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一、马嵩这个人,不简单

二十一、马嵩这个人,不简单

  这样想了想,薛蟠还是不得其解,于是也就罢了,只是心里想想,什么时候要办一些情报系统出来,起码不预备着造反还是怎么地,而是对着任何局势心知肚明最好,免得到了一处,两眼一抹黑,成了瞎子和聋子。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于是薛蟠翘着二郎腿,打开车帘子,看着沿途的风景,月华如水,加上明亮的琉璃灯,外头看的倒也颇为清楚,虽然是已经入夜,可大街小巷,水路纵横,吴音软语,熙熙攘攘,酒肆茶楼,丝竹之声响彻扬州城,真是扬州自古繁华,热闹是其他地方未曾见过的,薛蟠穿越以来,只是在金陵城里头,金陵浑厚古朴,沉稳大气,六朝古都的底蕴是其他地方无法比较的,可扬州繁华热闹,却又是在金陵之上了。

  薛蟠似乎对着红尘俗事特别感兴趣,到出了扬州城,行到瘦西湖边上,这里就没什么游人了,就连瘦西湖上的画舫都不见踪影,马车辚辚,不一会,管事马三来报,说是二十四桥到了。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首诗已流传了一千多年,可谓妇孺皆知。诗因桥而咏出,桥因诗而闻名。

  二十四桥为何物,唐代至今,何止千年,早就泯灭不可考了,有说是一座桥唤作是“二十四桥”的,有说是瘦西湖上的一共二十四座桥,据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唐时扬州城内水道纵横,有茶园桥、大明桥、九曲桥、下马桥、作坊桥、洗马桥、南桥、阿师桥、周家桥、小市桥、广济桥、新桥、开明桥、顾家桥、通泗桥、太平桥、利园桥、万岁桥、青园桥、参佐桥、山光桥等二十四座桥,后水道逐渐淤没。宋元佑时仅存小市、广济、开明、通泗、太平、万岁诸桥。现今仅有开明桥、通泗桥的地名,桥已不存在。

  不过这些年风调雨顺,天下太平,扬州最不缺的就是有钱又有闲的人,几个名流富商们一合计,就又捐资将二十四座桥都一一根据古画典籍的描述记载恢复了起来,算起来,这样扬州城里头又有了好去处。

  最大的一座桥也叫“廿四桥”,就是今日的目的地,马三扶着薛蟠下了马车,一路先容着各处的经典,左近的桥都已经用琉璃灯点亮,天上的弯月不见光华,倒是这几座单孔桥,有琉璃灯的映衬,在平静的瘦西湖水面之中,倒映出几团白色的光晕,像极了明月。

  廿四桥边上有一个小亭子,亭子里头已经摆好了一个小桌子,边上温热着一个火炉,又有一小童在扇风温酒,原本还有一个白衣翩翩之男子,背着手看着夜色之中的瘦西湖,听到后头的脚步声,连忙转过身来,迎着走出了亭子,朝着学薛蟠行礼作揖,又随即要掀开袍服下摆,做出要跪下来请安的架势,薛蟠连忙拦住,“使不得,使不得,我当不起尊驾这大礼!”

  等到薛蟠抬起头来,见到这白衣男子身材魁梧,人高马大的,二十多年的年纪,长了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高挺鼻梁,顾盼神飞,豪情勃发。

  身上穿着浮光锦的白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条青玉带,脸上虽然刮胡子刮的极为干净,但是颔下乌青一片,看来若是养胡子,必然是络腮胡的大汉。

  这样的人似乎更适合出现在角斗场里头,而并非出现在这诗情画意之中,来人自报家门:“薛大人,在下乃是徽州马家马嵩。”

  这一位马嵩,乃是马家年轻人里头最出众的,别小看这些世代为盐商家中的子弟,绝不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面不可一世,除了花钱什么都不会的二世主,各个算不上的人中龙凤,起码也是精明无比,待人接物寻不出一点错处来,他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居然会愿意先对着薛蟠作揖,又作势要跪下来请安,可见礼数周全。

  可薛蟠也不是傻子,礼贤下士比有所求,或者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薛蟠若是大喇喇的受了这礼数,就是不好了,他连忙拦住马嵩,“世兄年纪比我大,怎么可称呼我为大人?薛某这官位,也只是哄一哄那些乡下土财主,在真佛面前是决计不敢装什么大头蒜的。若是马兄承蒙不弃,就称呼我表字文龙即可。”

  马嵩于是改口称薛蟠为“文龙贤弟”,马嵩表字如岳,于是薛蟠称呼其为”如岳兄”,两个人虽然乃是第一次见面,却似乎已经十分热络。马嵩又连忙赔不是,“知道贤弟才从老大人府中出来,加上昨日才到了金陵,必然是舟车劳顿,身心俱乏,应该要好生休息才是,奈何我今日见到这瘦西湖凉风有信,风月无边,虽然是过了中秋,仍然是赏月的好时候,故此厚着脸皮把贤弟强请了过来,陪愚兄一起,见这山水风景,岂不没美哉?还请贤弟一定要恕罪才好。”

  “这话又是从何说起?”薛蟠笑道,“如岳兄搞出这么大阵仗来,我岂有不敢来的道理?何况这些多陪着护送,冉冉琉璃灯摆成长龙,也是给足了弟的面子了。”

  薛蟠暗刺了一下马嵩为人霸道,的确有强请之意,不过也是点到为止,马嵩自然是听明白了,“等会我先干三杯,给贤弟赔罪。”

  于是两人入座,马嵩坐在下首,薛蟠不肯,只是左右分坐,坐下之后,薛蟠先看廿四桥,马嵩在边上先容,廿四桥为单孔拱桥,汉白玉栏杆,如玉带飘逸,似霓虹卧波。洁白栏板上彩云追月的浮雕,桥与水衔接处巧云状湖石堆叠,周围遍植馥郁丹桂,使人随时看到云、水、花、月,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杜牧的千古名句。

  说完这一番话,马嵩才说道,“这廿四桥可还入贤弟法眼?”

  “自然是好的,”薛蟠笑道,“扬州的桥,是天下闻名的,不过就看这桥,似乎太无聊了些。”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