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三、人生如戏

四十三、人生如戏

  “母亲说,将来身子大好了,就带我回神都,见外祖母。说是外祖母是最疼爱母亲,必然也会疼爱玉儿的,可若是母亲不陪着女儿去,”黛玉泣泪,“那玉儿一个人去神都,还有什么劲儿?”

  贾夫人虽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可见到幼女如此哀伤,不免也微微红了眼圈,“痴儿,”贾夫人搂着黛玉叹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命中注定的事儿,又岂是人力可以扭转的,我自己个的身子自己清楚的很,只还惦念着你,故此还有一口气在罢了。”

  “可若是女儿没有了母亲,这日子还有什么趣味?”黛玉哭道,“神都虽好,可也不是和母亲住一起的家了。”

  贾夫人叹息几下,闭目不言,显然是累极了,过了一会,才睁开眼对着薛蟠说道,“外客在此,大家娘俩这样放肆,可真是失了礼数了。”

  贾夫人温柔可亲,且待人接物落落大方,一席话自嘲之余又十分妥帖,薛蟠说道,“绝不会,姑太太和林妹妹母女情深,我看了也十分动容,见林妹妹如此,也想到了自己家的母亲,想我也是失了父亲,所幸母亲还在,一心照顾着侄儿和舍妹,这家里头才算维持了下来,若是没有母亲,我也和林妹妹一样,只觉得这天就要塌下来了。”

  林黛玉抹了抹眼泪,对着薛蟠的话儿感同身受,这时候丫鬟端了药上来,请贾夫人服药,贾夫人摇摇头,“苦的很,搁着吧。”

  “太太,大夫说了这药,要热热的吃了才好。”

  贾夫人摇摇头,薛蟠见状又说道,“姑太太的身子不好,就算为了妹妹,也请吃药才是。”

  林黛玉又再三劝,贾夫人这才点点头,“罢了,玉儿你陪着薛家哥哥去外头随处逛一逛,等过一会我吃了药,再进来说话。”

  黛玉起身,和薛蟠一起走了出去,走到紫藤花的垂花门外,薛蟠见到黛玉的眼圈犹自红红的,鬓边绒发微乱,十分可怜,于是想了想开口笑道,“那海上仙人,说妹妹日后不许见亲眷,也不许闻见哭声,怎么今个又哭了?再这么哭,自己伤了身子不好,还把姑太太的泪勾出来,就更不好了。”

  “蟠哥哥说看山不是山,我这时候是尽都懂了,”林黛玉在陌生人面前如此哭泣,稍微有些害羞,她别过身子,用手绢拭泪,“这满园风华,我往日只觉得哀鸿遍野,无一处不透着悲凉之意,有时候想想,园子精致,风景也好,怎么会自己都看不顺眼,今个听了蟠哥哥这样说,才知道还是自己的心境作怪。”

  薛蟠笑道:“就是如此,我虽然和妹妹才见了两次面,咳咳……也算是一见如故了,有些话儿我虽然交浅言深,倒是要说几句,姑太太原本身子就不好,妹妹若是常常在姑太太面前有戚色,姑太太只怕更要伤心了,妹妹最是聪明伶俐不过,应该知道我这话儿不虚。”

  黛玉忧伤的点点头,“哥哥的话儿,我岂有不知的道理,只是我见到母亲,我心里难免伤怀,自然而然就要哭泣了。”

  “这原也是寻常,”薛蟠叹道,“你到底还小,不知道这里头的缘故,姑太太的身子不好,你也不能够这样的继续伤她的心,只能是学一学外头那些演戏的角儿。”

  “唱戏的有什么可学的?”林黛玉摇头不以为然,不过却有了一点兴趣,“若是别人这么说我,叫我学戏子,我必然生气,只是蟠哥哥说的话,都是标新立异,出其不意的,我倒是要听一听你有何等话说,说得好,我自然就不生气了,说的不好,那么我可是又要哭了。”

  “妹妹说自己要哭,必然是不会哭的,”薛蟠摇了摇了折扇,刚才在贾夫人的正房内可是闷热坏了,他是最怕热的,额头上早就是汗津津一片了,“你那花生,叫的这样的凶,可不会咬人呢。”

  林黛玉啐了一口,“先叫我学戏子,又说我和花生一般,真是把我比作什么了?今个你若是不说出个是非好歹来,可不能轻易绕过了你!”

  “我且问妹妹,你说这戏班里头的人,可是饱读诗书的?”

  “我虽然不知,但是他们既然以唱戏为业,术业专攻,必然不会在读书上。”

  “可他们演才子佳人也是满肚经纶,演帝王将相,也是威风凛凛,演老人就是老人,演儿童就是儿童,这是为何?”薛蟠摇着扇子,和黛玉随处逛逛,一会又到了那一大株西府海棠之下,没几日的功夫,秋风秋雨敲打之下,海棠花也已经憔悴了许多,落花阵阵,薛蟠对黛玉说道,“无非就是会演戏罢了,有人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演技?”黛玉有些懵懂。

  “在姑太太面前,自然是要忍着心绪,开心一些,让姑太太看到妹妹高兴,她心里头舒畅了,指不定身子就会好起来,这身子啊,原本是药效三分,心情七分,心情好了,比什么都强。”

  “所以为了姑太太的身子,妹妹也不能够在她老人家面前哭了,反而要学会掩饰自己个的心情,笑脸对着姑太太,”薛蟠看着黛玉,不免唏嘘,“妹妹是最聪明的,我这一说,应该也知道其中的道理了。”

  林黛玉在贾府之中,虽然大的礼数很是到位,倒是许多需要会做人的时候,都不够掩饰自己的心绪,时间久了,众口铄金,就不会有太多的好话了,小心眼,讲怪话,不容人,这些都是容易被大家纷纷传扬的小问题,久了,就是大问题。

  林黛玉若有所思,站在西府海棠下想了好一会,薛蟠也不阻拦,这个时候狮子狗“花生”不知道从何处窜了出来,绕过了跟在后头的嬷嬷和丫鬟们,对着薛蟠摇着尾巴献媚,薛蟠俯下身子,花生刷的一下露出了肚皮,吐着舌头,薛蟠摸了摸花生黄白相间的肚子,花生呼噜呼噜的发出了舒服的低吟声,微风吹过,花雨阵阵,一人逗狗,一人呆立,原本十分和谐宁静,却又被人突然打破了。

  “姑娘,外头的那人又来了!”

  /shu/38958/187164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