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十、崩溃

九十、崩溃

  林如海的声音不大,可听在大家伙的耳朵里,却如同惊雷一般,“圣上知道两淮盐商的忠心,故此,这个差事一概不派长芦和两浙盐运,单单派给了咱们两淮盐商,怎么,大家伙,”他环视众人,故作惊奇道,“莫非大家伙觉得自己手里的盐引已经难办了?若是如此,我再请旨回了也就是了。”

  满室的喧嚣声顿时消隐无踪,无需林如海再说什么,大家都必须面临到一个选择的问题了,林如海回复了镇定,只是叫人来上茶,侯景面如死灰的瘫坐在位置上,看着上座的杨贝伦,杨贝伦已经是脸色蜡黄,满脸大汗淋漓,之前三分之一的盐引,共计四万,或许在许多人的眼里,诱惑还比不上这西南和西北的一万多张盐引!

  八大金刚里头的李家家主和上官云飞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同站起来,也一如马家家主一般,先朝着林如海磕了头,上官云飞说道:“大人为两淮盐商筹谋如此,实在是小人等的福气,小人等无话可说,只能先去百花厅伺候薛大人料理盐引改派之事,再来给大人请罪!”

  这两个人当机立断的站起来宣示自己退出这里头围攻林如海的活动,众人纷纷附和,这样一下子就站起了二三十号的人,一同跪拜行礼,“小人家中还有要紧事儿,先告退了!”这还是会给自己立牌坊的,许多人也和李家上官家一样,开门见山的对着林如海请罪,并表示要去百花厅伺候薛蟠薛大官人料理盐引事,丝毫不顾及侯景和杨贝伦的面子,唐亦宋也陪同唐家家主一起出去了,“我就说了!”唐亦宋大声说道,“就知道薛大人能成事儿,不然唐家也不会把百花厅借给薛大人用!”

  “不是借!是请薛大人笑纳!”唐家家主纠正了唐亦宋的说话,“薛大人一来就住在个园,可见和大家唐家缘分最深!”

  唐家离开,照样带了一拨盐商离开。剩下还有一拨人犹豫不决,可又听到了一个消息:“刘老和马家家主一齐去百花厅了!”

  刘炳德果然挑着最好的时机,前去了他认为利润最大的地方,如此一来,还有一拨人再怎么的冥顽不灵,也知道侯景和杨贝伦意图逼迫林如海交出盐引改派差事的图谋已经没戏了,于是纷纷离席而去,商人从来都是如此,重利而已。

  刚才还是宾客满堂,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满堂宾客已经剩下了寥寥数人在场而已,不过是伺候茶水的下人,并林如海、杨贝伦、侯景父子几个了,管家又来报:“老爷,太太还是昏着,没醒!”

  “大夫来了不曾?”

  “大夫说情况不好,已经熬下参汤了,”管家带着哭腔说道,“姑娘哭的不行了。”

  林如海原本是挂念自己的妻子五内俱焚了,只不过是为了大局着想,又被杨贝伦形同软禁,故此不得不在此地,如今看着大局已定,那里还忍得住,连忙站起来,朝着后头走去,不再理会还留在场内的这几个人。

  杨贝伦瘫坐在位置上不发一言,侯景双眼发直,只觉得这么片刻之间老了许多岁,侯琳吓坏了,他从未见过自己父亲露出了如此凄惨的表情,素日里只觉得父亲犹如大英雄一般无所不敌,素来都是最坚强伟大的,不曾想见到父亲如此,侯琳有些吓坏了,跪在地上,对着侯景说道:“老爷,您的身子要紧啊!”

  “我的身子?”侯景有些呆呆的看着侯琳,“我的身子还有什么要紧的,咱们侯家,眼下只怕要完了!”

  “还没有完,”侯琳咬牙说道,他用力的摇着侯景的臂膀,似乎要把父亲赶紧摇醒一般,“薛蟠那小子定下如此毒辣的计谋,却不能伤大家的根本,无非是三分之一的盐引,算不得什么,就是全都丢出去了,咱们侯家还是盐商的翘楚!何况咱们家也不是没钱,薛蟠那小子说价高者得,难不成就不能去百花厅把原来的盐引给夺回来吗!”

    侯景有些悲哀,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太过于天真幼稚,若是真如薛蟠宣称的如此简单,怎么可能?须知道这时候已经彻底得罪了林如海,林如海若是说不准,绝不可能有侯家翻身的机会!不过侯琳的话不算错,侯景强打起精神,“不错,薛家小子宣称的这个方案,我却不能忍了他,万一他再做什么幺蛾子的事儿来,咱们不在场,只怕要更吃亏,起码不能超过老夫的底线!”他扬了扬眉毛,“走!去百花厅!”

  侯景也不再看瘫软在地上的杨贝伦,拂袖离去,在他看来,这个临时的联盟已经破裂,且杨贝伦如此无能,不能够配合着自己把林如海的差事给逼着交出来,他这个时候已经尽数明白,百花厅薛蟠那里不过是占着一个出其不意的法子,又趁着盐商豪门们不在场,而小盐商们无力反对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这样办盐引的规矩立了起来,木已成舟,侯景此去也不过是防着自己个的利益太过于被侵害罢了。

  杨贝伦瘫软在上座上,左右只剩下几个还站着的清客,清客看到自家东翁在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都被翻盘,嘴里虽然全劝慰不已,可心里不由得觉得此人运道已失,看来自己要另外再找东席做了。

  林如海大步走到正院,这里头已经哭成了一片,仆妇丫鬟等人无不哭成泪人,林如海的心顿时坠落到了谷底,眼前一黑,只觉得气透不过来,身子也摇摇欲坠,管家连忙在边上扶住,林如海连忙问:“这是怎么了?难不成?”

  这是贾夫人的正经内院,男仆是不能进内院的,只是这时候情况危急,管家也顾不得了,扶着林如海进了内院,又叫伺候贾夫人的嬷嬷来,“太太怎么样了?”

  “太太还昏着,嘴里不停的念叨老爷和姑娘的名字,只是,”嬷嬷哭着说道,“醒不来!”

  林如海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二,原本坠入谷底的心又回来了一些。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18716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