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二、天意民意

七十二、天意民意

  杨贝伦图穷匕见,今个的真正目的就是此事,要林如海交出盐引改派的大权!

  满室死寂一片,大家伙大气也不敢出,有的人低着头不敢看,有的人到处看,神色各异,侯景淡然自若,坐在位置上捻须含笑的看着林如海,不少不知道内里只是跟着来打酱油的人这才恍然大悟,侯家的本意,根本不是什么联婚,而是要想着盐引改派的巧宗儿!

  侯家算是新贵,是最近十来年才生发起来的,之前在盐商里头只能算是中等人家,这几年能够一飞冲天,靠的就是义忠亲王备位储君的优势,又有剑阁节度使帮衬,等闲之人不敢掠其锋芒,故此一步步的到了四大天王的位置,这一次的盐引改派,大家伙都很是担心,只要是改,那么必然,就有人吃亏,有人赚便宜,那若是自己赚便宜,把手里的盐引更多起来,这就是最好的,可若是万一自己成了减少盐引的那一拨人,或者说,若是这万贯家财被拿走了,只怕是不仅要跳楼,原本积累下的财富根本就不能够长时间的维持挥霍的,故此大家伙都朝着薛蟠这个毛头小孩献媚奉承也就是不奇怪了。

  其余的人,不过是想着自己如何减少损失罢了,而侯家却是更利害,居然想着撺掇盐运使杨贝伦把盐引改派的事儿给争过来,若是盐运使把盐引改派的权柄拿在手上,那么别人还不知道,可侯家,可是就真的是要独步天下了!

  侯家和盐运使的关系必然极好,不然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小子的婚事特意前来做媒,何况途径图穷匕见大家看的很清楚,侯家和杨贝伦,早就是勾结上了!

  一直没有发言的唐家来人,还是哪一位白白胖胖的唐亦宋唐三爷,他一直原本是闭目养神不发一言,听到这话之后突然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侯景,“这个老小子,”唐亦宋心里暗骂,“居然存了把大家这一网打尽的心思!实在是毒辣!”

  且不说众人脸色各异,林如海听到杨贝伦这样的话,脸上露出了怒容,“杨大人慎言,盐引改派之事,乃是圣上钦定,是必须要做的,户部的文书也说的很清楚,此事交由本官办理,若是大人想要办理盐引改派之事,不如奏请圣上,言明此事本官办的不妥当,卸了职权,若是如此,本官也无话可说,自然交权。”

  既然杨贝伦要夺自己的权,林如海也毫不客气,不再称呼自己为下官。

  林如海给杨贝伦下了一个套,说此事要换办理的人也不是没关系,只是你自己上奏和永和皇帝说明就是,若是皇帝准许,他自己自然无话可说,可林如海乃是毓庆宫侍读出身,乃是皇帝最为亲近的一拨人之一,盐运使如何敢上这个折子?杨贝伦也不上当,“此事无需请圣上下旨,圣上只是说要办盐引改派之事,却没有御口亲言要林大人你自己个亲自办,何况户部的文书是不假,可林大人你又非户部的官儿,按照道理,此事既然是户部下派,那么自然,应该由我这个户部的官儿来办。”

  “此事乃是圣上所定,我出京的时候,圣上亲口玉言,言明两淮盐政闹得不成样子,豪侈者无度,有德者无一,两淮盐政的赋税一年比一年少,可市面上的盐价是一年比一年高,这必然是两淮盐道衙门的人办事不尽心的缘故,只怕还有蛇鼠一窝的可能在里头!”林如海说道,“故此让本官前来扬州,不管如何,要把盐政的银子先给收起来。”

  林如海转过脸看着杨贝伦,“杨大人,本官的意思如何,你应该听得很清楚了吧?圣上正是因为对着盐运衙门的当差十分不满,故此才让我点了盐政,督察两淮盐业,又委了盐引改派之权。”

  “你!”杨贝伦脸上白一块红一块,这是赤裸裸的打脸!林如海的意思说的很清楚,那就是因为皇帝对着两淮盐业的事务十分不满意,也就是对着杨贝伦十分不满,故此才会派了自己的嫡系林如海来修正盐业,“大胆!”

  杨贝伦色厉内荏,脸上十分的恼怒,心里却是存了退却之心,如果皇帝真的是对自己这种看法的话,那么自己的前途是很受影响的,而且根据林如海的话语,和自己在都中的眼线回报,都说明,皇帝对着自己很是不满了,但是如果现在又跳出来拦住林如海行事,只怕不仅林如海办不好差事要失了圣心,自己更是要被踩在地上,起码在皇帝秉政的时候,永远不可能得到重用。

  得不到重用,那么自然是升不了官的,还有很大的风险可能要去海外,本朝对着官员倒是十分宽容,除非谋逆大罪,不然不会轻易贬斥,但是有一招叫做明升暗降,大越朝在海外有许多的领土,有极北之地金州,此地虽然设有总督统管一切军政大权,和土皇帝无异,但是孤悬海外,在极北之地,鲸海过去还有行船一个月,若是得罪了皇帝,给你升一个从一品的总督,把你发配到金州去,那么大约几年之间是不会有人想起这个倒霉鬼的。

  此外还有霖州,终年暴雨闷热,有瀛洲,那里都是日本鬼子讲鸟语,时不时还有刺杀大臣的事件发生……这些地方都是厚待很多忠心耿耿老臣的安置好处,想到这些倒霉的后果,杨贝伦心里存了退却之心,脸上却还是勃然大怒,“林如海,你别忘了体统规矩!”

  林如海微微一笑,不再言语,杨贝伦用户部的大旗,林如海就把皇帝搬出来,天大地大,皇帝最大,谁还能越过皇帝去?何况林如海的品性,也不会胡乱说话,是个人都知道,两淮盐业办的不好,致使朝廷短了银子使用。、

  他已经听出来了杨贝伦话语里的退却之意,正在静静等着杨贝伦见好就收,不再提及此事,这时候侯景出声了,“天意如何,咱们不知道,可民意如何,林大人还是要瞧一瞧的。”

  /shu/38958/18716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