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二、夜袭

五十二、夜袭

  所以薛蟠很笃定,义忠亲王不会干涉现在盐引改派的事务,任何一个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不会这样作为,阻碍任何一个让政敌可以抓住把柄攻击自己的大事情。须知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有意储君之位,想要登上大宝的人,可真不知道凡几了。

    贾雨村头上冒了许多冷汗,直勾勾的盯着薛蟠,之前他还对着薛蟠有一点轻视,薛蟠是一个极为不错的东主,待人真诚可靠,又十分的大度,只是似乎有一些妇人之仁,不愿意做一些决绝之事,起初还以为是本性纯良,如今把侯家的背景这么一分析,可见这一位钟鸣鼎食之家出来的人,无论是本性如何纯良天真,论起朝政起来,永远是一套一套的,言之有理,十分可信,这么一分析,侯家也不过是可以吓唬吓唬人的纸老虎罢了,贾雨村摸了摸额头的冷汗,“这么说来,侯家倒是不足为惧?”

  “万岁爷春秋鼎盛,怎么就知道不会有龙子诞下?”薛蟠又说了这么一句,结束了这一次的话题,当然了,他还是有些尴尬的,要为自己的这一次冲动和年少轻狂找一些借口,“得罪我薛大少的都没什么好下场,哼哼,侯家,死定了。”

  话音刚落,外头突然响起了喧哗声,盐丁兵小头目高声喝问,“什么人!”

  有人拦自己的车驾?薛蟠停下话,这可是真有意思了,他正准备侧耳听什么,只是突然之间听到了尖锐之物破空的风声,外头又响起了痛苦的叫喊声,“哎哟哎哟!”

  “有刺客!”

  “快快!护住大人!”

  “哎哟!不好,贼人有弩箭!”

  薛蟠又惊又怒,这青天白日的,怎么有会刺客?“好大的胆子!”他奋力而起,就要掀开马车帘子出去看个究竟,却被臻儿死命拉住,“大爷,咱们老实在里头呆着!”贾雨村也吓得脸色发白,但是还强忍着惊恐按住了薛蟠,“世兄咱们待在马车上就是了!”

  外头一阵嘈杂混乱之声此起彼伏,也不知道何处突然响起了喊打喊杀之声,又有箭镞叮叮叮的连续射在马车边缘,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骑士们的马匹也不住的嘶鸣,薛蟠的脸上冒出了热腾腾的油汗,他也是惊住,怎么会这样?

  盐丁兵的队正来禀告,他的语气十分焦急惊恐:“大人!有贼人趁着夜色来袭,他们点子硬,有弩箭!”

  薛蟠深深吸了一口气,“伤亡如何?”

  “有几个兄弟中了箭,其余的人无事!”

  “围成一团,”薛蟠果断下令,“熄灭灯笼,叫敌人看不清楚咱们,慢慢挪着往前走,大声疾呼,此地还在扬州城内,我就不信,有这样大胆子的人,居然敢袭官,叫人护住马匹,别让马受了夜惊!”

  薛蟠沉稳无比,“把兄弟们都带上,汤药费一概都由我出,若是他们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家里头老小都我照顾着养老送终!”

  队正连忙下去传令,大家伙都听到了薛蟠的声音,沉稳有力,丝毫不担心,顿时心里头有主心骨,熄掉了灯笼,又大声疾呼,本朝体制,城中都部署有兵马司巡逻队伍,只有有任何异常之事,都可以迅速赶来,所以只要躲过了这么暴风雨的一次性袭击,必然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臻儿连忙吹灭了车厢之中的琉璃灯,这时候是乌漆墨黑瞧不清任何事物了,果不其然,等到盐丁们一起鼓噪呼救,不一会,暗夜之中袭来的刺客们来无影去无踪,一下子就丢下了不少兵器逃之夭夭了。

  薛蟠正准备下车查看,却又被贾雨村拦住,“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世兄如此尊贵,岂能身陷险地?若是这些人拿着佯攻又反击的计划来,岂不是被他们料中?”

  薛蟠正准备下车,听到贾雨村这话原本也有道理,于是也就端坐马车上,等候兵马司的人来,过了大概半盏茶的时分,一群人在深夜之中呆了如此久,兵马司的人,却还未到来,薛蟠的心顿时沉了下来,贾雨村只听到夜色之中薛蟠的声音幽幽响起,“这些兵马司的人,只怕是和今日的事情脱不了干系。”

  巡盐御史府出来到此地不算远,夜间也是繁华的很,不一会,这里的变故就被发现,过了好一阵子,等到薛蟠派人在巡盐御史府请来了两百人的盐丁兵之后,兵马司的人才姗姗来迟,面对着薛蟠一行人,贾雨村的怒喝和斥责点头哈腰,带头的人虽然是请安谢罪,但是薛蟠怎么看,总是看出一副皮里阳秋,阳奉阴违的意思在里头,他左右看了看,竹树环合,靠着夫子庙的酒肆歌院,边上嘈杂无比,此地是一处闹中取静的地方,难怪敢在热闹无比的扬州城里头行刺杀之事,“这一处,倒算是埋骨之所,也不差了,”薛蟠淡然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理会兵马司的人,径直上了马车,到了马车里头,贾雨村递上了一支箭头,薛蟠接过一看,只见到箭头上有小小的两个字,“武甘”。

  “世兄,这是外头的贼人用的箭头。”

    “武甘?”薛蟠问贾雨村,“这是何意?”

  “估摸着是哪一个军械厂的编号,”贾雨村揣度道,“武昌军械厂极大,汉阳的好钢就地就可以用,只怕是武昌出产的,若是如此,倒是不知道那里根底,毕竟,武昌的箭镞,太多了。”

  薛蟠点点头,贾雨村又说道,“此外,还有武策军,也是武字开头的。”

  这么说来,也就不知道那里去查了,武策军,远在洛阳,不是薛蟠可以去调查什么的。只是,到底有端倪可查。

    “还有弩箭?”

  “有,但是不知道为何,只是射了一轮,伤了几个盐丁兵就罢了,学生估计,大约是弩箭难得,毕竟弓箭不禁,但是弩箭,朝廷是一直管理的极严格的。”

  薛蟠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微微一笑,“我知道了。”

  /shu/38958/18716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