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缩头乌龟

三十、缩头乌龟

  “薛蟠不是盐商这里头的人,但是昔日又和盐政有许多关系,如今又想着重新办盐政,这样的人,我不用怎么可能?”林如海微微一笑,“那王子腾昔日在毓庆宫,就屡次三番和我为难,到底是年轻,大家伙意气用事,算不得什么,只是我却要把他的外甥拉过来,做我的臂力才好。”

  “京中交代的时间……怕是不够多了。”

  林如海背着手叹了一声,“走一步,是一步,我这里若是能够为圣上多承担一些,那么,圣上在其余的地方,多少就宽裕一点,我是为君上不惜此身,只求可以解除这眼下的困境。”

  “老爷是苏州人士,”管家劝道,“本就是金陵省里头的人,若是这边的人得罪尽了,将来只怕这乡党里头的名声不好听。”

  林如海脸上露出了刚毅之色,“我身为巡盐御史,不好做那些暗通款曲的事情,要杀要罚我来做便是,这红脸好人就让他去做,他得名,朝廷得利,我背负些许骂名,倒也无妨。”

  见林如海如此坚定,管家暗自叹了一口气,不好再劝,林如海又问:“你觉得薛蟠此人,如何?”

  “倒也是极不错的人物,只是外头说他对着自家叔叔们苛刻的紧,算起来,不是很仁厚。”

  “仁厚……”林如海不知道如何,想到了声,叹了一口气,“仁厚的人,从来都是难长久的,比如说前头哪一位……”林如海咳嗽一声,止住了怅然之色,“不说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儿了,叫人拿拜帖,我要去拜见盐运使,这里头的事儿,虽然请他不要插手,不过起码的礼数是要到的,薛蟠想必也不会不懂这个,该是他那一份的,少不了要给他。”

  薛蟠出了御史府,果然外面的盐商们夹道欢迎,一定要拉着薛蟠去他们各自的园子里喝酒作乐套近乎,薛蟠这么一百多斤的肉,几乎就要被众人撕碎,所幸巡盐御史的盐丁小队长,带了一个小队的士兵杀过来,这才解了薛蟠的围,薛蟠感激不尽,于是连忙回到了个园,杜门不出,原本说要去见识见识瘦西湖的风景,现在也不敢出门了,只是躲在个园里头,写些什么,过了两日,盐运使衙门那里对着林如海任命薛蟠为协办盐引改派差事没有意见,户部的文书也很快就送了下来,这第一是上半年嘉奖薛蟠的圣旨,现在的效力还没有过去,户部见林如海举荐,落一个顺水人情就是,此外薛蟠进的有关于卫生避除瘟疫之法,也是为户部省了不少的银子,户部也很是承薛蟠的情,这种协办盐引改派的差事是临时性的,薛蟠又不是要接林如海巡盐御史的班,故此只要户部报备即可,不需要经过吏部任命。

  大家伙就明白,林如海这绝不是无稽之举,是一定要做出什么和以往而来不同的东西了,凡是既得利益者,最害怕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改变。坐拥亿万财富的盐商们,生怕自己这多年存下来的金山银山被改变,被抢走,虽然内心里头纹丝不动,但是情绪上已经十分的焦躁不安了,林如海为人虽然谦和,但是从来都是十分有原则,不是节庆的礼数,是绝不会收的,何况他如今要当恶人,更是不会见这些盐商们了,大家伙的目光纷纷集中在个园之中的薛蟠,几日之间,个园原本十分幽静的外面长巷,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

  薛蟠也不出门,只是在个园内枯坐,如此过了两日,薛家的商船将贾雨村接过来,一人计短,两人计长,自己一个人想不出什么法子来的,何况虽然林如海看上去很器重自己,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倒是大功告成,把自己这个马前卒拿出去泄愤,这也是惯有之意,不可不提防着。

  贾雨村此人,做事毫不留情,但是对着这些机遇之事,却是十分的看重,他认为这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好事儿,若是差过这一次,只怕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世兄,这盐引十年一换,到了十年后不知道换成什么样,如今既然这林府乃是府上贵亲,什么事儿,若是有什么差池,托着亲戚情面倒也不怕;此外有兰台大人照看,若是操作得当,世兄这一房,可以彻底压倒各房,薛家也不会仅仅在金陵府,在金陵省,乃至两淮地面,都可以说上话了。”

  贾雨村是从功利的角度来分析的,的确,这是插手盐政的好时机,比以前薛蟠的祖父当这个巡盐御史,更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插手了,素来盐政,在平时就是一等一的富庶差事,点盐政,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抢破头,若不是十分利害的人物,或者是背景极为深厚的人,或者是皇帝最看重的亲信,是不可能点盐政的。

  说到这里,有一个例子倒是可以说一说,前朝太祖的第三子前废帝即位的时候,曾经对着彼时还身为藩王的太宗妻子圣后的亲信李某某十分不满,先是划去了他放一省布政使的任命,对着左右内侍说道:“我在位一日,此人绝不能提拔。”谁知道到了第三日,吏部上报的选官折子又把此人放在了两浙盐运使的位置上,倒是比前头的布政使更有钱途,前废帝默然许久,不得不朱笔圈定此人,放了两浙盐政。

  这是极为个别的例子,但也可以说明,若非有通天的关系,这盐政是放不下来的,但是放下来了,那就不用担心,此人能不能办好盐政,贾雨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兰台大人办此事,必然可以得到万岁爷的支撑,世兄说朝廷缺银子,那么既然是万岁爷都准了,其余的人就算有什么怨言,也不敢有什么可乱来的。”

  贾雨村的意思,薛蟠很明白,无非就是敢怒不敢言嘛,但是他还有一点疑虑,要问一问贾雨村:“先生以为,这事儿,圣后同意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