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八、十分惊险

一百零八、十分惊险

  节近重阳,原本江南风俗,要悬挂彩绸,用兰草松柏翠竹茱萸等搭建成戏台子,用各色菊花点缀,供奉各色糕点水果,请南极仙翁下降,赐给家中人口多福多寿。林府之前为了让贾夫人的心情好些,更是用了许多心思,在贾夫人的后院之中搭了一个台子,整个林府更是彩绸飞舞,十分壮观,如今贾夫人仙逝,这些说不得都要收起来,彩绸都收起,一概改成预备好的白布,林管家来问薛蟠是否要将戏台拆掉,薛蟠摇摇头,“既然是预备下了,拆了多可惜,先放着吧。”

  然后赶制家里头的衣服,女眷一概披麻,男的戴孝,还有一概的祭品,迎来送往的家人,负责各式杂事的准备,如此都要安排周全,所幸林府上下,虽然十分伤心难过,但是十分和气,薛蟠虽然只是客卿,但林府之人却也不会小看薛蟠,一应吩咐,都认真的办,如此闹腾了一个通宵,到了后半夜,李如邦和齐大壮等薛家管事料理好盐引的改派之事,又一齐前来帮忙,这么人多力量大,到了次日早上四五点的时候,就已经全部预备妥当了。

  薛蟠见外头无事,又来见林如海,林如海这一夜也是不寐,他眼睛通红,在签押房里头低头写信,薛蟠身后带着捧着托盘的丫鬟,“世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姑太太去的安详,人既然已经去了,就请节哀,不要太过于伤心了。”

  林如海叹了一口气,也不言语,薛蟠命丫鬟上前,“厨房炖了燕窝,还请世伯喝一点。”

  “多谢世侄了,”林如海示意丫鬟放下燕窝,勉强喝了一两口,就又放下来了,“我正在写信到京中去,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和岳母大人开口,哎,想着昔日夫人下降的时候,是何等的健康,可如今却不幸早逝,岳母责难起来,我真不知道如何应对了。哎,她老人家已经春秋甚高,贸然知道此事,不知道有多伤心了。”

  林如海口中说的岳母,就是指的如今贾家的长辈,史老太君了,她十分喜爱自己这一位小女儿,这样白发人送黑发人,必然是极为悲惨的心情了,薛蟠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世伯不如要多说一些好话儿,姑太太过世的时候十分安详,如此想必可稍解痛楚。”

  “也只能如此了,”林如海叹道,“一概世交亲朋好友都要一一告知,这件事儿虽然不是好事儿,可都是要说的。”

  薛蟠丧事已经办过,哦,那自然是薛蟠家父的丧事,虽然那时候很是懵懂,可一回生二回熟,这时候来办贾夫人的丧事就很是从容了,他说了一些要紧的事儿,又问林如海,“外头有侄儿照看着,世伯若是不怕,一概事务交给我就是,有要紧的客人,世伯再见就是,可家里头,一应女眷命妇们往来,却还差一个人来主持着,林妹妹伤心坏了,不好在里头主持,还是要请世伯不拘从那一处,相熟的人家,请一位太太来主持才好。”

  薛蟠父亲丧事的时候,内眷有薛王氏主持,宝钗又很是落落大方,这是才没有出什么差池,林黛玉如今年岁尚小,又十分伤心,家里头没有正经女眷帮衬着,只怕不成。

  林如海微微沉思,“这事儿不好办,我原本就是客居,这里头相熟的人不多,我也知道家里头的姨娘上不了台面,可如今却也不知道何处来找人。”

  只能是慢慢寻了,两个人还在说话,贾雨村就来报了,禀告了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兰台大人,世兄,盐运使大人来了。”

  薛蟠微微皱眉,“杨贝伦来做什么?”他倒是对着盐运使没什么利益冲突,只是有昨天这么一出闹出来,薛蟠天生和林家靠近,自然是同仇敌忾,不愿意见到这用心险恶的小人,“若是来吊唁,未免太早了些。”

  家眷过世,前几天的日子一般是留给亲朋好友的,然后再是相关的业务来往人人士,最后若是位高权重者,上官会在出殡的时候前来吊唁,盐运使品级高,应该是属于上官的范畴,第一天就前来,似乎不符合规矩。

  林如海脸色木然,“他这是来认输了,昨日之事,有世侄主持,他盐运使已经彻底败了,不仅仅是盐引改派的事儿拿不到手,更是得罪了我,甚至得罪了圣上,若是他夺走了差事,办好了,大约圣上也不好对着他如何,只是如今,他的前途,已经在老夫的一念之间了。”

  “世伯,此人不可轻饶,”薛蟠虽然对着贾夫人感情不深,可见到林如海和林黛玉如此伤心,不免是自己有些伤怀,更多是愤怒无比,“昨日之事,算起来,真真是咱们侥幸之极!”

  薛蟠是愣子胆大,昨日这么不管不顾的就发动起来,若是换成后世的穷屌丝上班族,他是绝不敢如此的,胆气有时候是跟着财力成正比的,薛蟠不愿意如此将金钱和果断挂钩,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样泼天的事情,以前他是必然不敢的。

  到了后半夜无事的时候,薛蟠想了想今日的成事,回想一番,不由得冷汗淋漓,若不是早上马嵩和桑弘羊来传信,知道杨贝伦被侯景带去胁迫林如海,这一日的事儿,从开头就被掐死了。

  但是盐商们的本性就是如此左右逢源,薛蟠得了情报,就连忙派王嬷嬷去传递口信,千钧一发,林如海受不了压力预备着放弃的时候,王嬷嬷及时阻拦,这简直有张飞横矛当阳桥的气魄,林如海坚持住了,薛蟠这里一发动,三个消息连续放出,盐商们纷纷溃散,侯家和杨贝伦自然就败了。

  种种巧合,又有薛蟠和林如海的坚持,才能换来如此大好局面,若非如此,只怕这个时候,林如海已经是上辞官的折子了,而薛蟠也必然不可能拿到盐引,只能是告别扬州,灰溜溜的回到金陵蹲家里了。

  /shu/38958/18716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