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九、有客堵门

十九、有客堵门

  何况那个时候,圣后已经得宠于太宗,自己当然也要安排人马酬功之用,胡中堂乃是做生意的第一把好手,安排在盐运使,差不多转运了天下所有的盐业事务,不仅把盐在国内做好,更是把盐送到了玉门关外,作为拿捏塞上部族的手段,用经济手段来影响军事,这是极为利害的一招,故此世人都称之为“盐神”,如此如日中天,自然不好抗衡,且胡中堂为人虽然贪弊,可当差办事十分了得,也颇为大权独揽,薛蟠的祖父,说不上什么话儿,而且他也很清楚,儿子说的很对,皇帝给自己安排在这个位置上,是让自己填补亏空的,不是用来分权的。

  后来薛蟠的祖父交卸了巡盐御史,自然就不好再在盐业插手,所幸就趁着改派的时候,把手里头的盐引一起交出去了。

  所以当然不会有很多的银子收入,不过这也是薛蟠以常理度人罢了,虽然没有账本,可薛家重新复兴,靠的就是这代管两淮盐业监察御史的时候赚来的银子。

  官场上素来就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情况,昔日胡中堂在扬州发迹,得而以一白丁商人之身,盐运使后,又巡视地方为一方封疆大吏,在广东办理海运事务,广州一跃成为天下巨富之首,赋税占据天南一半,藉此大功,胡中堂径直入京,一举就担任户部尚书,后又入直政务院,成为真真正正的宰相,机遇之奇,虽然有贵人扶持青眼,可也足以啧啧称奇了。

  不过胡中堂主政扬州,也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事儿了,昔日他一家独大的架势,必然也不复存在,毕竟不用多说,还是说这人走茶凉的事儿,圣后已经归政圣上,她的人马,当然也要渐渐隐退了,盐运使想要大权独揽盐政,把巡盐御史撇开,是必然不可能的事儿,但林如海这一位新科盐政,有多大的力气,还需要再看一看观察一二,薛蟠打定了主意,“咱们这在扬州情况不清楚,要好生看一看,问一问,再做定夺,我想着林大人没有和我明说,大约也存了考校的意思。”

  若是什么事儿都不懂,径直就来问给多少盐引合适,这是必然不妥的,薛蟠也是误打误撞,他原本是没什么耐心的,若是今日不是把兴趣都放在林黛玉的身上,那里还有空顾左右而言他,早就忍不住来说盐引的事儿了,可林如海也是如此语焉不详,想必是这里头,还有一道关卡要闯过去,若是自己个没法子找到,那就是白来扬州了,这一趟的差事必然是办不成。

  这样想就有了定夺,薛蟠吩咐下去,这些日子多去外头打听打听,到底有什么事儿,要拦在这里头,若是能够自己个知道,妥妥的把这难关过了,到了林如海那里,弄几张盐引办办,岂不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儿了?是林如海的一句话而已。

  薛蟠要求不高,并不想着成为什么四大金刚、八大天王、三千罗汉这些里头的人物,只要小小的有一点出息是了,想着金陵府能够有多少亏空,只要把金陵府的亏空添上,自己顺带着赚一点银子,这就是极好了。

  可惜啊,这人生在世,就没有十全十美,或者说都是顺心如意的,薛蟠还在喜滋滋的想着事儿,“李如邦,”他吩咐这扬州的管事,“我瞧着个园不错,又清净又雅致,是一个好地方,你问一问租园子的人,愿不愿意出售,若是愿意卖,只管着买下来就是了。”

  薛蟠如今有钱,买园子这种事儿,听他的语气简直就像菜市场买菜一般轻松写意,真是豪气大发极了,李如邦连忙称是,言明此事不难,“这园子是唐家的产业,他们拿着出租园子,就是存了出售的意思。”

  “有了这个园子,”薛蟠嘿嘿奸笑,“可不怕迎不来金凤凰。”

  齐大壮和李如邦不明所以,只是相互看了看,不明白薛蟠为何如此发笑,“我预备着在这里住一段日子,”薛蟠吩咐道,“园子里头一应的物件都要置办好了。”

  “大爷这里还差几个服侍的人,可是要买几个丫头来?”李如邦奉承的说道,“没人伺候着只怕不成。”

  薛蟠当然是很想要娇俏可爱的丫头伺候着了,在扬州算是天高皇帝远了,可惜啊,他叹息的摇摇头,还有一位钦差大臣在自己边上牢牢的盯着,“罢了,家里头有王嬷嬷,有着她老人家照顾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不一会个园就到了,薛蟠今日见到了这些日子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兴致极高,下马车之前就吩咐人要给自己再预备好酒菜,和这两位管事一起再喝几盅,边喝边谈,不曾想刚下了马车,只见到个园前头的石板路上长巷之中,没隔着十步就点了一盏紫金死气风琉璃灯,都由这仆役拿着站在长巷两边,蜿蜒数百米,好似两条玉龙横贯在个园前头,远处又有一辆用织光锦做帷幔的马车,在灯光和月光之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薛蟠有些莫名其妙,突然之间,这是那里来的阵仗?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小碎步走到薛蟠的面前,先是打了千,又双手献上一张拜帖,“小的马三,给薛大人请安,这是小的主上的拜帖。”

  薛蟠接过了那帖子,却不打开,用折扇指了指这满街的仆役和散着柔光的琉璃灯,“这是贵府迎客的排场吗?可若是我万一不愿意去,那你们不是白摆了这架势了?”

  马山温顺的回道:“这是大家主上的意思,大家少爷说了,薛大人乃是贵客,若不是用大场面迎接,只怕不仅薛大人要怪罪,更是要大大损了大家马家的名声,这是绝不能容许的。”

  “马家?”薛蟠眉心微微一皱,会摆出,又敢摆出如此大的排场,在扬州府头,大概也只有一位了,“可是徽州马家?”

  “正是。”

  /shu/38958/18716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