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十四、空手套白狼

八十四、空手套白狼

  见到山西人如此嚣张,张扬自己多少有钱,本地的盐商们自然不忿,且徽商和晋商很不对路,见到敌人如此嚣张,这时候虽然是都在薛蟠手下讨生活,但也不是同心协力,什么事儿都要和和气气的办的,桑弘羊微微冷笑,“这事儿,你们想要多少的出息,怕是不能够的,这些盐引原本就是大家两淮盐商拿出来的,你们想要分润一二,咱也不是小气的人儿,自然也是成的,可你们难不成还存了包圆的心思?且不说你们和薛大人交情好不好,就说大家几个在此,也不容许你们如此嚣张,你们有钱,难不成大家就缺银子了吗?”

  “就是如此,”有人在边上跺脚喊道,“桑公子和马公子可都是薛大人的好朋友,薛大人说了,是不会亏待好朋友的。”

    乔致越哈哈一笑,“桑公子何须动怒,我这不过是想得美罢了,大家晋商在扬州不中用些,可,”他低着头转了转手上的红翡翠扳指,意态闲暇的说道,“几百万两的银子还是拿的出来的,何况薛大人今日办大事儿,我可是先进献两百万白银,这是铁打的东西放在这里,错不了,各位自然是薛大人的好朋友,可是大家伙我是没瞧到有什么表忠心的东西?咱们都是商人,口惠而实不至,这一套就免了吧?”

  他得意洋洋地带着晋商一群人先签字画押,随即离开,末了还加了这么一番话:“薛大人说了,价高者得,先到先得,各位,这时候我就不奉陪了!咱们下午见真章!”

  “好一个山西佬,吃铜钱的貔貅!”马嵩冷然说道,“居然欺负在咱们头上了!若是他们把大笔大笔的银子砸过来,只怕是就靠着咱们这些人,抵挡不住!”

  “别担心,”桑弘羊摇头道,“咱们人不少,不信他们可以一家独大,文龙兄也有定夺,不会让他们都吃下去的。”

  “不成,”马嵩跺脚说道,“家父还在林府陪着侯家那一些人胡闹,却不知道百花厅此地已经是风起云涌,再躲在小楼里,只怕出来的时候,城头大王旗已经变换了!不成,我这是要即刻去面见家父,要让他赶紧来此地主持大局,盐引改派,若是四大家八大家不出面,扛不住这些来势汹汹的北佬!”

  马嵩匆匆离去,桑弘羊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却没抬腿,一些小门小户的盐商彼此之间窃窃私语了一番,对着贾雨村问道:“若是一家力有不逮,可几家联合起来办否?”

  “自然是成的,”贾雨村刚才只是冷眼瞧着这些人在彼此争论,见到有人来问,才施施然的捻须笑道,“按照薛大人的意思,无论是谁,哦,自然,是今个先到的这批人,可以先得一部分的盐引,大家伙若是银钱不够,自然可以联合起来,一起吃下一些盐引。”

  这么说大家就放心了,若是要自己个出,许多小盐商是没有多少资本可以和八大家四大家这些大财主抗衡的,但是若可以联合起来,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从虎口夺食,夺下几份可以传承给后代衣食无忧的盐引,这才是好结果,若是运作得当,又有银钱作保证,只怕一夜之间,鲤鱼化龙,成为扬州城里有名号的大户人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乔致越等人如此干脆利落的离去,无非是去凑银钱了,大家伙问清楚了这一个最要紧的关节,于是争先恐后的签字画押,随即纷纷出门,呼朋唤友,预备着筹集银钱。

  桑弘羊也不离去,瞧着人都散的差不多了,于是和贾雨村一起,到了后头找薛蟠,薛蟠已经准备在吃午饭了,他翘着二郎腿,坐在一边喝着茶,得意的哼着小曲儿,桑弘羊脸色不太好看,对着薛蟠说道:“文龙兄这一番操作,我实在是佩服的很,只是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外头的人有没有发现,我倒是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若是此事不解决,今个的事儿只怕是一场笑话!”

  薛蟠看到两人点点头,“都来了?那就一起坐下吃饭吧。”他听到桑弘羊如此说,微微一笑,“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臻儿在布置碗筷,薛蟠看到桑弘羊的表情,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桑兄是否觉得我在空手套白狼,唱一出空城计呢?”

  “文龙兄,”桑弘羊坐在了薛蟠的对面,急切的说道,“您今个要让出去的四万盐引,都是别人的心头肉!怎么舍得就这么一句话都拿出来呢,若是这些四大家,八大家都在,倒也罢了,现场交割,大家伙瞧得清楚,也就愿意咬着牙砸钱了,可如今这些人都不在,到时候万一这事儿不成,文龙兄你可如何收场是好啊。”

  “这不是有如岳兄和桑兄在嘛,”薛蟠一脸的无所谓,“足可以代表四大天王和八大金刚了。”

  “我说句实在话,若今日我为桑家家族,我是绝不会同意这样的方案的,只是我有求于文龙兄,也不得不出此下策,”桑弘羊恳切的说道,“马嵩更不可靠,他是不能够和大人同心的,他已经去延请马家家主,我实在是担心,这边的消息传到了那边,更是要霹雳雷火,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说的不错,”薛蟠请贾雨村和桑弘羊入座,一时间饭菜已经摆放整齐,薛蟠夹了一块樱桃肉,放入口中,赞许的点头,“这也樱桃肉酥而不烂,烧的可是比咱们家的厨子要好多了。”

  贾雨村笑道:“樱桃肉原本就是扬州菜,金陵的厨子烧的不好,也是正常。”

  “菜式各有不同,厨子烧法也是不同,来此地当然要吃扬州菜,桑兄,”薛蟠请桑弘羊坐下,“戏法人人会变,可这戏法,要变好,变出新意是最难的,不错,你说我现在是空手套白狼,是对也不对,若是纯粹的口惠而实不至,是没人听我的话的,我现在是在和盐运使、侯家他们熬呢!”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