的‘竹石’诗就题在边上,也是他的墨宝哦。”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林黛玉吟诵了起来,对着薛蟠的扇子只是瞧了一眼,随即也就不屑一顾的转开了头,“这诗的寓意不错,可是意境不佳,是有一股子刚强之意,但是却少了一点柔软坚韧的意思在里头,他的书法和竹子自然是极好的,可是我不能要你的。”

  “这有什么不能要的?”薛蟠奇道,他把扇子合了起来,递给了林黛玉,林黛玉却是不接,“扇子是不能乱给的,你若是大家子弟,怎么不知道这规矩?”

  薛蟠还真不知道,他干笑两声,“这有什么,咱们是亲眷,”他特意加重了,“既然是自家人,什么规矩倒是也不必提。”

  林黛玉这时候倒是觉得有些好笑了,大约是觉得面前这个微微有些胖的哥儿,还算是有趣,说话有趣,且很是幽默,“你既然拿了郑燮的扇子出来,我且问你,”林黛玉骄傲的抬起头,“郑板桥号称什么?”

  “这一问,可是问对了,”薛蟠笑道,“扬州八怪,可是没错?”他看到了林黛玉脸上揶揄的表情,似乎顿时明白了什么,“额……姑娘的意思是?”

  “郑板桥昔日就在扬州卖画为生,”林黛玉说道,“又葬在扬州,他的字画,你说,是不是扬州最多?”

  薛蟠苦涩的点了点头,“是这个理儿……”

  “我爹爹的书房里头,就不知道存了多少,”林黛玉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道,“你这扇面是真的不假,却是他晚年所作,虽然是画技老练,可手劲儿不成了,故此有些散乱,要他在四五十岁盛年的时候做的才好呢。”

  后面还有半句话没讲,当然这盛年做的竹石画儿,巡盐御史府里头自然是少不了的,薛蟠只觉得自己有点班门弄斧,这尴尬滑稽,可真是有些大了……

  林黛玉看到了薛蟠的窘迫样子,只觉得好笑极了,刚才的伤心这会子一下子就被冲淡了,噗嗤一下,林黛玉就捂着嘴笑了起来。

  /shu/38958/18716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