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七、织工?盐丁?

四十七、织工?盐丁?

  所以算起来,盐商的背景各有不同,马家和刘家已经是过去式,而侯家也会和义忠亲王一样,在盐商之中如同朝阳边上的彩云冉冉升起。

  “不劳义忠亲王妃挂心,”林如海冷漠的说道,“所谓亲事,自然是两情相悦,侯家门第太高,我林如海高攀不上,实在是不敢存什么攀龙附凤的心思来。别说是义忠老亲王妃,就是义忠老亲王当面,我也是这样一般的说话。”

  “老大人何须如此,晚生绝不敢是说什么强迫之意,”侯公子不急不忙,声音依旧是温润如玉,“王妃的意思,也是叫晚生多求一求老大人,若是大人觉得晚生不够成器,这也是寻常之理,那么晚生再寻法子就是了,王妃也言明,若是要请圣后老人家出面赐婚,那也是可以的。”

  “圣后老人家,不会管你这样的小事的吧?”

  “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不会管呢?”侯公子轻笑了一声,说道。

  薛蟠心里暗叹,想着林如海如此在扬州一言九鼎,不曾想居然在这暗室之中,被人顶成了这幅模样,侯公子又说道:“侯林联婚,必然有裨益于盐政,大人的事儿,日后是成了一家人了,晚辈和侯家一定是鼎力襄助。”

  不知道那里突然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声音,特别是这时候如此安静的情况下,听得分外的清楚,薛蟠转过头来,看见林黛玉的眼中早已蓄满了泪水,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慢慢的滴了下来,滴在了炕上的银丝灯芯草席上,露珠一般的飞溅在席上,薛蟠于心不忍,从袖子里头拿了一方帕子出来,递给了黛玉,黛玉摇摇头,却不肯接过,薛蟠硬把帕子塞在黛玉的手里,凑在黛玉的耳边轻轻的问:“这个人是不是很讨厌?”

  黛玉拿起了帕子在眼边拭泪,点了点头,薛蟠又问,“妹妹想不想嫁给他?”

  黛玉又摇了摇头,哽咽的说道,“什么混账行子,我是绝不会嫁的!”语气低微,险些听不清楚。

  “妹妹不想嫁就好,”薛蟠嘻嘻一笑,“你先别哭了,在后头听着我怎么把这个讨厌鬼给打发了。”

  薛蟠整了整袖子衣裳,走到了屏风后头,咳嗽一声,施施然的走出了花厅,“世伯原来在此地,”他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朝着林如海拱手,“姑太太那里说预备了上好的枫露茶,请世伯过去品一品呢。”

  林如海有些呆呆的看着薛蟠,这个小子怎么突然从这里出来了?不是在内宅玩去了?不过他是最聪明的人,看到了薛蟠的表情,顿时就知道了这究竟,有时候面对无法解决的难题时,逃避也不失为一种方式,他点点头,“话说起来,我倒是忘了,还好侄儿你提醒我,侯公子,”他对着坐在下首的侯公子说道,“今个事儿匆忙,正经事儿不宜谈,有什么事儿日后再说吧。”

  趁着林如海说话的时候,薛蟠仔细的打量了面前的“侯公子”,侯公子鹅蛋脸,星眸剑眉,身材高挑,衣着华贵,十分潇洒从容,堪堪是飘飘贵公子一位,看的薛蟠十分嫉妒暗恨不已。

  侯公子却不放林如海走,他煞有其事的喝了一口茶,朝着林如海微微点头,温和的说道,“老大人,晚生做事,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今个我来,就是请老大人同意此事的。”

  薛蟠转过了脸,仔细的看了看面前的侯公子,微微一笑,大摇大摆的坐到了侯公子的对面,“我说这位侯公子,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话糙理不糙,您也应该很清楚,世伯他老人家没有和侯家联婚的意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才是天经地义的过程,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可从未见过,有这样自己本人来硬提亲的,”

  说到对着自己有利的时候,薛蟠顿时化身封建制度的卫道士,指责侯公子不懂礼数,做一些霸王硬上弓之事,侯公子不以为然,喝了一口茶,瞥了薛蟠一眼,“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从我之后,日后自然是有的,你是何人?我今个是来林府提亲,和其他人无关,这位仁兄,若是没事儿了,你可以退下,不要打扰大家交谈。”

  林如海不动声色的说道,“这是我的世侄,乃是我自家人,怎么不能说的?”

  薛蟠对着侯公子目下无尘,不正眼看自己的骄傲态度不以为然,“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薛蟠嗤笑的看着侯公子,“世伯老大人已经言明,不要再谈婚嫁之事,你的脸皮怎么会如此的厚?还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怎么,还想学程门立雪,效仿千古佳话吗?”

  侯公子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这才隐隐有了一丝羞愧之意,他原本是以为林如海绝不会口出恶言,所以能够厚颜呆在此地,可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死胖子,说话如此粗俗,有些时候,大部分的时候,只有赤裸裸的真话才是最难听的,“你是何人?还谈及自己是读书人?实在是辱没斯文!”

  薛蟠一摇扇子,“在下金陵薛蟠薛文龙,见过侯公子了。不敢请问侯公子台甫?”

  侯公子双眼微微收缩,盯住了薛蟠,“你就是薛蟠?”他微微嗤笑,“原来是金陵来的织工啊。”

  这话是讽刺薛蟠家里头是织造起家的,“织工再怎么样,也比你这样的煮盐盐丁要强,”薛蟠反唇相讥,“承蒙老大人不弃,委任了我这协办盐引改派之事,我这个织工,正经管着盐丁了,怎么地,你看到小爷我,还不大礼参拜吗?”

  论起斗嘴,薛蟠自诩是不输任何人,侯公子猝不及防,脸上铁青一片,“就凭你也要我大礼参拜?”侯公子傲然起立,背着手睨视薛蟠,矫然如同华茂春松,“我在义忠亲王面前也只是作揖,见甄总裁不过是问好而已,见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儿,还要大礼参拜?”

  /shu/38958/18716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