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九、找世妹顽

三十九、找世妹顽

  “世兄的意思是?”贾雨村有些激动,他可是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谋士可以和薛蟠一起去拜见林如海,且不说林如海的家世如何,单单说这皇帝驾前红人,主管两淮盐政,算起来,是金陵省长江北第一有权势之人了。

  “你久在我幕中,应该多接触接触这些正经的宦场人物,”薛蟠笑道,“我料定只要西南战事平定,又有万岁爷大婚之喜,必然有大大赦天下之举,那时候先生起复总是指日可待,现在应该多认识认识这些官员们,多少有个交情,日后为官为宰,是有臂助的。”

  贾雨村自然是感恩戴德不已,一夜无话,到了次日清晨,李章等人套了马车,把薛蟠和贾雨村送到了位于小鱼巷里头的御史府,这里头依旧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马车在巷子口排成长队,锦衣华服之人三五成群的站在一块交谈着什么,有人见过薛蟠的马车,一声发喊:“薛大人来了!”

  于是大家伙纷纷围住了薛蟠的马车,若不是盐丁护卫着薛蟠的马车,只怕薛蟠都无法进入小鱼巷,薛蟠笑眯眯的下了马车,朝着外头的人群潇洒的拱拱手,也不和大家伙说话吗,抬步就进了御史府。

  管家迎了上来,奉入花厅喝茶,薛蟠毫不客气,“上次听世伯说,府上的苏州糕点做的最好,管家您也别小气,赶紧着拿点出来给大家尝尝,这一位贾先生,也是金陵人士,是一等一的识货之人,让他也尝一尝,这苏州糕点做的正宗不正宗。”

  管家领命而去,一会儿就端了四样茶点上来,一样是苏州小方糕,用的是薄荷桂花的流沙糖馅儿。一样是清水玫瑰月饼,选用了色泽鲜艳的清水玫瑰花(用梅卤腌制,不渗入梅子泥或其它植物)、松子仁,因此具有真正的玫瑰花香和天然的松子仁清香,轻轻咬一口,制品剖面鲜红的玫瑰花清晰可见,均匀地分布在馅料中。一样是文饺,乃是用鲜肉馅儿的煎饺,造形小巧,形似眉毛,又称为眉毛饺,三面煎烙,色泽美观,内含馅卤,香嫩鲜美。还有一个是菊花酥,用面粉反复敲打,形成须状的糕点模样。薛蟠边吃边点头,“到底是世伯府上的,味道与众不同,与众不同啊。”

  贾雨村有些无语,你可是在家里头用过了早饭了,怎么还在这里大快朵颐,似乎是饿死鬼投胎一般,这可是有些不成体统,他咳嗽了几声,正欲出言提醒薛蟠,后头就传来几声脚步响,一位中年文人走了出来。衣襟飘飘,高冠华服,英俊潇洒,显然是巡盐御史林如海了。

  贾雨村连忙起身行礼,薛蟠也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浮皮潦草的作了一个揖,“世伯安好。”

  贾雨村怕林如海对着薛蟠的礼仪很不满意,于是连忙给薛蟠一个助力,“薛大人昨日应酬盐商们到了半夜,十分的劳累,今个真是失仪了。”

  林如海却是笑眯眯的摇摇头,“不碍事,不碍事,老夫却是想到了,我这里的门难进,世侄这里的门,必然是要围着去进的,我还不知道应酬是最累人的事儿,世侄帮着我分担压力,委实辛苦了,我怎么会怪罪?”

  薛蟠大大咧咧的点点头,“世伯这么一句话,我就算吃再多的苦头也不要紧,毕竟这士为知己者死嘛,得了,”他站了起来,摇了摇扇子,“今个贾先生来,我帮着我说话的,我到底年轻不懂事儿,许多官面上的情况搞不太清楚,若是在这里和世伯饶舌,又回去要再说一遍,未免是太累了些,所幸我把贾先生请过来,帮着我谈一谈,把盐引改派的事儿办好了就是。”

  贾雨村来此商议此事,算不得什么稀奇,毕竟谁都养了一些清客谋士等,帮着东主来出谋划策并办一些主人不方面做的事情,但是林如海看到薛蟠抬脚准备走出花厅去,这倒是有些奇怪了,“世侄这是要去哪里?”

  “哦,我去找世妹顽,”薛蟠很是自然的说道,“昨个得了不少好礼物,我想着世妹或许喜欢着,借花献佛一番,把礼物都拿给世妹瞧一瞧,若是有看中的的,就给世妹了,这里就留着世伯和先生商议着吧,横竖我什么意思,贾先生是竟都知道了,我倒是不必在这里杵着。”

  居然这样毫无脸皮大大咧咧说出要去见别人的内眷……贾雨村有些无语,陪着小心看着林如海,林如海微微一笑,对着薛蟠的失礼不以为忤,“赶紧去吧,黛玉前几日还说起,说世侄你怎么不来?说你还算有趣。”

  还算有趣,这个评价不算太差,薛蟠来了精神,笑眯眯的说道,“世妹的这句评语,也算是一语中的了,我这个人,自然是极为有趣的。”

  他拱拱手,在管家的陪伴下走了出去,贾雨村略微有些尴尬,干笑道:“大家这位世兄,素来就是有魏晋名仕风流,不拘小节的,兰台老大人,切勿见怪才好。”

  “这没什么,年少时候,总是不拘一些,我昔日也是文武样样耍的,”林如海捻须笑道,“小女远离家乡,除却拙荆,并无其余的亲眷在此,他若是能够多来走动走动,我倒也高兴。”

  林如海不怪罪,贾雨村于是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是薛蟠,仗着亲戚的名分可以不敬重一些,林如海的力量和官位,他是十分清楚的,知道今天的话题不友好,特意又要加了十二分的小心,“大人宽厚,世兄也是仗着,世兄委了我在此地,就是要和大人谈一谈,这盐引改派的头等难办之事。”

  “这头等难办之事?是哪一件?”林如海倒是有些好奇了,“不敢请问时飞兄。”

  时飞是贾雨村的字,贾雨村连忙说不敢,“世兄的意思,要请老大人做主,这头等大事儿,倒不是说赚多少银子,他心里头有了主见,若是操作得当,银子是不愁的。”

  /shu/38958/18716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