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新的竞拍目标

一百、新的竞拍目标

  大家伙又再三劝,薛蟠这一次是铁定了心思,“有多少力气吃多少的饭,不该自己的,我是绝不会沾染的,承蒙大家伙给面子,匀了八百张盐引给我,已经十分满意,过犹不及,欲不可纵,何况我若是再参与竞拍,只怕是还要妨碍了你们,本官心意已决,毋庸复言。”

  大家见到薛蟠心意已决,倒是佩服薛蟠极了,这样的局面,薛蟠一个人说了算,又有林如海的大印在此,就算是杨贝伦厚着脸皮过来,也绝不能使唤的动薛蟠,现在他可以说是两淮盐商头上的太上皇,他说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如果薛蟠不顾及吃相,铁了心要拿个几千张盐引,大家可能心里有些疙瘩之外,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是让薛蟠如此做,可薛蟠居然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金山银山在面前丝毫不动心,只是拿了一点点,只有八百张盐引,可真算是少之又少了,大家无不佩服,就连侯景心里恨得薛蟠要死,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不过是十三岁的小胖子,面对诱惑的时候,简直沉着的不同寻常人。

  之后的竞拍就波澜不惊了,一下子很快就结束了,大家伙的心思已经被最后的一批竞拍给迷住了,无暇顾及这些本地盐引的去向,林管家从盒子里拿出来了一叠盐引,放在了薛蟠面前的矮桌上,原本摆放着满满当当的盐引,这会子已经尽数发卖出去,只留下这里一点。林管家朝着薛蟠禀告道:“新增西南和西北一共一万两千四百八十一张盐引,已经在这里了,请大人分配。”

  薛蟠点点头,“不用另外想法子了,这是林大人给大家伙争取来的,轻易可不能随便发了,依照之前的例子,竞拍就是。”

  在座的人,也应该是见多识广了,刚才这么几万的盐引都看过了,可看到这些崭新的纸张,不免又要喘粗气起来,这两地的盐引,说起来,番邦小国能卖多少盐出去?若是指望着卖盐赚钱,那一准赔死,不过呢,这个盐引意味着,自己的生意可以从金陵省一直做到西南西北边疆去,有了这个盐引,等于就是拓展了一条极为宽阔的赚钱阳光大道!

  这个出息,可是比单纯的本地盐引来的更重要了,想着今日早上大部分的人听到竞拍盐引还无动于衷忍得住不倒戈,可听到这西南西北的两地盐引新增,顿时所有的人毫不犹豫的都弃侯景和盐运使而去,可见这两地盐引的巨大用处,绝非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薛蟠下了命令,于是大家伙互相虎视眈眈起来,唐家的生意都在金陵省,他不是很在意出远门的生意,可马家就不一样了,“马家马家,四方为家。”这是扬州城的谚语,说的就是马家四处做生意,这两地的盐引,他们是势在必得的,何况还有最会做生意的晋商,晋商差不多垄断了关外塞外北海鲸海等地的大宗生意,西北一边也是他们十分中意的地方,其余的盐商虽然不见得会亲自出门去做这条商路的生意,但是若转包给别人,自己收一点固定的收益,也是很不错的。故此,这个时候的硝烟,不见得比之前的要少。

  这时候天色已晚,薛蟠揣度着大家伙的银弹也需要补充一番,于是命令,“先吃点东西,大家伙再竞拍就是,今日随意吃一些,等到事儿都妥妥得办好了,明日我做东,请各位一起好生吃一顿饭。”

  这么多的人,自然是只能随意吃一些了,这些人大约这辈子都还没吃过如此简陋的晚餐,所幸大家伙都预备着晚上最后一搏,也不在乎吃些什么东西,这个时候李如邦最忙了,他把自己手下的那些管事们一字排开,等候着大客户们上门,饭吃好了李如邦的消息也传递回来了,“已经谈妥了,共计有五百万的银票要在咱们的票号上开。”

  “五百万?”薛蟠他不太清楚自家的票号生意如何,“这银票开的出来不假,可末了咱们兑的了吗?”

  李如邦瞧了瞧左右并没有其他人,于是小声的禀告:“这银票只要印出去就是了,横竖自家票号开的,拿到公中缴纳盐引的钱,不会不认,这不担心,且咱们收着利息呢,这银票等于是借给他们的,他们过些日子凑了银子,自然就还上了,且若是直接银票拿着献给朝廷,朝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这个呢,到时候怎么样都凑的起来了。”

  薛蟠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就不想在盐引上过多纠缠做什么文章,听到李如邦有定算,他也不多问,只是提醒一句:“别忘了叫他们赶紧着还钱,若是不给钱的,盐引先押着,不许给他们。”

  主仆几个还在说话,侯景带着侯琳俩个人一起走了过来,对着薛蟠行礼,“大人。”

  “哦,侯老板,”薛蟠点点头,“今日我算是瞧见侯家财大气粗了,可真是这个!”他朝着侯景竖起大拇指,“乔致越若不是联合了晋商这么一帮人,只怕是还拿不下您!”

  “我也是瞧见了大人翻云覆雨的手段了,”侯景木然的看着薛蟠,“今日我想着筹备妥当,必然是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被大人翻盘了。只是,小老儿不知道,下一次薛大人会不会还如此好运气。”

  “侯老板真会开玩笑,世界上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事儿,”薛蟠眼神一闪,摇摇头笑道,“咱们能做的无非是尽人事,听天命。侯家行事,要我说,太霸道了,若不是我自己今个不想打自己嘴巴,我是绝不会让侯家入内竞标的。”

  侯琳大怒,“薛大人难道要赶尽杀绝吗?”

  “你眼瞎?我若是赶尽杀绝,侯公子这会子是要躺在盐政衙门的大牢里了,”薛蟠奇怪的看着侯琳,“钱乃是身外之物,侯公子还是别太在意的好,”薛蟠挥了挥袖子,“两位赶紧吃饭吧,不过别怪我怠慢,可没什么菜啊。”

  /shu/38958/18716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