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六、项庄舞剑

六十六、项庄舞剑

  薛蟠原本有些迷糊的眼神顿时清醒过来,“侯景?和马家一起去御史府,他们要做什么?”他随即想清楚了一点,不以为然的伸了伸懒腰,“这些人,御史的大门都进不去,只能是在门房等着,林大人想见就见,不想见就请他们吃闭门羹,何况今个有要紧的事儿要办,林大人是来咱们这边的,怎么会理会他们?侯景是侯家家主又能怎么样?无需太过担心。”

  “绝不是如此简单的,世兄,”贾雨村焦急的说道,“马嵩来报,说是盐运使一同出发了!”

  “一同出发……”薛蟠懒洋洋的说了一遍这四个字,随即明白了什么,冷汗淋漓,瞌睡虫早就抛到爪哇国去了,“先生你的意思是?侯家他们是和盐运使一起去的?”

  “是的,”贾雨村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单单一群商贾,就算是富可敌国,兰台大人也无需把他们放在眼里,只是若加上了盐运使,林大人就不得不见了。”

  薛蟠倏然而起,湖绿色的长袍流水般的抖动了起来,“他们去御史府做什么?”这下可是半点睡意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沉重的压迫感,“一群人一起去,一个盐运使,再加上一群盐商,想要干什么?”

  薛蟠和贾雨村对视一眼,都发觉了对方的脸色十分凝重,事有反常,必为妖,盐运使虽然薛蟠没有拜见过,但是在扬州城里头,自从林如海到任,盐运使的存在感就一直非常低了,怎么这一次突然就跳了出来要去见林如海?林如海之前也在话语里提及他和盐运使有过纠纷斗法,只是不知道如何,盐运使服软不再干涉盐引改派之事,可这一次突然来这么一招,于情于理都是不通的,须知国朝体制,从未有什么上官去拜见下官的道理。

  这是要闹幺蛾子了,薛蟠又问贾雨村,可有什么别的消息传递过来,贾雨村言明马嵩只是派人来说了这么两句话,“就两句话?”薛蟠恼火的说道,“他人呢?!”

  “学生也问来人,来人只是说,马嵩还需要去联系一些人,到时候直接在百花厅等候大人。”

  薛蟠无声无息的骂了三个字,马嵩这样的表态,只怕是的确让桑弘羊说中了就是想要有限度的支撑自己,而不会全力帮助自己,风吹两面倒,说的就是马嵩,百花厅就是今日预备着议事的地方,马嵩在那里等着自己,但是问题是,今天百花厅,还能议事吗?

  “马上换衣服,”薛蟠当机立断,对着臻儿喝道,“换衣服,我即刻要到林府去!”

  不一会就换好了衣服,薛蟠急匆匆的给自己戴好了金冠,齐如邦又来报,“桑公子来了!”

  “快请!”桑弘羊居然来了,薛蟠连忙走出花厅,到了前厅照壁之后,桑弘羊已经跨步入院,薛蟠一把牢牢拉住了桑弘羊,“桑兄,我问你一句话,你可是愿意帮着我?”

  “薛兄怎么这么说?”桑弘羊有些奇怪的说道,“我若是不愿意帮着您,只怕是不会来这里,而是跟着家父去御史府了。”

  “桑老爷,和侯景那一帮子人一块,跟着盐运使,去林府做什么?”现在最关键的要问清楚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如果真的是按照自己所预测的那样,局势朝着不利的境地滑去,那么今日百花厅的聚会,只怕是要成为一个笑话。

  “我使人打听了,”桑弘羊显得十分镇定,他是知道内情了,“侯琳也约了我同去,说是要群起而攻之,让盐运使做媒,两淮盐商作保,促成侯林两家联婚。”

  “侯家的脸皮是比扬州城的城墙还要厚,”薛蟠冷冷的说道,“这事儿只是一个幌子,目的却不是在此。”

  他和桑弘羊对视一眼,同时说出,“是为了盐引改派之事!”

  拿着联婚的幌子来压迫林如海,不管林如海是否答应,有盐运使在,都不能够和上次一样轻易躲了过去,按照薛蟠这些日子和林如海相处的印象,林如海有谋略有手段,只是少了一些临场随机应变的决断,若是这么一些人气势汹汹的到了林府,林如海重压之下,局面就难控制了。

  “林大人对着林妹妹爱若珍宝,必然是不会同意和侯家联婚的,何况这也是侯家,嘿嘿,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根本不是为了想要联婚,只不过是想着要夺权罢了,若是林大人把盐引改派的差事交出去,那么,侯家才不会想要和林家联婚。”

  “走!”薛蟠说道,“林府那边我放心不下,需要即刻就去瞧瞧!”

  “慢,”这时候倒是站在一边的贾雨村说话了,“学生以为,世兄这个时候还是别去林府才好。”

  薛蟠顿足,“为何如此说?”

  “世兄一个人去,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学生说句放肆的话,世兄在那些人面前,面子还不够大,特别是盐运使,乃是林大人的正经上官,世兄和林大人是交情好,自然盐运使不会把你放在眼里,”贾雨村说道,“世兄去了林府,不说话还好,若是想要帮衬着林大人,说一些话儿,只怕要自取其辱——世兄见谅,学生说话孟浪了。”

  薛蟠摇摇头,“诚哉斯言,大实话虽然难听,可我也并非是听不进去话的人,你说的不错,”他沉着了一些,“可我若是不能够帮上忙,岂不是白干了!”

  “决计不会,”贾雨村沉着的说道,“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世兄为何不能围魏救赵?世兄不好为林大人说一些话帮衬着,可还是可以为林大人办一些事儿起来的。”

  “你的意思是……”薛蟠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的是百花厅那里头?”

  “侯家是铁了心,要在这里头把盐引的事儿搞砸,起码不能让兰台大人插手,既然邀了盐运使,那么必然,今日是不分一个胜负出来不会善罢甘休的,学生的意思,比如围棋,若是一角被围困,其余的地方只要胜了,那整盘棋,就是胜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