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七、侯景

五十七、侯景

  薛蟠笑而不语,马嵩似乎明白了什么,点头也就不再追问什么,“请马兄好生看着吧,”薛蟠施施然的转身离开,末了留下这么一句,“扬州城的大戏,如今才刚开始呢。”

  马嵩看着薛蟠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得了薛蟠的承诺,这一下可是比什么都要强。

  观音巷,侯府。

  一位华服花白头发的老人坐在花厅之中,用力的拍着桌子,一叠声的叫人,“来人!拿绳子来!拿板子来,”他一叠声的叫着,脸涨得通红,颇有怒发冲冠之意,“把这个不知道轻重,不知道进退的奴才给绑起来,就地打死!打死!”

  昨夜温润如玉翩翩贵公子侯琳,这时候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面对着如此暴跳如雷的父亲,丝毫不敢露出昨夜不可一世的表情来,老者左右四五个的清客拦着,“世翁息怒息怒,世兄不过是见不得薛家那小子小人得志,故此出言讥讽罢了,那里就值当老大人如此生气的?”

  “正是如此,”边上的人也如此说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没有这过江龙一来就压咱们侯家的道理,世兄年少气盛,说了那么一两句,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这根本不是事儿!”那个老者又用力的拍着桌子,“年轻人斗气几句,算不得什么,咱们侯家,这点面子是有的,但是这个奴才,”他显然生气极了,手掌拍的通红,其余的人不敢劝,只能是拦着老者的手,他伸出手戟指跪在地上的侯琳,“这个奴才,居然敢带着人去惊扰那薛家的人,实在是该死!”

  “奴才,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侯家家主说话极为有水平,就算是在自己家中,极为私密的场所,但还不会和外人一样,说什么“截杀”,而只是说“惊扰”。那么这个惊扰,就可大可小了,性质和截杀完全不同。

  “世兄也只是鲁莽了一些……”清客说明道。

  “老爷,”侯琳膝行几步,抬起头来脸色恳切,当然,右脸颊上那红红的巴掌印不是很好看,“我是对着那个金陵小儿看不上眼,什么样的东西,上不了台面,居然来扬州吆五喝六的,故此没有给他脸,但是儿子知道轻重,绝不敢在城中做出这样派人刺杀的事儿,儿子再怎么年轻不懂事,也知道薛家的小子,身上带着官身,不是寻常人可以随意拿捏的。”

  “事到如此,你还狡辩?!”侯家家主勃然大怒,站了起来,就要冲上前给侯琳狠狠来一脚,却又被清客们拦住,侯琳显然十分惧怕父亲,连连磕头,又再三诅咒发誓,侯家家主这才半信半疑起来,于是叫人来问,管家来报:“家中所有护院家丁昨夜护送大爷回来,就没有再出去。”

  侯家家主这才确定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做出如此犯忌讳之事,他来回在厅内踱步,所以的人大气不敢出,侯琳也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过了好一会,侯家家主猛地顿足,双眼凝视虚空,露出了十分震惊的表情,“不对!有人谋害大家侯家!”

  “难不成有人借着世兄和薛家那小子起了龃龉的时候,趁机来给他一棒子,然后嫁祸给咱们家不成?”侯家家主边上留着两撇老鼠须的青衣秀才模样微微沉思,他摸了摸胡子,“难怪外头的人,就连世翁也觉得是世兄所为!”

  “好大的胆子!”侯家家主满脸通红,发须皆张,“成日打雁,今个倒是被大雁啄了眼睛,”他显然也是觉得如此,“该死的奴才刚和薛家小子起了冲突,夜里头就有人派了人马去惊扰薛家小子的驾,明摆着想把这屎盆子扣在大家侯家头上,别叫我知道了是谁,若是知道了,必然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若非咱们家里头办的,”老鼠须的清客出谋划策道,“世翁还是赶紧着撇清此事,学生的意思,还需赶紧去个园慰问探视,言明此事绝非自己所为。”

  “薛家是什么东西,也值得大家去探视?”侯琳傲然挺立,“侯家不需要对他说明任何东西。”

  侯家家主正端起了盖碗,听闻此言,重重的将那汝窑的水墨梅花填枝盖碗掼在地上,刺啦一声,碎玉满地,“薛家是什么东西?咱们侯家又是什么东西?不过是生发了几年,你就这样子翘着尾巴骄傲起来了!满招损,谦受益,老话儿是半点没错,都是寻常的商人之家,薛家还得了万岁爷的嘉奖,如今正经有一个六品的官身,他在林府说的话可半点没错,你若是知道礼数,应该就要跪下来请安,你是甚么东西,居然还在人家门口摆脸色!”

  侯琳被自己父亲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却也不敢辩驳甚么,清客们连忙转圜:“薛家的小子算起来,比世兄还年轻几岁,那个官身也只是内务府的官儿,在外头谁还认呢?比不得世翁家里头。”

  “话虽如此,可如今闹了这样的事儿,不妥善处理,只怕是后患无穷!”

  “老爷,”侯琳连忙插话,“薛蟠那小子,胆小如鼠,昨夜就连夜辞了盐引改派的差事,这事儿错有错招,若是他们觉得是咱们侯家做的,免不了要高看大家一眼,”侯家家主剑眉倒竖,又要发怒,侯琳连忙说道,“薛家的小子既然已经辞了盐引改派的差事,那么此人在扬州已经无足轻重,老爷大人有大量,无需和他计较什么,但也无需给他如此大的面子,何须劳动老爷去个园?须知道在王爷面前,王爷还尊称老爷为‘姨夫’呢,对着那小子低头赔礼道歉,岂不是丢了王爷的脸面?先生出的主意不通。”

  侯家家主唤作侯景,乃是义忠亲王妃的姐夫,算起来,侯琳正经应该唤义忠亲王为“姨爹”,这样的关系,加上义忠亲王乃是下一届皇帝,现在的储君夺冠大热门,侯家隐隐在扬州城里头,就连漕运总督都不好随便轻视之。

  /shu/38958/18716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