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五、怕什么

三十五、怕什么

  “两淮的盐业,素来就是这几家办的,其余的人根本没资格!”

  “长芦的盐场,还不够你们分呢?我告诉你,乔掌柜,老话说的好,人心不足蛇吞象,吞了象,可是要撑死的!”

  这些既得利益者,自己内部无论如何勾心斗角,对着外人总是同仇敌忾的,见到晋商想要染指两淮盐业,纷纷就要一致对外起来,开玩笑,就这么点盐引,自己个都不够分,还给外人拿去?

  马嵩许久没有说话,他自觉乃是政事堂宰相胡光墉在此地的代言人,十分不愿意见到晋商南下侵蚀徽商们的地盘,但是徽商这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好鸟,胡光墉若不是位极人臣,眼界放开了许多,知道乡党之重要作用,故此留了这些人,作为在经济界自己的助力,不然早就一股脑的都打发了。他想了想,转过头看着薛蟠,只见到薛蟠端坐在位置上,歪着头,双眼半合,似乎正在打盹。

  马嵩很是惊讶,推了推边上预备要站起来和乔致越吵架的上官云飞,指了指薛蟠,大家吵成一锅粥,但是未见薛蟠喝止,转过头来,才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薛蟠居然坐在位置上打盹了。

  大家伙纷纷停了下来,面面相觑,原本在边上老神在在的贾雨村,故意咳嗽了一声,“大人,”他喊着薛蟠,“大家伙都听你的话儿了。”

  薛蟠惊醒,揉了揉眼,尴尬的一笑,“哈哈,这屋里头,委实是闷热了些,不知怎的,这些日子倒是有些乏了,实在是罪过罪过。”

  刘炳德笑道:“这个园的确是小了些,这些日子的菊花开的极好,平山堂那里,观山见水,登高赏菊,是最好的时候,若是大人不嫌弃,明个小老儿做东,请在座的各位一起去平山堂喝酒,请大人万万要赏脸光临。”

  “这喝酒观景倒也不急,多谢刘老盛情,”薛蟠眼珠子乌溜溜的转了转,“今个请大家来,一来是见见面,大家伙认识认识,谁知道来了这么多人,我倒是有些分不清楚了,二来呢,也说一说我的意思,兰台大人赏识的很,我也不好推却,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大家伙都是爱国的商人,朝廷的大小事儿,都是抢着办,绝没有什么推脱的道理,我到底是年轻,什么事儿,还是要请盐政老爷做主,我不过是敲边鼓的。”

  马嵩说道,“大人就不必谦逊了,御史大人是拿总的人,凡事都是你主持,办一个章程出来,想着若是办好了,御史大人是必然不会驳回的,大人想要怎么办,大家伙都在,听着大人吩咐就是了。”

  薛蟠笑眯眯的点点头,“大家伙都是这么觉得?”

  “正是此理,只要大人吩咐,绝不敢不尊的。”

  这话是假的恶心了,薛蟠若是贪财的人,这时候指不定就要将十万多张盐引一股脑儿的都给自己办,但是只要是触动了大家伙的奶酪,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跳出来反对了。

  他才不会做这个冤大头,薛蟠笑道,“我初来乍到,虽然家里头也当过盐政,但已经许多年不知道了,这里头的事儿,我还真不了解,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今日见过面,过些日子,我先看一看地方,你们家里头,到处去一去,这些事儿都知道了,明白了,心里有数了,再和大家商议着办,我为人年轻,别的不知道,就知道一句话,不妨先说给大家听。”

  众人纷纷称是,请薛蟠训话,“丑话说在前头,总是无妨,这盐引改派,若是想要和以前一样,这是必然不能够的,但是把大家的饭碗都砸了,我这也很难交代的过去,所以这两句话,大家伙听明白了,就是了。”

  马嵩急切的说道,“大人的意思,小的明白极了。”

  薛蟠微微一笑,端起了盖碗,这是送客的意思了,大家起身纷纷告辞,这样闹哄哄的闹了一个多时辰,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几大盐商自持身份,不和寻常人一般,只是留到最后,说要给薛蟠接风洗尘,前几日马嵩招待的瘦西湖晚宴,薛蟠算是吹够了冷风,不愿意再出门和这些人应酬,无论前世或者今生,吃饭最厌烦的就是应酬,吃不了多少好吃的,反而要不停地应付说话,实在是累得慌,薛蟠婉拒,“如今还不到时候,等到重阳节的时候,我再请大家伙一聚好了。”

  几个人见到薛蟠执意不肯,于是也只好告辞离去,马嵩和桑公子都是年轻人,算起来关系不算太差,马嵩请桑公子上了自己个的马车一叙,“如岳兄,”桑公子叹服道,“算起来,还是你拔得头筹,得了薛大人的赏识了。”

  “算不得什么,论起来,还是这唐家最是乖觉,一下子把个园送出去了,个园不算多少钱,可这心思,真真是难得极了,”马嵩摇摇头,“咱们只怕都比不过唐家。”

  “唐家的野心不小,”桑三公子点头说道,“那三胖子也不是好惹的人物。”

  “三公子,”马嵩问道,“你觉得那薛大人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桑三公子微微冷笑,“无非就是为了银子罢了!和以前一样是不能够的,这话的意思盐引是必然要改的,但是也不能砸了饭碗,就是说,也不会把咱们往着绝路上逼罢了——都是些废话,”他有些不屑一顾,“他一个年轻人,一点子锐气都没有,真真是叫我看轻了。”

  “他这也是谨慎啊,”马嵩叹道,“我那一日许下重利,都未见他动心,此人谨慎之余,只怕是胃口极大,我在金陵府的家人说,薛家也想着染指盐引,这才来到了扬州,他自己想要办盐引,咱们的事儿,怕是他不会太尽心。”

  “这也不用担心,”桑三公子说道,“咱们都是同气连枝的,不怕他捣鬼,再者说了,贵府背后有胡阁老,还怕什么?他老人家拔一根汗毛都比大家的腰还粗。”

  /shu/38958/187164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