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二、盐商众生相

三十二、盐商众生相

  薛蟠倒是十分谦逊,到了垂花门前迎候众人,今个来的人不少,不好一一盘桓,所以一概请到抱山楼喝茶,这里有贾雨村招待,他原本就是八面玲珑之人,礼节上不用担心。

  一传十十传百,原本还不知道有此事的人,听说薛蟠开门纳客,也纷纷赶来,不过是小半个时辰,抱山楼就被塞满了,抱山楼原本十分宽敞,但是这来了百余人,就拥挤的不得了了,薛蟠不免瞠目结舌,又请一部分人到别的地方休息,这些人第一次见薛蟠,不肯就这样别居他处,开玩笑,若是这个时候离开,万一这些人私底下和薛蟠达成了什么协议,把自己个抛开,这盐引就这么点,若是这些人得了,其余的人就少了,这少的就是命根子啊。

  故此就算这十分拥挤,有几个胖子热的已经满头油汗,却还是强忍着不肯出去,抱山楼七间的大楼,中间又没有阻断,但是这满满当当的百多号人,却也是人头攒动,十分热闹了,薛蟠苦笑连连,没想到自己个的魅力这么大,居然有这么多人捧场。

  所幸个园一切东西都准备齐全,倒也不虞每个来人没有茶水可以喝,薛蟠等到众人坐定,起来团团做了一个揖,开口说道,“诸位大贤今个驾临,招待不周,只有清茶一杯,罪过罪过。”

  唐家来的人乃是唐家老爷的三弟,号称“今之唐伯虎”的唐亦宋,他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胖子,手上挥着一把唐伯虎真迹“春树秋霜”折扇,听到薛蟠这样说话,他第一个就开口接话道:“薛大人如何客气,大家伙能够在这极为雅致之地,得赐一杯清茶,就已经忘却了外头的俗事了,可见薛大人的茶,绝非是俗世之茶,而是清心之茶,有这一杯茶,只怕可以三个月不闻肉味了。”

  在座的其他商人心里不免大骂唐三胖子太过无耻,这话说的,到底是这一杯茶让你三个月不闻肉味,还是被削减了盐引你们日后吃不起茶了?有的人只是微微冷笑,有的人却是忍不住开口了,“三老爷这话说的,可就是不对了,薛大人居于此地,自然是雅致极了,可这个园乃是你唐家的地方,你们唐家办盐差,有什么雅的?和咱们都是俗人一个,要我说,你还不如请罪罢了,免得铜臭味把咱们薛大人给熏到了。”

  唐亦宋哈哈一笑,倒也不生气,他摇头晃脑的说道,“这原本我唐家的地方,自然俗气的很,可我前些日子早就把这个园献给了薛大人,如今正经是薛大人的园子了,那又怎么会俗气呢。”

  听到唐亦宋这样说,满室哗然,“好一个唐老三!”有人冷冷的说道,“居然近水楼台先得月,靠这样的东西偷偷的给大家来这一下子!”

  也有人朝着薛蟠打千问好,“薛大人不用看他的这个,我家的园子也有极好的,比个园还要大几倍,个园虽然竹子不算差,但是到底一年四季一样的风景,扬州此地,最有名的花就是琼花,鄙家的何园里头,琼花最好,且比这个个园大多了,个园狭小,配不上薛大人的身份,若是大人不嫌弃,何园的琼花,只归属大人一个人把玩了。”

  其余的看不惯唐家的嚣张气焰,也有给唐家起哄的,纷纷叫好:“说的极是啊,何兄家里头的何园,那琼花一开,真是漫天香雪海,十分动人,比这竹子好看多了!”

  何家乃是八大天王里头的一家,算起来,只是比唐家稍微次了一些,自然不用惧怕什么,何况今个乃是两淮盐业大洗牌的时候,若是何家拔了头筹,把唐家从四大金刚这第一等的盐商挤下来,那么唐家日后就算不得什么了。

  唐三胖子不由得脸色僵硬了一下,这些该死的东西,什么身份也敢在自己面前叫嚣,若是以前的时候,直接打死也就完了,可今个要改派盐引,却不好如此嚣张霸道,还不知道面前这一位年少官儿是什么脾性,若是那种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少年包青天类型的人,可不好办了,于是唐三胖子只是阴冷的扫视了大家伙一眼,却也不搭腔,倒是让大家伙都落了一个空。

  大家伙纷纷奉承着薛蟠,有一个老者坐在唐三胖子的上首,咳嗽了一声,厅中的议论声顿时小了一些,那个老者穿着一袭蓝色的冰绸袍子,这冰绸不算太好的料子,但乃是高丽国国王专门用的绸布,等闲的人就是想要拿银子买都是买不到的,这一位老者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神态随和,看上去十分温和可亲,但不过是这样咳嗽一声,花厅之内,就顿时少了许多声音,薛蟠心里不免微微一凛,看声势,看座次,就知道此人必然是扬州盐商四大金刚之首的刘家。

  李如邦久在扬州当差,齐大壮昔日跟过薛蟠的爷爷办过盐政,虽然薛家在扬州没什么势力,但是这里的情况也算是十分清楚,这四大金刚之首的刘家,来历十分惊人,等闲的公侯伯这些都不敢招惹,为何如此?全因为刘家乃是太祖的同村之人。

  太祖幼年家中颇为富裕,乃是耕读之家,只是到了太祖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家里头十分贫穷,太祖之父又早亡,幸好有邻居刘家先祖心善,且觉得太祖可怜,屡次救济,之后太祖成为前朝藩王,割据一方,起兵造反之时,连累同村这些人,尽数遭到前朝哀宗诛杀,刘家全部被诛杀殆尽,只留下了在外读书的一个子嗣,他投奔太祖,太祖肝胆俱裂,席卷天下之后,问这刘家少年要何等赏赐,刘家书生只求“世代富裕”不求“公侯万年”,故此太祖将两淮的第一份盐引给了刘家,刘家这么多年来,在扬州扎根藉此发达了起来,有太祖同村,又昔日对着太祖有扶养之恩的这么一层关系,就算是盐运使也不好随意得罪了刘家,这才足够称之为盐商第一家。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