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十九、第三招!

八十九、第三招!

  林如海转过脸来,脸上全是怒容,“怎么,杨大人,你除了把我这御史府团团围住之外,还预备着要把本官软禁不成?”

  这时候已经撕破脸,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杨贝伦已经做了小人,自然不怕再多加一点阴险,“不敢,只是本座要提醒林大人,公事私事,还是要公事为重,贾夫人身子不好,自然有大夫照看,”杨贝伦吩咐亲随,“把扬州府最好的医官叫过来,预备着给贾夫人诊脉!”

  “林大人你又非大夫,到了贾夫人身边,也不能帮上什么忙,还不如在此地,”杨贝伦阴阴的一笑,“把事儿都解决了,”他一挥手,边上一直站立不动的彪悍将领模样的人大步一跨,拦住了朝着后头的通道,“若是林大人能够感悟大局之变,本座自然可以让你料理私事。”

  林如海紧咬牙关,一动也不动的瞪着杨贝伦,腮边的肌肉忍不住剧烈的抽搐着,他看着拦住门的两个大汉,紧闭双眼,无奈的摇摇头,吩咐管家:“赶紧派人请大夫来!”

  随即转过身子落座,只是闭目不言,侯景再三发难,林如海只是冷冷发笑不语,侯景见林如海没有什么新招数出来,于是对着杨贝伦笑道:“盐运使大人,林大人看来是已经不愿意再处理盐引改派的事儿了,就请大人您直接下令吧。”

  这是釜底抽薪之意了,横竖林如海的命令也传不出去,只有在座的人才知道林如海并未屈服,可也不能一直陪着他在这里耗着,于是侯景当机立断,就要请杨贝伦发号施令,“先把姓薛的小子抓起来,处他一个妖言惑众之罪!”

  既然是争执不下的表现,那么杨贝伦也不会和林如海客气,他现在的确是骑虎难下了,如果能够顺顺利利的把盐引的事儿,给接下来,给办好,那么皇帝或许看在木已成舟盐业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暂且忍下自己,大越朝的官员何止百万,杨贝伦相信只要度过这一段时间,忙于政务的皇帝或许就会干脆忘了自己个,或者是求一求圣后,让皇帝宽宥自己个,也不算难事。

  可若是得罪了林如海,再把盐业的事儿办砸了,那么不仅从私人感情上或者是公事公办上,都要死的很难看,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悔恨是自己搞成了这个局面,任何都会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侯景如此说要把薛蟠抓起来,杨贝伦点点头,“侯老所言极是,来人!”他高声喝道,“带一帮人,去百花厅把薛蟠给我抓起来!”

  “放肆!”林如海忍不住睁开眼喝道,薛蟠是帮着自己办事的,若是这薛蟠都护不住,盐引的事儿自然做不起来,你信任的人已经被打倒在地,“侯景你是何等人?居然敢这样嚣张,出言抓捕一位朝廷命官,杨大人我且告诉你,或许你忘了体统规矩,未经兰台寺调查,刑部下文,谁都不能够抓捕一名朝廷命官,何况薛蟠乃是正六品织造府提督!你敢去抓他?”

  “事急从权,”杨贝伦不理会林如海,“薛蟠今日之行事,绝非做他的织造之事,他已经越权了,我自然可以从权,来人!”

  外头跑进来了不仅仅是盐运使衙门的盐兵,更有一群争先恐后进来通风报信的管家管事们,桑家的管事就很是惊恐的对着桑家家主大声说道,他这个时候也不顾及什么礼数了,“老爷!老爷!”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桑家家主被吓得一大跳,不悦的说道,“不成体统!”

  桑家的管事还未说话,边上唐家的管事就结结巴巴的把这个十分不好的消息给说出来了:“百、百……花厅,百花厅……”

    “百花厅怎么了?”唐亦宋吓得脸上的肥肉忍不住连续的抖动着,今个受到的惊吓可是远远比今年过去这段日子加起来还要多,他这时候不免对着听到任何百花厅的消息都心惊胆战的,虽然说起来,百花厅还是唐家的产业,那个管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唐亦宋一拍桌子,“快说!”

  这时候还是侯琳从外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面如死灰,且带着一种死了人的语气说道:“薛蟠那小子,又增设了一万两千四百八十一张盐引,作为今日改派竞拍的大礼!”

  顿时之间,林府的花厅陷入了死寂,似乎过了很久之后,场面上议论的嗡嗡声怎么样都压不住了,声浪骤然高起,似乎火山就到了隐隐要喷薄的时候,侯景这个老狐狸脸上终于露出了慌乱之色,若是之前薛蟠的手段还是在他的预料之内,这一万张盐引,就不知道是从那里云端劈下来的闪电,把侯景原本的不败金身给劈破了,他忍不住大喝道:“薛蟠那里来的一万多张盐引,两淮盐引,从国朝定鼎以来就是这点份额,绝不会突然之间多出来的!”

  他喘着粗气,瞪大了通红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林如海,“林大人,你敢让薛蟠假冒盐引一万张,这可是杀头的死罪!”

  林如海不屑一顾的藐视侯景,“侯老板,本官倒是觉得你可以静静心了,怎么今日里头一直在说什么胡话,伪造盐引,素来是你这种盐商干的事情,薛蟠和本官都是一心为了朝廷效力的,可能会做犯法之事吗?真是愚蠢!”

  “那你说,那里变出来了一万多张盐引!”侯景大声喝道,“两淮盐引若是贸然增加,无论是谁,都会受损!”

  “自然不是用在两淮此地了,”林如海说出了这一日之中,算起来是和薛蟠一起做出来的最为隐蔽之事,“西南剑阁用兵,西北西海拓边,两地都缺盐使用,诸藩已经朝着朝廷哭诉了,奈何呢,西川的井盐、北边的池盐都已经渐渐枯竭,不能够支付本地所用,更别说要支应两地了,本官上折子言明两淮盐商报国拳拳之心,”他朝着半空之中微微拱手,以表尊重之意,“圣恩浩荡,已经密旨下达,要我再增设一万两千四百八十一张盐引,给两淮盐商西南和西北两地贩盐之用,如此,可有什么不妥的吗?”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