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七、天北一柱石,鲸海李阁老

三十七、天北一柱石,鲸海李阁老

  “盐商们都朝着这一位小薛大人送礼,咱们家要送什么礼?”

  “送什么礼,合不合心意,不算太重要,”刘炳德摇摇头,“要的就是最贵重的东西,唐家送了个园去,想必这一位大人,喜欢的是园子,论起园子,整个扬州城,没有咱们家的平山堂最好的,回去把地契找出来,蜀岗一带的,全部都送给薛大人去。”

  “老爷,这一带的出息可是极好的啊,”管家有些舍不得,“算起来,平山堂的景色,就连老爷素日时不时都去观赏,这心头好,如何可舍得拿出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刘炳德摇摇头,“不拿着好东西打动了别人,别人就不会尽心帮你办事儿,咱们所谓盐商第一家,也没有那么多的盐引可以全部拿出去改派的,我如今就想着咱们家的盐引能够少一些,不至于太削弱了咱们家的根本,这就是足够了,我现在就担心,哎,有些人,”刘炳德望着窗外的景色担忧不已,“就好像是鲨鱼一般,闻到了血腥,就要上来赶尽杀绝了。”

  刘炳德似乎有些杞人忧天,管家却是不以为然,“无非就是一些山西佬罢了,老爷不必担心,扬州这里,都是安徽人的天下,他们这些人,人生地不熟,做不好盐业的生意的。”

  “什么安徽人,”刘炳德淡然说道,“咱们刘家就不是安徽人,不也占据了扬州城一个角落?指望着那些最会窝里斗的人抵御外敌?纯粹是做梦。”

  本地的盐商们都陆续离开了,只有一群山西人还候在此地,这算是很厚的脸皮了,因为薛蟠端茶送客,意味着今日的这一场接待已经结束,但是乔致越此人还是硬留了下来,等到众人散尽,掀开袍子,跪了下来请安,“小的给薛大人请安。”

  “这是做什么,”薛蟠请乔致越起来,“我这个大人,只是唬弄人的,当不得什么真儿,我自己没当回事儿,你们怎么都把我当回事儿了?”

  贾雨村起身,搀扶起乔致越,虽然薛蟠客气,可乔致越他和身后的那些晋商们都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头,方起来垂着手站在薛蟠面前,“论理儿,今个乃是第一次拜见大人,不应该乱说什么话儿,只是大家这些人,却不是为自己来的。”

  “哦?”薛蟠自然知道这些人不是自己能来的,开玩笑,什么时候商人可以独立于政治外存在了?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这些人若是没有仰仗,怎么敢来扬州城惹是生非?还一来就要拿着最有钱的盐商们作伐子,若是没有仰仗,那可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那是为了何人而来啊?”薛蟠问道,乔致越看了一眼边上的贾雨村,“雨村先生乃是我最为信任之人,想着你带来的这些人,也应是最为可信之人,若是有什么事儿,请直接说就是。”

  薛蟠说的和蔼可亲,乔致越也不会藉此托大,“这一次大家几个来,想要盐引,一来呢,自然是为了自己家里头的生意,二来却是要奉承公事。”

  薛蟠不知道他要办什么公事,于是看了贾雨村一眼,贾雨村捻须一笑,“乔掌柜,要办的是鲸海的公事吧?”

  “先生高明之极,”乔致越点头说道,“鲸海李阁老那里,要一大笔银子办船政,抵御罗刹鬼子,思来想去,除却大家这些山西人的票号和天津的商号之外,也只能在扬州这里想一想出路,筹集银子了。”

  李阁老就是昔日主持东洋战事,督战北洋鲸海黄海战事,平定扶桑,剿灭东夷的大功臣,李章铜,昔日还有一位大功臣,和李阁老并驾齐驱,只是哪一位运气不甚太好,在前线被扶桑忍者袭击身亡,圣后十分伤心,追封王爵,可无论这死后哀荣无论如何,到底不及人功劳在身,又健在来的更有权柄一些,李阁老原本就已经是正一品的文德院总裁,加兵部尚书,统管辽宁、宁古塔、黑龙江、燕京、山东五省军备,可谓是权柄滔天,有军功立身,在官场上却又十分的圆滑,除却有几个皇帝跟前的师傅不太欣赏李阁老之外,官场上没人不交好的,本朝体制,文官要员战事统帅军队,等到战事结束,就即刻交出虎符,军队归属中枢管辖,不虞有藩镇割据之患。

  按照他的大功,原本早就该入朝拜为相,可是他不知道如何,却一再推脱,上表说,东洋还未平靖,北边罗刹人虎视眈眈,不好不防守着,只是愿意继续在燕京为官,圣后十分看重,于是也就准了他的折子,早就任了政事堂参知政事的职位,又赐了王牌令箭,让其节制东北几省军务,出将入相,端的是东北王,在北边说一不二,威风了得。

  这样的大人物,不得不要小心谨慎,薛蟠连忙站了起来,“李阁老有什么话儿,就请直接来吩咐是了,我那里有敢不尊重的——别的不说,就看着这攻灭扶桑,逼得扶桑天皇俯首称臣的大功,为国征战,我可实在是敬仰的很。”

  贾雨村虽然昔日也是低级官员,但是他到底是官场中人,又是在大名府当官,大名府乃是北都,归着燕京省管辖,算是知道这一位李阁老的本事和行事风格,不过他倒是有些疑惑,“若是要办船政,何须李阁老自己筹银子?须知道这两洋水师,乃是兵部用重金办下来的,虽然这历年来需要增添,但也不需要如此多的银子……这里头,”贾雨村暗暗提醒着薛蟠,作为谋士,提醒东家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是本分,“怕还是有别的缘故吧。”

  “雨村先生高明之极,这里头的事儿,说出来倒也是没什么可不能说的,朝中的许多翰林詹事,都深觉这既然战胜扶桑,东海平靖,自然无需再用银子继续砸下去,把两洋水师再办着,已经有不少人商议着要把兵部的拨款先减了一半下去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