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八、盐政往事

十八、盐政往事

  用过了晚饭,薛蟠就起身告辞,林如海留了留,见薛蟠执意要走,于是也就罢了,亲自送到了二门,薛蟠又连忙推却,于是林如海请管家代为相送,薛蟠走出了林府,高兴的甩了甩手,外头管事齐大壮和李如邦已经等候多时,把薛蟠迎上了马车,当然了,按照薛蟠的品级来说,够资格坐轿子了,可这里到底是扬州不应该太过招摇。于是依旧坐马车,薛蟠上了马车,显得十分的高兴,齐大壮不免要问:“大爷,林大人那里,事儿已经办妥了。”

  “事儿不算难,”薛蟠十分高兴,且很是自信,“响鼓不用重锤,林大人知道我的来意,我在林府里头,可是一句话都没谈过着盐政的事儿,他自然是不在话下,只是这,”薛蟠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摸了摸下巴,“听意思,还有几个不好的硬骨头要啃下去,我若是这些硬骨头啃下来了,那自然他那里就不会有什么妨碍。”

  说到这里,薛蟠不免有些疑惑,“可这大人物说话,未免有些吞吞吐吐的,什么硬骨头也未曾明言,难不成还要我自己去找?这硬骨头是在哪里?盐运使,还是这些四大金刚,还是那些人,这倒是有些难了。”

  李如邦在扬州已经当差十年,很是清楚扬州地面上的事情,有件事儿,他犹豫再三还是要说一说,“咱们大越朝扬州府盐政的体制,倒是和别处不同,盐政一共发出三十万九千六百十九张盐引,可这些盐引,并不是永远不变的。”

  “这话的意思,”薛蟠有些惊奇,他自然是知道盐政是聚宝盆,却不知道这里头的缘故是如此,自然,自己来到这里,想要的无非就是盐引了。“这三十多万张盐引,难不成十年要全部换一次?”

  “也不是尽数换了,”李如邦说明道,“大约要换了三分之一,也就是大约是在十万张的数目,这里头的知识,可就是大了。”

  既然不是都换,自然也就是有人可以不用交出盐引的专属经营权,也有人可能会减少手中的盐引数,更有人可能会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盐引的持有权,从一代豪门变成普通富商,不要小看这个,盐铁专卖里头,最赚钱的还是这个盐。

  既然有增有减,又有可能丢掉聚宝盆的危险,这里头的关键窍门,真就是大了,也难怪这四大金刚的桑家下一任的家主,桑公子居然降尊纡贵(这个词儿似乎用的不妥)坐在林府的门房里头的吃闭门羹也不舍得离开。

  事关银子,谁又怎么会顾忌脸皮呢?薛蟠说道,“我这来扬州可是低调的很,不想着和他们抢夺什么,这三十万张盐引,我可没什么野心也要当什么四大金刚,得个几百张就是了。”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咱们要虎口夺食,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齐大壮很是清楚盐政里头的事儿,毕竟薛家祖上算是代管过巡盐御史,对于这里头的门道,齐大壮这个老人知道的十分详细,“每一次到要换着这三分之一的盐引数,扬州城都是腥风血雨,这暗斗也就罢了,可这明争实在是……不少盐商人家破人亡,都是因为有更利害的人看中了他们手上的盐引,要把他手里头的盐引抢走。”

  “不仅要盐引,因为还要提防着这些失势的人死灰复燃,故此,斩草除根都是寻常的事儿。”

  李如邦如此细细的说给薛蟠听,恰好外头不知道为何突然卷起了一阵夜风,把马车的布帘子都吹开了,夜风凉透了,吹到薛蟠身上,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连忙止住李如邦,“大晚上的,可别说这个了。”

  说到这里,薛蟠又不免有些疑惑,“这三十万的盐引,若是十年一轮,咱们家以前也是管过的,怎么感觉,”好像薛家也并不是很富有啊……若是这里头要收钱的话,何止百万之巨,可薛家很明显拿着代管两淮盐政的差事赚来的银子,又投到别的地方去,发家致富后,再把接驾的亏空给还了的,“怎么,祖父代管巡盐御史,莫非有人拦着咱们?”拦着咱们收银子?

  薛蟠推测不假,“老太爷代管盐政的时候,那时候盐运使乃是胡中堂……他是一等一的财神爷,把这两淮盐政之事,办的红红火火的,之前两淮的盐是运不到西北去的,西北草原里头最要紧最缺的就是这盐,原本也没有这么的盐引,因为生意好了,自然就多了盐引,大家伙都很是佩服胡中堂,老太爷代管,人又在金陵,许多话儿,咳咳……盐商们未必听。”

  这话虽然有为尊者讳的意思在里头,但薛蟠也听明白了,自己的太公不过是仗着昔日跟着太祖皇帝打天下的情谊,才得到了金陵织造府的位置,但官场上有一句话叫做人走茶凉,是十分形象的,这昔日从龙之功,就算是再深,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就淡薄去了,自己的祖父那时候仗着还有一点点的情面,在太宗皇帝夺嫡的时候不乱站位,只是老老实实当差——当然这也有点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成分在,一个远在金陵的小小织造府提督,算起来也不是什么夺嫡决定性的力量。

  忠厚老实的当差,总是要犒赏的,何况这个亏空也是接驾的缘故,所谓父债子还,也是天经地义之理,所以太宗皇帝赏了薛蟠的祖父五年的巡盐御史,让他可以从里头赚一点,用一点,然后顺便把历年来的亏空还一点。所幸薛蟠的父亲极为有头脑,赚到了银子,就及时收手,又劝谏父亲:“咱们不过是客卿,圣上给了咱们这天大的福气,何须和人家争长短?老老实实把银子收来就是了。”故此也不和盐运使别苗头,老老实实的呆在金陵,只是一年几次定期去扬州巡视罢了,所谓的巡视也是敷衍居多,一来收了银子不好多管闲事,二来薛家自己也办了一点盐引,赚一点就是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