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十八、大任难当却推不了

二十八、大任难当却推不了

  这么说起来就是通达多了,胡光墉虽然是以宰相之尊兼任户部尚书,但是他也不可能阻拦皇帝要拿银子,何况这又不是用在挥霍上,而是要用在战事上,胡光墉若是敢阻拦,皇帝只怕即刻就要问他要银子,毕竟皇帝自己想法子筹银子,算起来是给户部分担工作了。

  这皇帝要在扬州要银子就要银子好了,和自己有什么想干,薛蟠郁闷的想道,他这时候对着皇家还没有什么深刻的影响,自然感觉不到什么威严,“这盐引改派素来都是由两个衙门联合主持的,不过当然有主次之分,但,算起来,这银子两个衙门的主官要拿大头,这是旧例,当然了,”薛蟠看着林如海脸色不悦,连忙继续说道,“世伯自然不会随波逐流,可若是把这银子都进献上去,这地方上的盐政衙门的人,也不是好相与的。”

  如果地下的人因为自己利益受损,集体抵制,或者说是消极的不配合,那这事儿就办不下去,别太过于高看皇帝,特别是有一个巨大的掣肘在身边的皇帝,想要做出变革,是很艰难的事情,所以林如海点头说道,“老夫这里的银子自然是不能要的,为政之道,在于循序渐进,这虽然是临时起意要在盐政赚银子,却不宜大动干戈,的确,我虽然独醒,”林如海喟然叹道,“却不能拦着别人继续醉着,所以除了寻常的孝敬银子不能少,咱们要另外想法子。”

  “咱们……”薛蟠默然无语,“这另外想要再找几百万的银子,怕是难啊,”薛蟠苦笑着说道,“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盐业素来如此,那银子就好像是大风刮来似的。”

  “可叫人家从口袋里头掏出来,就是难了。”

  “所以想着世侄出马了,”林如海捻须微笑,“看一看世侄的力气如何,不是今个就听说,唐家把整个个园送给世侄了?这礼物可是不轻了。”

  薛蟠汗颜,看来这林如海也绝对是消息灵通之辈,如此手段了得又十分精明的官员,是最难打交道的,指望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之前,要准备好要付出许多东西,薛蟠很是无奈,叹道,“老大人,你主政巡盐,手下能人千万,足供您驱使,何况只要你愿意,扬州任何一家盐商都要听你的吩咐,怎么找到了小子呢,须知我这再利害也是过江龙,压不过地头蛇的。”

  “世侄何须过谦,”林如海笑道,“避瘟丹这种又得名又得利的事儿,我已经是很多年没见到了,世侄的能力应该不至于如此,不然不会就凭借十三岁的年纪得了织造府提督的官位,又恩准世袭了紫薇舍人,少年得意却又如此谦虚,是难得的人品了。”

  得蒙林如海夸奖,薛蟠不免有些熏熏然了,林如海继续说道,“世侄你是过江龙,我又何尝不是,在这扬州人,咱们都是外人,世侄想要办盐政,拿盐引,这个好办,我在这里头说清楚了,这改派的事儿办好,能够帮着朝廷筹集到银子,那么你那一点的盐引,自己去办就是了,谅是谁都不会多嘴过问一句,你这个协办盐引改派的人,自己该有多少盐引。”

  白盐就是等于白银,这句话是没错的,林如海给了一个泼天的担子,今个又给了一座巨大的银山给自己,林如海本来深觉在扬州孤立无援,但又不知道有谁人可以信任,他原本和甄应嘉关系不赖,甄应嘉虽然为金陵省首脑,但却不好插手扬州事务,毕竟算起来,盐业是直接归属中枢户部管辖的,听闻甄应嘉有关于薛蟠的事情,原本就对着薛蟠颇为感兴趣,又在昨天面试谈了一番,只觉得薛蟠虽然年轻,倒也老成的很,林如海也是足智多谋之辈,听薛蟠在外头和桑公子起了冲突,于是就灵机一动,想要用薛蟠这个年轻人,来搅动原本是一片鸡飞狗跳的扬州商业圈。

  “这事儿,我今个早上已经奏请折子到京中了,”林如海笑道,“没法子改变了,世侄如何?这迎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就应下来,好生办此事如何?”

  薛蟠咬咬牙,见木已成舟,没法子改变,这已经送了奏折到京中,林如海先斩后奏,谁都没法子,办好了差事倒也罢了,若是还不管事儿,这雷霆之怒,只怕须臾之间就会降下,皇帝拿捏不了别人,拿捏一个薛蟠,那还是简简单单的。“罢了罢了,”薛蟠叹道,“世伯既然如此看得起我,我又有求于世伯,说不得要趟一趟这浑水了。”

  “那世侄有何良策可以教我?”林如海大喜,追问道,“如今已经是满城风雨,不宜再拖延下去了。”

  “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更没有决策权。”薛蟠说道,“侄儿如今两眼一抹黑,这扬州城的盐商都认的不清楚,如何能办好此事儿?世伯也说了,这些人背后都有神仙站着,轻易不好得罪,但若是都找着软柿子捏,却又失了朝廷的体面,只是说咱们不敢碰硬的。又要大家伙高兴,又要朝廷赚银子,这原本就是极难的事儿,我若是现在有良策三千,那也必然是敷衍世伯而已,这些日子我到处走一走,看一看,调查调查,看看在那里可以赚银子。”

  这么说来,林如海又高看了薛蟠几分,素来书生好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所出的主意不免脱离实际,不能用上,而薛蟠这样谨慎,倒是合了林如海的脾气,更觉得自己这近乎胡闹的举荐奏折,只怕可以出到骑兵的作用,“世侄所言甚是,那你还需要何等条件,请直接说出来就是,但凡我只要做得到,必然准了。”

  “这且也不忙,”薛蟠摇摇头,“公事之外,且还有私交,就算看在亲眷的份上,也要帮衬着世伯大人的,不敢提什么条件。”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